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没有你的黎明

四下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绝伦的场景吓怔了。

国师脸色惨白,忽然痛骂一声:“无耻贱人!魂魄是假的!”

他身形忽闪,瞬间便到了竹林外,似是要冲进去。

守在两旁的士兵犹豫着望向亭渊,他目光闪烁,仅考虑了一瞬,便低声道:“只管拦下!”

数百人马只怕对付不了一个国师,但此时此地实在不能再拖,再等不到另一个良机。今早天原皇帝在御书房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中历数国师犯下的种种欺君之罪,将他借了皇后的肚子生下没有皇族血统的太子一事细细呈上,并说今夜子时正在凤眠山可知一切真相。

皇帝对太子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感情,早些年的父子情只怕也被忌讳和惧怕给代替了。太子死后他也只是心忧中原尚未大统,死了个领头的太子,天原难免遭到他国报复。故而见信后,皇帝竟反倒松了一口气,只觉他死得极好极妙。

国师犯下的欺君大罪他也不过象征性地派给二皇子几百人马,大意是想要说服他,毕竟皇帝舍不得长生不老之术。国师炼制的丹药尚未出炉,现在杀他,就可惜了一炉长生不老药丸。

亭渊抽出长刀,趁着士兵们拦住国师的工夫,回头见那只妖兽兀自嘶吼,朝这里直冲过来,似是打算护主。他手腕一转,利落干脆地一刀斩下去,妖兽的脑袋皮球一般滚了出去,身体却扑在他所骑的战马身上。所幸他躲得快,扑在地上连滚好几圈,正要开口说话,忽觉地面一阵剧烈震颤,刚站起来又摔在泥水里。

其余人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地面像是滚开的水,翻滚不休,忽而在中间凹进去大块,众人不由自主便一起滚进大坑中,连国师也不能例外,脚下一滑摔了进去。国师反应却极快,当即伸出妖手要抓住上面的青竹。冷不防眼前万道银光拔地而起,像一个巨大的笼子,瞬间将众人的身影锁入银光之中。

下一刻地面的震动立即平息,有人试图用刀剑去戳那银色结界,孰料结界看着薄软,竟比金刚石的墙壁还要坚硬,刀剑戳上去火花点点,半点也撬不开。

亭渊端坐在结界后,随意用手摸了一把,在心底咦了一声。这是清莹石布下的结界,可困天下万物。清莹石质地古怪,可吸收体力、妖力、仙力,被困其中愈挣扎便愈无力,倒不如安安静静坐着,静观其变。

他转头见国师面色极难看,不由笑了一声,低声道:“国师,莫非困住我们的,是您老人家的仇人?”

国师没有回答,目中好似要喷出火来,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漆黑一片的竹林。

片刻后,有个身穿鲜红衣裙的少女打着伞从林中漫步而出,那是火一般的红,极少会有人在平日里穿这种颜色。可是她此刻穿着,却又令人挑不出一丝毛病,仿佛这种鲜艳欲滴的颜色正是为了她准备的。

她脸上带着笑,甚至叫人看不出什么恶意,慢悠悠地蹲在结界外,歪着脑袋打量国师,开口说道:“你太小看我,几乎废了半条命才换来的机会,我会那么浪费吗?”

国师冷道:“帝姬,你困住我又有何用?这结界内共有三百一十九人,我可以杀了吃,吃了再杀,你困上我两三年我也不会有事。怕只怕你再没有两三年可活。”

覃川微微一笑:“喂,我仁慈些,叫你看看明早的太阳。记得好好看,因为你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她抽出白纸,变作一张椅子,就这么坐在结界外,嗑着瓜子,跷着二郎腿,笑眯眯地看着里面挣扎号哭的人。生平从未如此享受,如此惬意。

国师张口正欲说些什么,忽觉头顶仿佛有一团无形压力狠狠压下。他像一团被揉烂的面,脸朝下狠狠摔在泥水里,无论怎样奋力挣扎,也挣不过那种无形而巨大的力道。他胸口窒闷得几乎要炸开,突然想起什么,急忙探入怀中,将那一绺白发取出。障眼法在他们被困入结界时已经解除,那一绺根本不是头发,而是从羊背上剪下的毛。

他眼珠几乎要裂眶而出,死死指着覃川,额上青筋跳动,什么也说不出来。

覃川慢慢说道:“先别急,时间还早。我父母,加上五位兄长,还有一名婢女,共八条命。我会让你死过去八次的。剩下那些你欠了大燕子民的,我也会让你慢慢还清。”

国师再也承受不住咒杀的力道,在地上一滚,现出妖相,三十二只血红的妖手凌乱地挥舞着,吓得结界内那些士兵们狂呼乱叫,四处逃窜。

妖力的急速流逝,外加咒杀的威力,令他急需补充鲜活的血肉。他猛然回身,双眼血红,像是要掉出眼眶一般,死死瞪着结界中躲成一团的士兵们。

妖手一挥,不知抓了多少人,送去嘴边狠狠咀嚼,忽又哈哈大笑起来:“帝姬!你等着!迟早我要出来将你嚼个粉碎!”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