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换了。各局各所的空气异常紧张。市长就职宣言,不换人,不用私人。各局各所的空气更加紧张。谁都知道市长是对报纸说的那几句话;“一朝天子一朝臣”是永不能改的真言。第二天,教育局换了局长,连听差的一律更换。财政所的胖所长十万火急地找小赵,秘书科长们找小赵,科员们找小赵,夫役们找小赵,找不到。大家因急而疑,暗中嘀咕:莫非小赵要把胖所长顶了?这一嘀咕,小赵的价值增高了十倍。在另一方面,就是所长最亲信的人也觉得倒戈的必要。于是大家分头去奔走,没有两个人守一路战线的,全是各自为战,能保持住个人的地位什么事也可以做。老李是大家的眼中钉。只有他,不慌不忙,好像心中有个小冰箱——“这小子真他妈的有准!”大家不能不骂了。孙先生虽然心里也吃了凉柿子似的,可是不招大家妒恨,人家孙先生走哪路门子,自己就和大家声明,不像老李那么骄傲厉害,听人家孙先生:“哎呀,新市长儿是乡亲哟!老孙是猪八戒掉在泔水桶里,得其所哉!说不定,还来个秘书儿当当。”孙先生多么直爽可爱!孙宅接到了多少礼物,单说果藕和莲花就是三挑子!

小赵尸身被个粪夫找到了。报纸上用小碟子大小的字登出来,把尸身的臭味如何强烈都加细地描写。疑案。因为是疑案,所以人们各尽想象地所能猜测与拟构其中的故典。财政所的人们立刻也运用想象,而且神速地想出:政治作用。小赵,据他们想,是要顶胖所长的,所以他必定与新任市长有深切的关系。市长到任声言不更动各局的人,可是教育局连个夫役也没留下。小赵必定已经运动好重要的地位,自然另一批人又要失业,所以……这个逻辑的推断在科员们看是极合理而大快人心的。科员们杀只鸡都要打哆嗦,现在居然有位剑侠——至少会飞檐走壁的——把要使一批人失业的小赵杀死!小赵活着的时候是个人物,可是这一死使他的价值减到零度。因为这样的推测,慢慢地胖所长变成了谋杀的主使人。虽然没人敢明说,可是意思是那样。说到归齐,大家谁不晓得所长太太与小赵的关系,谁不知道所长是又倚仗而又怕小赵,谁看不出小赵要是不谋阔事则已,要是想干的话能不谋财政……越想越对!大家这样想,慢慢地思想也不知怎么在言语上表现出来,虽然都不敢首先这样宣传。及至说出来了,正是英雄所见略同,于是在低声交换意见的工夫,已像千真万确地果有其事,成了政界一段最惊人最有色彩的历史。一个衙门里这样相信,别的衙门里也跟着低声地吵吵。这一吵吵使新任的教育局长将已免职的陈人又叫回来几个;因为事情闹到局长们的耳朵里,杀人的已不是剑侠或刺客,而是有组织的暗杀团。局长们身高树影儿大,不能不谨慎一些,明哲保身是必须遵守的古训。消息传到市长的耳朵里,暗杀团不但是有组织,而且里面有日本浪人。市长太太登时上了天津。一来是为避难,二来是为跳舞去。市长没法不和各局所的长官妥协了:市长交派下一批人,由各局所分用,不便全体更动。各局所的领袖暂不更换,可是市长给大家一个暗示——接任的花销太大。于是各局所的经费收支报告又都改造了一次。

张大哥的奔走,连天真都动了心:“得包个车吧?天太热!”张大哥很感激儿子,儿子自从狱里出来确是明白多了。可是,“包车干吗?走得差不离,再搭点脚,一天我也花不过八十子儿的车钱!”张大哥大概至死也想不起论“毛”雇车的。他的奔走确是不善,可是已经有了眉目:新市长手下一位秘书先前与他同过事,而且这位秘书的弟妇是张大哥给说的,秘书不但答应了给他帮忙,而且问他愿到哪个机关去。平日维持人,好交往,你看到时候有多大用处,多大面子,由自己指定机关!张大哥几乎得意得要落泪。自要家里不出共产党,事情是不难的。人心不古,谁说的?秘书叫我自己挑定机关!到底哪个机关好呢?这倒为了难。在哪儿做事也是一样,事在人为;不过,既有自选的机会,也别辜负了人家秘书的善意。闭死了左眼,吸了两袋烟,决定了,还是回财政所。人熟地灵,衙门又比较地阔绰。

张大哥随着一批新人,回了财政所。所里的陈人其实是没有什么变动,因为所长是讲面子的人,而且各位都有人给说情,所以旧人没十分动,而硬添上一批新人;羊毛出在羊身上,有的是老百姓纳供,多开点薪水也用不着所长自己掏腰包。况且,市长与局长们的妥协究竟是暂时的,知道哪时就搁车,干吗裁员得罪人!于是所里十分热闹,新旧交欢,完全是太平景象。连夫役也又添了两名,因为打手巾把和沏茶的呼唤接二联三,已无法应付。张大哥利用机会把爱用石膏的二兄弟荐上,暂时当着夫役,等空气变换了些再去行医;不过,再行医的话可千万“少”下——不是不可以下——石膏。此外,张大哥对于新到的一群山南海北的科员们特别地照应:有的不会讲官话,张大哥教。有的不会吃西餐,张大哥带着去练习。有的要娶亲,张大哥吃了蜜。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