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晚饭过后,于途陪父母出去散步,路上不停被熟人问“儿子回来啦”。小城市就是这样,邻里之间非常熟悉,没什么距离感。

在附近小公园逛了两圈,于爸爸被牌友叫住了。他看了一眼老婆孩子,正要拒绝,于妈妈却说,“去吧。”

于爸爸喜滋滋地去了。儿子看了几个小时足够了,还是打牌的吸引力大啊。

于妈妈笑着摇了摇头。两人又走了一会,于妈妈忽然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于途并不诧异她会这么问,下午他太明显地不在状态,而他的母亲一向敏锐。他沉默了一下说:“上次我回家前,跟单位提了离职。”

于妈妈眼中掠过一丝诧异,半晌叹了口气说,“妈一直觉得,你最像你的舅舅。小时候你就特别崇拜他,经常跟小朋友们吹牛说,我舅舅是发射火箭的。”

“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你舅舅最聪明,可是比起来也最辛苦,常年在大西北,家都顾不上。有一回,你外公生病,差点过去了,我们怎么也联系不上他。那时候通信哪里有现在发达。好不容易你外公救回来了,我们也联系上他了,让他回来,他却犹豫了半天说不行,既然爸好了,那他就等任务结束再回,现在的任务太重要实在走不开。”

“又过了一个月他才回来看你外公,兄弟姐们都气着,冷着他。当时有个表姨娘来探病,骂他不孝,你舅舅就被骂着,也不敢说什么。那时候你还小呢,却忽然问她,‘姨婆,表舅是去美国工作了吗?’”

“你姨婆最爱说这个,立刻说是,让你也好好念书将来出国留学工作。结果你却说‘那表舅去美国工作好几年了都不回来,你怎么不说他不孝顺?’”

于妈妈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于途也莞尔,他还记得这件事,也记得他问了这句话后那尴尬的气氛。不过那之后,大家对舅舅的态度便恢复如常了。

有时候亲人之间不是不理解,只是亲近便难免苛责。

于妈妈说:“那时候我就想,对啊,同样没法陪父母,出国的人人羡慕称赞,像你舅舅这样常年待在大西北奉献的,却被说不孝顺不值得……这是什么道理呢?我们一群大人,还不如你一个十岁小孩子看的明白。”

于途开玩笑说:“我从小聪明。”

于妈妈拍了他一下。

“很多道理懂是懂,但是轮到自己身上,还是要犯糊涂。妈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高考那会逼着你报金融。那时候我想啊,我儿子这么高的成绩,当然要报最热门的分数最高的专业,不然高分不浪费了吗?到后来发现你偷偷学着两个专业,我才后悔了,你白费了多少辛苦啊。”

“这几年年纪一大,看得就更穿了,电视剧里怎么说的,人最要紧的是开心。喜欢钱就去赚钱,觉得钱不那么重要就做有兴趣的事情。我知道你自己肯定舍不得这一行,你会想离职,是不是因为那次我生病?”

她拦住了于途的回答,“你啊,肯定想多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通了又回去了,但是妈要告诉你,你不要想着要让我们怎么样怎么样,你管好你自己就够了,我们还不老呢。你要是还觉得自己没做好,就想想你爸同事家的儿子。”

于途迟疑了一下:“……你说那个输掉几十万的?”

于妈妈居然点点头:“对。”

于途:“妈……”

于妈妈看他一脸无奈的表情,又笑了出来:“我错了,这个是极端了点。但是你懂妈的意思,你已经够好了,别人已经羡慕死我和你爸了,别老想着一定要做到最好。”

好像不久前,有人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于途好久,才“嗯”了一声。

又跟路过的两个熟人寒暄了一阵,走过之后,于妈妈忽然说,“你自己的终身大事也要考虑一下了,我老被人家问儿子怎么还没结婚。”

于途愣了一下,婚姻大事上,父母一向极少催他的。

“要求别太高,不求多漂亮,最好能照顾人的。”于妈妈典型的婆婆标准。

于途沉默地走着,于妈妈觉得他多半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便没再说下去。谁知到了家门口,于途却忽然叫她:“妈。”

于妈妈看他。

于途说:“我大概喜欢反过来的。”

于途多少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他没想到在他婚姻大事上从来显得不慌不忙的母亲,居然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迸发出如此大的热情,各种盘问个不停。

然而现在,他又有什么可说的?

在家过了一夜,于途直接从最近的机场飞去了敦煌,和一些试验队的队员会合后,坐车前往沙漠中的试验场地。

在远离人烟的沙漠里,一切的节奏反而慢了下来。于途每天专注于工作,既投入,又游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