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暧之昧之

公子齐在第三天打烊的时候静悄悄地出现在饭馆大堂中,老板娘刚把大门合上,回头便望见他那张青木面具,当场因为激动过度晕了过去。郭大婶伸手想扶来着,但传说中的公子齐先生已经先下手为强,拦腰将肥肉滚滚的老板娘一把抱起,毫不吃力,转过头平静地看着如少女般红了脸颊的郭大婶,声线温柔:“把她放哪里好?”

郭大婶流着鼻血倒了下去。

覃川是被慌乱的伙计们撞门拖出来的。她正在洗头,用手拧着滴水的头发探头往大堂看一眼,老板娘和郭大婶一人占了一张桌子,瘫软在上面呈晕死状。公子齐先生戴着青木面具,坐在大堂正中悠哉地喝茶,二郎腿跷得十分自得。

“先生来了呀。”覃川装模作样地走过去打个招呼,头发上两滴水落在他手背上,他微微一动,低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手背。

旁边颤巍巍地递来一块帕子,老板娘泪流满面:“先生别介意……她素来这么鲁莽,拿……拿去擦擦吧……”

他却将手背放在鼻前轻轻一嗅,唇角扬起:“好香,是加了栀子花香油?”

又在卖弄风骚!傅九云你还能有点别的正经手段不?覃川打心眼里鄙视他这副骚包孔雀样,暗咳一声转移话题:“先生用过饭了没?不介意的话,我去做些小菜,先将就一下吧?”

他果然点点头:“也好,先吃饭,然后谈正事。”

正事?他要谈什么正事?覃川捉摸不透他要搞什么鬼,难不成又要像上次那样,软硬兼施地逼迫她跟他回香取山?猛虎在脚下不安地吼叫,它还记得当日在客栈被傅九云一掌打伤的事,此时简直如临大敌。覃川轻轻踢它一脚,低声道:“你躲着别出来,不许冲动。”

她做了三菜一汤,因记着傅九云说他喜欢蕨菜,便特意多做了些。端去大堂的时候,老板娘和郭大婶已经殷勤地坐在他身边陪着说笑了。傅九云见那一盘明显分量足够的蕨菜,果然笑了,低声道:“有心,多谢。”

覃川咳了两声,装没听见,耳根却有点发烧。幸好戴着假脸,旁人看不出脸红。

大堂里突然安静下来,这么一屋子的人,瞪眼看他一个人吃饭,气氛怪异得很。傅九云毫不在意,众目睽睽下,吃得慢条斯理,动作优雅。明明并不是狼吞虎咽,可饭菜还是很快见了底。

老板娘特别殷勤:“先生再添点饭吧?”

他将筷子整齐地摆在碗上,摇摇头:“不,多谢,我已经饱了。”

说罢却从怀中掏出一朵精致剔透的金花,屋内再次陷入突然的沉寂,每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被它吸引去。金花约有巴掌大,满屋子的晕黄灯光下,黄金的色泽令人目眩。那薄软而纤细的金色花瓣上,仿佛还有露水在滚动。姑且不说黄金值多少银子,单是雕刻金花的手艺,便举世罕见。老板娘他们早已看傻了,就连覃川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傅九云悠然道:“我很喜欢这位小厨娘,只不知老板是否愿意割爱相让?我愿以金花一朵聊表诚意。”

覃川霍地起身,椅子都被撞翻了,倒把老板娘从惊愕中震醒,犹豫着看了她一眼:“呃,我……我们是没什么,但川儿她……”

郭大婶赶紧插嘴:“是啊!能被先生看上当然是川儿的福气,不过川儿已经有了心上人,叫什么豆豆哥还是花花哥的,是个画画……”

“咳咳!”覃川大声咳嗽,总算把她的话打断了。

傅九云微微愕然地看着她,问得很无辜:“豆豆哥?哦,他不修仙,改画画了?”

覃川嘴角一阵抽筋,干笑道:“是啊……听说修仙没前途,改行了。”

“原来如此。”他了然地点头,“那小川儿带我去见见你那豆豆哥好了。先生我想看看他,顺便指点一下他的画技。”

覃川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恨得差点儿把满嘴牙咬碎,艰难地说道:“他……他……在很远的地方……”

“长途跋涉什么的,先生我最擅长了。”他笑吟吟地起身,不顾挣扎一把揽过覃川的肩膀,反手将金花一抛,老板娘赶紧伸手接住,捧在掌心爱不释手。他说:“老板,小厨娘我就带走了,多谢你们照顾她这些时日。”

金花在手,老板娘早笑成了皱纹花,乐呵呵地点头。覃川急得扭成了麻花,怎么也甩不开他的手,她大叫:“老板!大婶!我……我不想……”

话未说完,人已经被连抱带拽地弄出去了,只剩余音袅袅。捧着金花的老板娘忽然从狂喜中清醒了一瞬,为难地说:“等等,川儿刚是不是叫不愿意来着?”

郭大婶连连摇头:“没有啊,她开心得眼泪汪汪。”

老板娘感慨一声:“没想到公子齐先生真看上了川儿,他的眼睛果然被屎糊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