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人,让我献身吧

覃川在剧痛中晕死过去,又被冷水泼醒。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弄醒了,身体冷到了极致,皮肤上刺痛发麻,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血一般的红,什么也看不清。

那几个婢女在小声交谈:“真不会出人命吧?这样子丢出去只怕也活不过三天……”

“怕什么?要死也是死在外面,只要不是在山里丢命,谁也管不着。”

“想不到这奴才骨头倒是很硬,叫都没叫一声,倒有些不简单。”

一直在外面守门的婢女突然敲了敲门:“上香快结束啦!赶紧的,把她丢到山下!别叫旁人看见了!”

覃川在朦胧中,只觉那几个婢女七手八脚,胡乱把她抬着出门。阳光一晃眼,她本能地眯了眯眼睛,似乎又清醒了几分。手指上那蚀骨焚心的剧痛令她又出了一层冷汗,仿佛全身的肌肉都在因为那可怕的疼痛而抖动。

她几乎又要晕死过去,这般死去活来的折磨,毫无停息地凌迟着她。她终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如同哭泣般的短促呻吟。

婢女们小心翼翼地抬着她出了门,四处看看,弟子们还在上香,那些做活的杂役们平日也不会靠近玄珠的府邸,趁着没人,赶紧往外围西首的落英崖奔去。

当年山主就是在落英崖上羽化成仙,山崖并不高,只是有些陡坡,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摔下去也不会丧命,最多就是顺着坡子一直滚到半山腰。至于覃川摔下去之后,能不能遇到好心人救助,那就看她的命了。

不过玄珠今天的运气显然极不好,婢女们出门才走了不到一刻,便见迎面走来两人,正是左紫辰与玄珠。今日上香散得很早,婢女们没摸准时间,竟然在路口撞个正着。

“玄……玄珠大人!紫辰大人!”婢女们一下子慌了手脚,急匆匆地跪下磕头,一时间什么借口都想不出。

玄珠的脸色从未如此难看过,左紫辰就在身边,她这时竟有些不敢转头看他,只觉自己挽住的那只胳膊慢慢变得僵硬,然后,他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玄珠心中猛然一冷,低叫:“紫辰,她不过是个奴才!”

左紫辰没有说话,弯腰将覃川嘴上的布条小心除下,见她唇上满是血渍,不由轻轻用指尖擦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玄珠在身后高声叫着他,左紫辰恍若未闻,像是真的要永远离开她似的,一步步往前走。玄珠心底感到一种突如其来的、无尽的恐惧。她一直都在恐惧,哪怕抱得再紧、靠得再近,他好像也不会是她的。终究有一天,他会像四年前那样离开自己,无论她怎样哭叫,他留给她的也只有一个冷漠背影。

她痛恨那个背影,比痛恨死亡与耻辱还要更加深、更加沉。

她的声音陡然拔高,竟变成了尖叫:“左紫辰!你不要逼我!你忘了?是我救了你!是我一直照顾你!一直陪着你的人,是我!”

他终于停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只低声道:“你自己好好想想。”

覃川在半梦半死的境界中不停辗转,耳边听见左紫辰的声音,她突然睁开眼,眼前仿佛血雾笼罩,他的脸无论如何也看不清。

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其实是看清了。这张脸,也曾在晚霞中微笑,也曾宽容地放任她的小小任性,也曾……在雨中流着血,冷冷地说:“姑娘,我不认得你,请你离开。”

覃川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气力,挣扎着一口咬住他的衣服。酸涩剧痛的双眼死死盯着他那双紧闭的眼,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慢而且模糊:“左紫辰,你连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会瞎都忘了……不要让我……从头到脚再鄙视你一次!”

他的身体一下僵住,过了很久,才轻道:“你……你说什么?”

覃川稍感痛快地松口,朝玄珠那里看了一眼,眉宇间似有快意,可是很快又晕死过去。

左紫辰默然地怔了良久,心中好似有惊雷,一个接着一个劈下,那模模糊糊的过去依然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雾,无论他怎样想突破,也不能看清分毫。

定了半晌,他终于还是迈步朝前走去,玄珠尖叫道:“左紫辰!你回头!你看着我!你再走一步,我一定会杀了这奴才!”

左紫辰猛然转身,冷道:“你是疯子吗?”

话音刚落,便听身后一人语气浅淡道:“你俩慢慢吵,人还给我。”

左紫辰只觉怀中一轻,覃川早已被另一人轻轻抱走。他初时一愣,本想出手抢夺,忽见那人是傅九云,他抱着覃川,早已飘然远去数丈距离。左紫辰便停下动作,顿了片刻,长叹一声,也自走了。

玄珠在后面又叫着什么,依稀还听见了哭声,他只觉心中烦闷,却始终没有回去。玄珠疯狂的行径,他感到又震惊又熟悉,仿佛从很久前就知道她会做这么极端的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