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 >

第十三章 眼泪无穷无尽,每一颗都是折磨

皋都是天原国的京城,覃川还小的时候,对天原国的了解仅限于书本,这是西北一个强大的国家,传说皇族具有妖魔的血统,个个骁勇善战,嗜血狂暴。

二十五年前,天原皇后诞下第一位皇子,其时天现异象,皇城皋都外下了十寸黑雨,人人自危。皇帝以为是凶兆,便请国师开坛洞察天机,谁知结果出人意料。国师禀明:此子生就鬼神避让的无双命格,妖血浓厚,将来血战天下,一统中原,乃是大大的吉兆。

皇帝自然半信半疑,此后一连十天,天天异象,每日正午与午夜,都有大批闻所未闻的妖魔降下,匍匐在皇子寝宫外,不伤人、不叫嚷,实为百年难遇的奇观。皇帝顺应百官请求,于满月册封其为太子,大赦天下。

当年大燕皇城被破,便是这位太子爷领兵的。那食人妖魔肆虐狂暴,唯独在他手下温顺得如同绵羊。二哥在皇城留守到最后,为了护住城门,与他斗了半日,最终气力不继,死在他的长刀之下。

太子杀人如麻,无论老幼,声称只两种人不杀,一是年轻美貌的女子,一是不男不女的太监。前者不忍杀,后者不屑杀,故而放火烧了大燕皇宫,把个想拿大燕皇族的脑袋去邀功的左相气个半死。

近几年天原国四处讨伐,国库难免空虚,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太子常年征战,对京城里平淡无聊的日子甚不耐烦,太子府里众多娇妻美妾又成日忙着争风吃醋,闹得他好不郁闷,索性在郊外建个秘密别院,整日流连酒坊青楼,困倦了便回别院休憩。

他不知立了多少奇功,身后又有国师全心全意帮他说话,连皇帝也只能睁一只眼闭只一眼,虽然忌惮,却毫无办法。

覃川遇到太子的时候,他正在酒坊二楼临窗大口吞酒,身旁足有三四个美娇娘笑吟吟地服侍,三丈以内无人敢靠近。就算酒坊里的人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此人生得极高大壮实,满脸凶煞阴冷,腰间长刀比寻常人的大腿还要长,敢靠近才有鬼。

覃川捡了个不远不近的位子,点了两坛酒,一为百花香,一为神仙醉。两种酒都很常见,但很少有人知道,两种酒按一比三的分量兑在一处,却是香醇浓厚之极。她兑了一壶,把盖子一开,霎时间整个二楼都笼罩在醉人的酒香中,不时有人探头张望,痛骂伙计有好酒不送来。

太子已微醺,突然嗅到奇香,不由馋虫大动。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坐着个少女,一身素白长衫,乌发如云,袖子下露出一截丰盈皓腕,比衣裳还要白上两分。他扭头再看看身边的美女,个个都成了庸脂俗粉,当即便一把推开了。

“姑娘有好酒,何不请我饮一杯?”靴声橐橐,下一刻他便已坐在覃川对面,目光张狂里带着含蓄,打量她春花般的脸庞。

覃川按住酒壶,微微一笑:“公子,我在等人。”

太子从她手里抢过酒壶,嗅一下,当即仰首一口喝干,赞叹:“好酒!好美!”说罢从怀里取出一颗明珠,道,“姑娘,这颗明珠换你两坛酒,可好?”

她薄有嗔意,淡道:“不过是寻常的百花香与神仙醉,不值公子一掷千金。公子若是喜欢,两坛酒都拿去便是。何况,已婚妇人,姑娘二字还请公子莫要再提。”

她又按一比三的分量兑了一坛新酒,推到他面前。太子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纤细精巧的动作,她年纪不大,却已做了妇人装扮,黑丝般的长发尽数绾上去,露出细腻的后颈,还有几根少女柔软的绒毛在日光下泛着金色,比面前的美酒还要诱人千万倍。

他突然说:“我看夫人有些眼熟,以前可是见过?”

又来了,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用这种蹩脚的借口搭讪?覃川想不到堂堂天原太子也没什么新花样,一时又好气又好笑:“我极少出家门,公子这样的英雄人物更是第一次见。”

她几次三番暗示他自己在等人,太子硬是冒充睁眼瞎,赖着死活不走。眼看日暮西山,覃川忽然长叹一声,望着窗外双眼发红,低声道:“这么迟了,他只怕是不会来了……”

太子明知故问:“夫人是在等人?”

覃川摇头不答,不着痕迹地擦掉眼泪,起身道:“我要回去了,今日与公子相谈甚欢,心中很是喜悦。告辞。”

说罢款款下楼,只留一丝余香。太子哪里肯放,紧紧跟在后面,扶剑笑道:“天色已晚,夫人一个人赶路只怕有危险,不如让我送你一程。”

覃川只是摇头叹息,推辞了好几遍,见他十分坚持,便含羞带怯地答应了。太子牵了自己的坐骑,扶她上马,自己则牵了缰绳在下面引路。行了不到一个时辰,却已经出了皇城,周围尽是荒郊野岭。

太子奇道:“夫人夫家竟不在城内?”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