第九章 枪打肖长安(下)

1

就在前几天,费通办妥了韦家迁坟的一切后续事宜,从中捞了不少好处,犄角旮旯不说,单是他这一个坟头一块钱的好处,大大小小几百座坟头,这就得多少钱?之所以找个大饭庄子摆设酒宴,犒劳手下这些兄弟,并非他仗义疏财。只因旧社会这些当巡警的,好人不多,坏人不少,他借迁坟动土发了横财,大伙儿当面不说什么,却在背地里眼红,说不定哪天有意无意地秃噜出来,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倒不如摆一桌好酒好菜,堵住众人之口。

窝囊废向来胆小怕事,心眼儿又窄,为了让别人觉得吃了他的嘴短,这一次下了狠心,带上手下的巡警,来到北大关头一号大饭庄子——会仙楼,能做南北大菜、满汉全席。当年北大关一带是天津卫首屈一指的繁华地界,商贾云集,舟车往来,附近有几家落子馆、两三处大戏园子,饭庄浴池、茶楼酒肆、商家铺户一家挨一家。在当时来说,能到会仙楼吃上一顿饭,绝对有面子。费通以前也没来过,同样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头一遭,正好趁此机会见见世面。进去一看,会仙楼当真气派,门前车来车往,出来进去的穿绸裹缎,挺着胸脯,全是有钱人。进了前厅,满堂红木家具擦得锃光瓦亮。墙上挂着挑山对联、文人字画,唐伯虎的美人儿、米元章的山水、铁保的对子、板桥的竹子、松中堂一笔虎字,不管真的假的,看着那叫一个体面、风雅。迎面正当中高挂闹龙金匾,旁边多宝槅里摆放着古玩瓷器。跑堂的看见费通一干人等吆五喝六闯进来,赶紧过来招呼。要说认识费通吗?不认识,蓄水池在西关外,会仙楼在北大关,离得太远,天津城大大小小的警察足有几千人,哪能都认识?不过费通手下这么多兄弟,不乏在北大关当过差的巡警,与跑堂的相识。干买卖的见了穿官衣的,免不了高看一眼,迎上来点头哈腰道辛苦:“各位副爷楼上请?”

费通摆摆手故作沉着:“不必,楼下热闹,我们在楼下吃。”倒不是为了热闹,纵然没进过会仙楼,可也有过耳闻。听说一楼散座吃什么点什么;二楼全是单间雅座,不用点菜,春夏秋冬各有一席,其中又分为满、汉两种,还有什么雁翅席、烧尾席、全羊席,不单点、论桌上。费通有个合计,上楼吃包桌价钱太贵,无异于拿刀子从身上拉肉。干脆就在楼下,大碟子大碗、鸡鸭鱼肉来点儿实惠的,东西也好,台面也够,主要是人家大厨的手艺别家没有,同样是一道素烧茄子,人家做出来的那个味儿能下三碗干饭,豁出去让哥儿几个敞开了吃。

众人在楼底下找了张大桌子坐定了,跑堂的一边沏茶倒水,一边唱出菜牌:“田鸡腿炒竹笋、鸡丝虾仁、糖醋鸡块、荷叶包肉……”费通跷着二郎腿正听得带劲儿,这时走过来一个人,赔着笑脸对费通一拱手:“这位是费通费二爷?”

费通见来人的举止打扮,颇有几分派头,倒也不敢小觑,站起来还了礼:“不敢不敢,未请教……”还没等来人作答,跑堂的把话接过来了:“副爷,这是我们会仙楼的掌柜!”

搁到过去来说,在会仙楼这么大的饭庄子当掌柜,那也了不得,虽说买卖是东家的,可是前堂后灶、里里外外的事全由掌柜的做主,为人处世必须八面玲珑。因为上会仙楼吃饭的多为达官显贵,结交的尽是官商富户。按说费通只是蓄水池警察所的一个巡官,在人家眼中屁也不是,却主动过来问候,真让费通受宠若惊,又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掌柜的说:“费二爷,我可听说了,前几天您在韦家大坟舍命护宝,真是好样的!实话告诉您,想当初我们会仙楼本金不足,开这个饭庄子多亏韦家帮衬。东家说过,不论人家要与不要,我们会仙楼永远有人韦家一半。您是韦家的恩人,那就是会仙楼的恩人,也甭请示东家了,这个主小的我还做得了,您几位今天的账算柜上的!”

费通好悬没把嘴咧到后脑勺去,这可行了,穿在肋条上的银元不用往下摘了,真得说是人走时气马走膘,时运一来挡不住。但是费通面子上可不能让自己太寒碜,嘴皮子得跟上劲儿:“哟,掌柜的,瞧您说的,老韦家和我们老费家父一辈子一辈的交情,我又是管这事的巡官,当官就得为民做主,这可是我应当应分的!”掌柜的哈哈一笑:“您老能这么说,那我更敬重您了,这顿必须算我的!”

掌柜的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吩咐跑堂的一定伺候好了,就扭头忙去了。跑堂的一脸堆笑,讨好地问费通:“二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大量可别见怪,您看您几位今天想用点儿什么?”

费通的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上半尺,马上改了口:“吃什么不忙,这楼底下太吵,我们还是上楼吧。”反正掌柜的吩咐过了,又不用跑堂的掏腰包,顺水人情何乐不为。当即请一众巡警上至二楼,找了个雅间落座,上好的香茶沏了一壶。跑堂的又问费通吃什么,这句话问了好几次,窝囊废倒不是故作深沉,只是真把他给问住了,他一脑袋锅巴菜,哪知道整桌的酒席有什么,只得觍着脸问跑堂的什么解馋。跑堂的说:“您不如尝尝咱会仙楼的八珍席,总共八八六十四道菜,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煎炒烹炸样样齐全,酒也给您配好了,烧黄二酒论坛子上。”费通赶紧咽了咽口水,一拍大腿说:“得嘞,就它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