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燕国的帝姬,你还要骗我多久

霎时间,殿内所有人包括山主的目光都落在她脑袋上。覃川手里的茶杯一抖,哗一下倒了,打湿翠丫半条裙子。不过翠丫现在已经傻了,没半点反应,张大了嘴,显见着是下巴要脱臼的趋势。

通明殿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大家都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小杂役。她神色平静地放正茶杯,神色平静地起身掸掸裙子,再神色平静地走上高台,坐在傅九云身边。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诸如羞涩、不安、害怕之类的情绪,果然是有些不简单。

“在下面吃过饭了吧?”傅九云脸皮之厚不输给她,旁若无人地替她把腮边乱发理顺,明摆着告诉别人:我们俩之间就是有奸情,怎么着吧?

众目睽睽之下,覃川索性破罐子破摔,一面当仁不让地抓了个果子吃,一面胆大包天地皱眉评价:“也就一般般。”

眼看场子就要僵在这里了,青青赶紧又拍了拍手。女弟子们立即会意,捧着乐器绕台坐成一圈。青青领着一众跳舞的女弟子飘然上台,婉约地向山主、龙王二人行礼。乐声正要奏响,山主忽然想起什么,急忙挥手,转身问脸色冷淡的左紫辰:“玄珠如今在太微楼可有一月?”

左紫辰欠身答道:“回师父,还有五六日。”

山主有些感慨:“今日难得有龙王送来的好酒,她贵为金枝玉叶,又岂能亏待了她?这便让她出来拜见龙王吧。”

左紫辰面无表情,说了声是,起身走了出去,衣角擦过覃川的脚背,他没有回头。覃川嘴里的果子再也吞不下去,放在嘴里嚼了又嚼,味同嚼蜡。

没过一会儿,左紫辰便领着玄珠回来了。她在太微楼的一个月显然过得不大好,憔悴得厉害,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她面上那种幽怨伤心的神情。她两眼只盯着左紫辰的后背,像是马上就要哭了。

山主微微皱眉,咳了一声:“玄珠,上来拜见白河龙王。”

玄珠勉强收拾了糟糕的情绪,急急上台,忽见覃川静静看着自己,她不由放慢了脚步。两人的视线在半空胶着徘徊,谁也不撤退,直到她跪在山主台前,叩首于地,低声道:“不肖弟子玄珠拜见师父,拜见龙王大人。”

这个素来高傲的女子,寄人篱下到今日,也不得不低头了。不想看她低头的模样,覃川别过脑袋。手掌忽然一暖,被人紧紧握住,却是傅九云。他没有看她,只是攥着她的手,低头去喝那杯相逢恨晚。喝了一半,却递给她,低声道:“要喝吗?”

覃川勉强笑着接过来,想像平常一样说句玩笑话,不知为何又说不出来,只好东拉西扯:“这酒的名字蛮好听的,相逢恨晚,不愧是仙家的东西,名字都那么有意境。”

傅九云托着下巴转头对她笑:“既然相逢,就没有恨晚一说。只要是我喜欢的,无论怎样都会成为我的。”

她原本已经把酒杯靠在唇上,听他这样话里有话,再也喝不下去了,好像喝了就等于赞同他的话似的。放下杯子,她干笑两声:“九云大人果然是……那什么,英雄气概……”

他没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握住她的手,错开五指,摩挲她指间娇嫩的肌肤。

长笛声起,《东风桃花曲》终于开场,长袖如流云,纤腰似雪舞,数不尽的风流繁华,连山主看得都有些发愣。

可是覃川没心情看,她正小心翼翼地努力着要把手从某人手里夺回来。拔啊拔,一根手指出来了、两根手指出来了……眼看半只手即将脱离魔掌,他忽然又全部抓回去。他食指和中指上有厚厚的老茧,在她掌心绕圈摩挲,又麻又痒。

覃川痒得几乎笑出来,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大人啊……您看青青姑娘的舞,跳得真好。”

傅九云笑了笑,低声道:“我见过最好的,所以次一等的,都入不了我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美好回忆,他笑得极温柔,连声音也变得温柔,“川儿,我是个自私且自大的男人,我只要最好的。她愿意,我这一生都不会离开她;她不愿意……不愿意也会是我的——你懂吗?”

她的喉咙仿佛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做梦也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连左紫辰也未曾说过的话,居然是他说出来了。心底有浪潮疯狂地汹涌而上,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她只能咬着牙,定定望着前方某一点,让垮堤的情绪不至于摧毁表面的平静。

世间人情冷暖,变幻莫测,一生是很长的时间,怎能那么轻易说出口?可是他的语气、表情、手心的温暖都告诉她:这绝不是假话。像是已经堆积在心底有很多年了,明明很宝贵,如今偏偏装作毫不在意地晾出来,被伤害被拒绝也全然不惧。

覃川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沙哑:“我不懂。”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