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暗里幽香是谁人

年底的时候,香取山下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飘了一整夜,积雪几乎没过膝盖。覃川从暖和的厨房里一出来,顿时冻得直哆嗦,赶紧裹紧围脖。

厨房管膳食的陈大爷从里面追出来,连声唤她:“川儿,等一下!”

“大爷还有啥要帮忙的不?”覃川冷得直跳,像只小兔子。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就问问你明天几时来厨房帮工,我儿子明儿来修灶台,和我提了一下你,不晓得能不能遇上。”陈大爷笑得像朵皱纹花。

覃川最善察言观色,心里顿时明了他的意思,当下笑道:“这我也说不准,得问问赵管事。我也盼着见陈大哥哪,他运气极好,十赌九赢,我还等着他教我玩两把。”

陈大爷老脸不由一红,自然明白人家说得隐晦是给自己面子,他儿子分明是十赌九输的赌鬼败家子,想给他找个老婆可真不容易。

挥别有些尴尬的陈大爷,覃川缩着脑袋一路往左池跑。昨晚一场大雪,只怕冻坏了池畔的柳树精,她得去掸雪修剪一番,省得回头它们找她哭。

刚走了一半,迎面就见赵管事领着个肉球似的男子走过来,覃川赶紧停在旁边,笑呵呵地打招呼:“赵管事,您好。”

赵管事一见她,眼睛忽然亮了,赶紧推着那肉球男过来:“川儿,来得正巧,有事找你呢。”

显见着那肉球男并不乐意,嘟嘴挤眼,忸怩万分,硬是被赵管事推到覃川眼前。“这是我侄子,在这里做买办的。他今年二十,尚未娶妻……”

肉球怒了,指着覃川痛声嚷嚷:“姨!你这是什么眼光?!她长得那么丑!比陈皮还黄!连玄珠大人的一根小指头也比不上,又怎能配得上我?”

一席话简直说得字字带血,把覃川说得一愣一愣的。

他忽又瞪过来:“喂,我说你可别缠着我啊!我没工夫和你磨蹭!”

覃川赶紧点头:“那是那是,我哪里配站在您身边……”说着看看他圆溜溜的肚皮,整个人长得和锅里刚煮好的汤圆似的,肥白粉嫩,不由微微一笑,“您这样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美男子,自然得要倾国倾城的美人才能配得上。”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肉球男喜滋滋地一笑,“姨,我走了。下次记得找个漂亮的,配得上我才行。”

“您走好,走好……”覃川笑眯眯地目送他去远了,回头看一眼赵管事。赵管事自然是尴尬万分,连声道歉:“川儿……他脾气就是这么坏,人品倒是很好的……你……你可别放在心上……”

“这有什么,令侄是心直口快,爽朗不造作,真男儿本色。”覃川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赵管事自己觉得甚是可惜,叹息了一阵。覃川虽说只来了不到三个月,可做事利索,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嘴巴更是甜得恰到好处。这年头的年轻姑娘家,如此乖觉的实在不多,她有心给侄子找个好媳妇,奈何自己那宝贝侄子眼高于顶,非绝色的不要。

覃川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长得寒碜点,细眉细眼、鼻塌唇薄,脸色更像十年没吃饱饭似的,蜡黄蜡黄。放在人群里,眨眼就给吞没了。

“对了,管事您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覃川直接换话题。

赵管事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一个木盒递过去:“我手头还有一堆事,你把这个盒子送去南殿吧。千万小心,别碰着磕着,这可是玄珠大人要的东西。”

覃川点点头,捧着盒子转身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管事,翠丫今天和我说,病好了可以干活了。明天去厨房帮工的事情,是不是要交给她?”

赵管事想也没想:“那明天就让她去做吧,你过来给我帮忙,正好人手不够。”

覃川笑眯眯地走了。

香取山洞天福地有外围和内里之分,外围专供杂役下人居住干活,内里则是山主和弟子们的居所。外围杂役严禁进入内里,故而有东西南北四殿作为关卡,四殿以数十丈高的巨石围墙相连,对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而言,插着翅膀也难飞上去。

现在的世道,仙人也惫懒。

山主当年在香取山顶羽化成仙,自此占山为……仙,大肆搜刮世间稀奇宝贝的同时,也会怜悯辛苦凡人,做了不少善事。近来兴许是年纪大了,看透世情冷暖,成日龟缩在里面数宝贝,顺便收了无数美貌少年男女当作弟子,安心过起老人家的日子。

香取山如今就成了密不透风的鸟笼子,还是双层的。

覃川捧着盒子一路走到南殿,那看门的人正抱着手炉看书,正眼也不看她一下,瓮声瓮气地说:“停住,东西放下,在那边签个名儿。东西未必会送到紫辰大人手上,你懂吗?”

覃川转了转眼珠,笑着摇头:“不懂,为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