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斗法定乾坤(下)

1

上文书说到,阚三刀下了帖子,请纪大肚子来乾坤楼赴宴,那意思:“我这边有个黄老太太,你那边不也请了崔老道吗?既然暗地里斗不出个高低上下,不如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说白了就是在乾坤楼摆阵斗法,双方一决雌雄。

纪大肚子是不在乎,明摆着前几次较量自己都占得上风,以为这一次同样胜券在握。崔老道也把大话说出去了,不信一只黄鼠狼能掀起二尺浪来。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转眼到了乾坤楼赴宴这一天。《水浒传》中有个乾坤楼,“三打祝家庄”的时候,有一段回目叫“义释矮脚虎,盗图乾坤楼”,却不是咱们说的这个乾坤楼。大明湖边上有座二层砖楼,一层埋了块石碑,雕刻乾坤太极图,为的是调和阴阳二气,护佑一方风调雨顺;二层楼阁雕梁画栋,碧瓦飞檐,很是宽敞,坐在其中居高临下,底下碧波荡漾,周遭景致一览无余,藏不住一兵一卒。在此摆酒设宴的用意明显,不必担心对方有伏兵。真要说一个手下不带,光杆儿司令前来赴宴也不行,起码带个副官和贴身的卫队,这个谱儿还得有,双方皆是如此。

乾坤楼下也摆了酒席,亲兵卫队全在下边吃饭。楼上设一大桌,两大督军各带一个副官伺候,其次就是崔老道和黄老太太,一共六个人,分宾主相对而坐,两名副官站在身后。崔老道打量阚三刀,此人相貌凶恶,一张脸黑不溜秋,小眼睛、豆虫眉、蒜头鼻子、薄片嘴,满嘴的碎芝麻牙,螳螂脖子、窄肩膀头、刮腮无肉,脸上挂了几道疤,可见也是身经百战,打枪口底下爬出来的,眉梢眼角暗藏杀机。再看旁边那位黄老太太,六十来岁,弓腰驼背,一脸皱纹,嘴里牙都掉光了,身穿黄布裤褂,盘腿儿坐在椅子上,口叼旱烟袋,“吧嗒、吧嗒”紧嘬,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乌烟瘴气之中。

纪大肚子和阚三刀这二位,心里恨不能把对方活吞了,见了面却携手揽腕,笑脸相迎,称兄道弟。阚三刀哈哈一笑:“老弟,几日未见,怎么觉得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夜里太忙了没睡好觉?”话到此处,又凑在纪大肚子耳边,小声嘀咕:“该歇着就得歇着……啊……哈哈哈……”纪大肚子怒火填膺,又不好发作,虽然恨得牙痒痒,有心当场掀了桌子,脸上堆的可全是笑,总归是场面上的人物,只是暗骂:“阚三刀你个乌龟王八蛋,你和那个黄老太太三番五次给我下阴招儿,而今老子安然无恙坐在这里,且看你意下如何?”

两人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不咸不淡净拣场面上的话说,纵然夹枪带棒,倒也都给对方留着面子。摆上来的酒菜,阚三刀都先尝上一口,以示没动手脚,喝过三杯酒,他对纪大肚子说:“要说咱哥儿俩,谁跟谁也没仇,何必刀兵相向?打来打去还不是老百姓倒霉?再者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咱俩谁又得着便宜了?你今天能来赴宴就是给我面子,谁也别提以前的事了。”纪大肚子马上步下的本领,顶得上八个阚三刀,却是行伍出身的大老粗,可没阚三刀这么会说,心想:“我信了你的鬼,你的祖坟都让我给刨了,岂肯轻易善罢甘休?”不过阚三刀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纪大肚子也只能点头称是,反正心里头明白,纵然己方偃旗息鼓,兵退三十里,他阚三刀也不可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只听阚三刀话头一转,说到正题上了:“头些日子,我从关外打火山请下一路仙家,“胡黄常蟒鬼”中的黄家门儿,可以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能耐大了去了。我寻思怎么也得让兄弟你见识见识,这才在乾坤楼摆了酒。我听说怎么着,你那边也请来个崔道爷当军师,但不知崔老师在哪座名山居住、哪处洞府修行,练的又是什么道法?”

江湖上说到“老师”,意指老师傅,也可以理解成江湖上的老油子,有明褒暗贬的意味。阚三刀早把崔老道的底摸透了,这一番话明知故问,抬了黄老太太贬了崔老道。我这边是关外打火山黄家门儿的一方地仙,深山老林中身怀异术的高人,你崔老道只是个家住天津城南小道子胡同摆摊儿算卦糊口的牛鼻子,比要饭的层次高点儿有限,能有几斤几两?一报家门就落了下风。

纪大肚子一时语塞,他不会说不要紧,坐在他身边的崔老道可会吹。崔老道仰天打个哈哈,手中拂尘一摆,口中振振有词:“可笑督军问我家,我家住在紫霞中;曾为昆仑山上客,玉虚宫前了道真;修成八九玄中妙,几见桑田化碧波。”

这几句话一出口,阚三刀和黄老太太面面相觑,闷住口再也没话可说了,因为崔老道已经吹到头了。黄老太太虽然狡诈,身上顶的只不过是个黄鼠狼,闻听此言暗暗心惊,即便是崔老道自吹自擂,十成当中仅有一成是真的,道法也是深不可测了。哪承想崔道爷就是敢吹,江湖上有名有号的“铁嘴霸王活子牙”,口中没一个字的实话,岂是浪得虚名?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