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河龙王来了

傅九云近日忙得厉害,眼看白河龙王来做客的日子渐渐近了,宝物的分配还没弄好,不是这个颜色不搭配,就是那个式样不好看。山主几百年来搜刮的各类宝物不下几千件,那登录宝贝的册子都足有厚厚三本,想从里面挑选几十件摆在一起合适又大方,还不能太显眼的宝贝,委实是个难题。精力充沛如傅九云,也忙得像只没头苍蝇,没工夫和覃川打嘴皮子仗。

这边是挑选宝贝,那边女弟子们排演《东风桃花曲》也到了尾声。玄珠被山主责罚禁闭一个月,最后领舞的任务还是落在青青肩上,她近来也是春风满面。

弟子们在忙,杂役们更忙。男杂役们将内里诸多大小殿宇修葺得焕然一新,连东西南北四大殿的围墙都重新粉刷了,女杂役们便修剪各类花草树木。仙山福地,纵然是寒冬,枝叶依然翠绿茂密,有那些没开花的,她们便从琼花海挑选了开得最好的花朵,仔细系在树上。

此刻无论是谁,见到香取山五步一阁十步一楼,繁花缭乱金碧辉煌的景象,都会被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很明显,山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仙人之间的斗富,看来与凡人没什么区别。

要是在平日,覃川闲来无事大约会端上一杯茶,坐着慢慢看景。奈何傅九云此人狡诈得很,自己没空看着她,就让她也跟着忙得半死,没时间捣鼓乱七八糟的事。

除了照料琼花海,她还被逼着每天给青青她们做苦力。《东风桃花曲》一场练完,满地的桃花,都得靠她一个人慢慢收拾,一天收拾个几场,腰都要断了,回到屋里只想睡觉。

傅九云已经有三四天没回来,她乐得清静,晚上回去一个人美滋滋地吃完饭,梳洗一番就直接上床睡觉。当然,傅九云的床她不敢上,只能把下面第二层床板抽出来睡在床边。

睡得正熟,忽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傅九云低沉里带着疲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川儿,快起来。”

覃川痛苦地呻吟一声,蒙着眼睛细声细气地求他:“大人……小的太累了……您稍微等会儿……”

“乖,快起来……”傅九云对着她的耳朵吹一口气,她鸡皮疙瘩顿时爬满身,惊慌失措地滚了一圈,万般无奈地坐起来了。

“小的明天还要干活……”覃川快哭了,她累得手脚发软,此人良心大大的坏,不折磨她就不开心。

傅九云扯过自己的一件大氅,把她从头到脚一裹,直接抱了起来:“大人带你去看好玩的。”

覃川只觉他的手绕过胸下,大掌隔着衣服贴在背上,本能地一缩,急道:“别别!小……小的自己走!”

她手忙脚乱地换上外衣穿好鞋,头发也没来得及梳,被他把后领子一提,直接飘出门了。

香取山内里东首是真兰宫,那里安置着万宝阁,作用就是有客人来的时候,把宝贝放在万宝阁上,供客人们赏玩。

傅九云一路提着拽着,把她拖上搂,那扇门虽然关着,但隐约能见到流光透过窗纸缓缓舞动,里面不知藏了什么宝贝。

“万宝阁布置好了,帮大人我看看成果如何。”他低头对她意味不明地一笑,推开了门。

皓月当空,天河璀璨,覃川仿佛猛然受了什么惊吓,全身一僵,双眼怔怔地望着屋内的奇景。

万宝阁正中放了一座半人高的红珊瑚,其上错落有致地点缀着数颗五彩明珠,虹光闪烁,如梦如幻。周围或是薄瓷白玉般的花瓶,或是异香满室的仙草灵芝,一扫富丽堂皇的俗气,显得格外雅致。

不过这些与室内的奇景比起来,都没什么大不了。万宝阁两旁各挂了一幅画,一边是春日丽景,飞花如雨,落英缤纷;另一边是凉风习习,明月当空,天河璀璨。

幽蓝的光泽洒满整个万宝阁,那两幅被施过仙法的画,只要画轴被打开,画中景色便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明明是一间宽敞的屋子,然而星光灿烂,花瓣翻卷,在画中月色的照映下,仿佛身在花树旁、山野中,说不出地清雅动人。

覃川呆了很久很久,突然迈开步子,缓缓走进去。没走两步,一双膝盖却没来由地发软,轻轻跪坐在了地上。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发生了错乱,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回到了大燕皇宫。

曾几何时,在夏天的夜晚,她最爱让阿满将那幅《明月图》在床头展开,画中凉风习习,将燥热尽数吹去。她贪凉,往往就这么抱着枕头睡去。阿满总是等她睡熟了,再悄悄合上画轴,省得这位身体娇弱的小公主吹一夜凉风,第二天着了风寒。

冬天大燕会下极大的雪,她便偷偷跑去锦绣宫,将那幅《春日丽景》展开,连火盆子也省下了,睡得格外香甜。

只是到如今,那些美好的事情通通都过去了,流水一般地过去,什么也找不回来。她能做的,也只有呆呆地对着旧物,想着旧事,虽然一直活着,却好像已经死了很多次。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