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传说中的公子齐大人

小毛驴慢吞吞地在青石板路上前进,发出清脆的哒哒声。覃川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也不愿想,任由毛驴随意走动,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这么些年,她一直都把剩下的日子计算得十分完美,要做什么、怎样做到、什么时候做完,可是现在她实在是有些累了。

甚至累到连为什么会累都不愿想。

这样茫茫然过了三四天,她觉着自己实在不能这样下去了,得找点事来做。要杀太子、要杀国师、要点魂灯……要做的事很多,可是这第一件她就没办好,不但没能把太子杀了,反而差点儿被他抓住。

为什么杀不掉他?难道天原皇族当真具有妖魔血统?覃川从没遇过这种事,一时也颇感手足无措。但对方永远不会等她把事情想通,三天后,皋都全城都被贴了通缉告示,赏金极其丰厚,上面赫然画着她的脸,画得还挺像。狡猾的天原太子,直接把她推上风口浪尖,不容许她再躲在暗处。

覃川知道,这时候自己暂时离开天原国是最好的选择,等过几年,天原国元气恢复,太子再次领兵出征,在战场上狩猎要比在这里守株待兔来得强。但八处城门前都设了关卡,盘查所有出入者,这次还有修仙者帮忙,她这张假脸被有心人碰一下就会露出破绽了,不能冒这么大的险。

在城门前徘徊良久,她只好掉头往回走,重新制订更加完美的计划。

小毛驴忽然停了下来,探头不知道嗅着什么,覃川回过神,只见它停在一家小小饭馆前。天色还早,饭馆只开了一半门,里面飘出一阵焦煳的臭味,紧跟着有个女人大叫:“这怎么办?今天还要不要做生意了!老娘养你们这么些年,怎么连个菜都炒不好?!”

大门哗一声被踢开,烧煳的饭菜一股脑全泼了出来,差点儿砸中覃川。开门的是个肥硕的中年女子,满脸怒色,见到覃川愣了一下,才道:“今天还没开门,客人迟些再来吧。”

覃川摸摸荷包,她身上剩余的银两不多了,再抬头看看头顶饭馆的名字:燕燕饭馆,不由露出一个笑,跨下毛驴背,说:“等下,你们是不是没有好厨师?”

老板娘狐疑地打量她:“看你不像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做什么好菜?”

覃川牵着毛驴就往门里走:“我做了,你们尝尝,合适的话我来给你们当大厨好了。”

当年跟着先生学习,她可是硬生生从十指不沾阳春水变成了万事通。先生年纪大,嘴还挑,为了满足师父的口腹之欲,她没少研究食谱。到后来,只要她一做饭,村里的小孩都忍不住要过来偷尝,为这个先生时常气得胡子直翘。

这家燕燕饭馆先前倒是有个不错的大厨,奈何回老家娶媳妇了,这个空缺一时填补不上,饭馆已经好几天没开门了。覃川径自走到厨房里,左右看看,取了几棵青菜,外加鸡蛋、火腿等物,烧火切菜放油翻炒,动作一气呵成,不过一会儿工夫,便做了清炒菜心、青椒牛柳两道热菜,蒸笼里热气翻腾,香味扑鼻,是蒸了火腿虾仁鸡蛋羹。

老板娘看傻了,覃川把菜摆上饭桌,微微一笑:“过来尝尝吧。”

盛夏七月的皋都并不平静。

那自出生以来便被称为拥有无双命格,将要血战天下,一统中原的太子,一夜之间丢了脑袋,和左相一样被取走魂魄。当夜侍寝的两个妾被关在地牢里,日日严刑逼供,皮都打掉一层,却什么都问不出来。

太子自出生后,一直与常人不同。因他体内妖血浓厚,除非使用非常手段,否则无论如何也杀不死他。据报,暗杀的人下手又快又狠,在太子熟睡的时候一刀切下去。若非有超乎常人的腕力与冷酷之心,实在不可能做到。

太子之死与左相之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对天原皇帝来说,不啻于天塌下来。信天信地信鬼神,却是这么个结果。天原皇帝受到沉重打击,干脆病倒了,成日只是抱着太子没有头的尸体哭泣。时间一长,纸里包不住火,消息渐渐泄露出去,满朝文武哗然。

国师深知太子对天原国的意义,不光因为他骁勇善战、妖血浓厚,更因为他出生时种种异象,还有他那天下无双的命格。此时正值一统中原的关键时刻,人心千万不可动摇。

于是在谣言传到最顶峰的时候,文武百官赫然见到太子骑马从宫门中出来,与二皇子亭渊说说笑笑,神色如常,见到百官朝自己行礼,倒也和气了许多,笑吟吟地让他们起身,不再像以前那样爱理不理。

谣言,不攻自破。

当然,这些头等机密大事,下面的百姓是不会知道的,他们另有需要激动疯狂的事情。

却说覃川在燕燕饭馆做了一个月的厨娘,手艺精良,风味上佳,这原本生意冷清的饭馆渐渐有了人气。老板娘简直要把她当菩萨供起来,除了做菜,其他的事一律不需她动手,连衣服都要别人替她洗,小日子过得不知多幸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