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等到记忆都回来的那天,我们又会是怎样

香取山的人都集中在通明殿内,外面一派寂静,只有微风拂过青草的飒飒声。覃川走了几步,回头见没人追上,这才撕下一截白纸,裁成两半滴血其上。白纸瞬间化作两只通体雪白的老鼠,在地上到处打滚,吱吱乱叫。

“去找翠丫。”她低低吩咐了一句,转身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等待。

不到片刻,两只老鼠咬着一截青丝回来了,吱吱哇哇又是一阵乱叫,就地一滚,变成两片白纸,随风化了。

覃川捏住那几绺长发,放在鼻前轻轻一嗅,上面除了桂花油,还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媚香,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起身掸掸灰,朝正南方向走去。

翠丫这孩子正睡在一块大石上,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她不知做了什么美梦,笑得满面晕红。

覃川坐在旁边,拍了拍她,她隔了半天才醒过来,揉着眼睛茫然四顾,喃喃道:“咦?川姐?我……我怎么睡在这里了?”

覃川微微一笑:“我还要问你呢,才一会儿工夫怎么就没影子了。那个狐十九对你做了什么?”

翠丫挠头想了半天,疑惑道:“也没什么呀……他就问了我的名字,然后说第一次来香取山,想看看别的风景,我就带他往远了走几步稍微看看。然后……然后我好像就困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覃川停了一会儿,犹豫了半晌,又问:“那……那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翠丫懵懂不知,动动胳膊扭扭脖子:“没有,哪儿都很好,就是好像没睡醒,还有些困倦。”

覃川沉吟片刻,突然起身笑道:“没事就好,走吧,通明殿的筵席都开始了,你不是一直吵着要看歌舞吗?”

她心底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跟在兴奋的翠丫身后回到通明殿。左紫辰大约是刚才被她一吼,也觉得没了脸面,回到高台上和弟子们坐在一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筵席完毕,被龙王歌舞打压得有些抬不起头的山主终于找到了抬头的机会,客气淡然地邀请龙王去万宝阁一坐,龙王果然答应得极爽快。两位老仙人携着手,各有心事却又笑眯眯地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往万宝阁出发。

万宝阁今日装扮得却与那天傅九云带她看的截然不同,一股黄金白银的贵重气息扑面而来。原本放着红珊瑚的大格子里换成了三尺来长的黄金马,两只眼睛是红宝石点缀而成,纵然精致珍贵,反倒透出一种俗气来。

其他格子里的东西也全换了,不是宝石就是明珠,甚至还有一棵通体透明的水晶树。墙上两幅仙画变成了上古画圣平甲子的《绝笔美人图》。这样一换装,万宝阁马上就从雅致清丽跌了无数个档次,变成了世俗富贵人家的藏宝室。

龙王却看得两眼放光,不停地拍着他的大肚子,隔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说:“老兄,你这些也算宝贝?几十年不见,你们香取山只怕也是山穷水尽了吧?”

山主的脸色立即变了:“莫非龙兄有什么本座没见过的稀世珍宝?不妨拿出来,大家也开开眼界。”

白河龙王微笑不语,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折扇来。刚一打开,珠光宝气的万宝阁顿时变暗了。他将那扇子微微一扇,登时有无数片半透明的闪闪发光的花瓣自虚空中飘摇而下,香风阵阵,熏得人几乎要醉倒。

“已经被灭的大燕国,曾以精工巧匠闻名。大燕有个鬼才,名为公子齐。此人不单精通乐律,作出《东风桃花曲》这等绝世名曲,还是个画中圣手,在画中施了闻所未闻的仙法。他画什么,只要将画轴展开,见到画的人都有身临其境的幻觉。老兄,你见我这扇子如何?就是把你这满屋子的珠宝都卖出去,只怕也买不起我这扇子的一根扇骨吧?”

白河龙王得意扬扬地又挥了几下扇子,把花瓣扇得到处乱飞,这才珍惜异常地合上,妥帖地收回袖中。

山主哈哈一笑,回头吩咐:“九云,让龙王大人好好开一次眼界。”

傅九云恭敬地说个是,在墙上按了一下,那数十个巨大的万宝橱立即缩进墙里,翻了个个儿。霎时间明月当空,凉风习习,落英如雪。

两幅美人图赫然换成了《春日丽景》与《明月图》。纵然温顺如那些优伶们,也禁不住哗然出声,杂役们更是看得如痴如醉,很多人试图去捞那些花瓣,怎么也不相信那只是幻觉。

万宝阁里焕然一新,正是那晚覃川见到的模样,哪里还有方才的半点俗气?

山主笑得特别谦虚,看着龙王陡然变色的脸,慢悠悠地问:“龙兄,你觉得本座的两幅图比你的扇子如何?”

龙王来的第一天,险些不欢而散。山主仗着东道主的优势,把龙王气得半死。当然,他是为了被比下去而生气,还是因为嫉妒而生气,就不得而知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