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所来了位堂客,身子是方块,项上顶着个白球,像刚由石灰水里捞出来。要见所长。传达处的工友问什么事,白球不出声。工友拒绝代为通报,脸上挨了个嘴巴。工友捂着脸去找所长,所长转开了眼珠:“叫巡警把她撵开!”继而一想,男女平权的时代,不宜得罪女人,况且知道她是谁?“请赵科员代见。”小赵很高兴地来到会客厅,接见女客,美差!及至女客进来,他瞪了眼,吴太太!

“好了,你叫我来闹,我来了,怎么闹吧?你说!”方墩太太坐下了。工友为是保护科员,在一旁侍立,全听了去。

“李顺,走!”赵科员发了令。

“嗻!”李顺很不愿意出去,可是不敢违抗命令。

“大姐,你算糟到家了!”小赵把李顺送了出去,关上门,对方墩说,“不是叫你见所长吗?”

“他不见我,我有什么法儿呢?”

“不见你,你就在门口嚷啊。姓李的,你出来!你把吴科员顶下去,一人吃两份薪水!还叫我们离婚!我跟你见个高低!就这么嚷呀。嚷完,往门框上就拴绳子,上吊!就是所长不见你,你这么一嚷还传不到他耳朵里去?他知道了,全所的人都知道了;就是所长不免他的职,他自己还不滚蛋?你算糟透了,见我干吗呀?!”

“我没要见你呀!你干吗出来?”

“嘿!糟心!你赶紧走,我另想办法。反正有咱们,没老李;有他,没咱们!走吧。家中等我去。”

小赵笑着,规规矩矩把方墩太太送到大门,极官派地鞠躬:“再会,吴太太;回来我和所长详说,就是。”转过脸来:“李顺,这儿来!你敢走漏一个字,我要你的命!”

小赵非常地悲观。成败倒不算什么,可气的是人们怎这么饭桶。拿方墩说,就连衙门外嚷嚷一阵都不会,怎么长那身方肉来着呢!头一炮就没响。要不怎么这群人不会成功呢,把着手儿教,到时候还弄砸了锅。小赵很愿意想出一种新教育来,给这群糟蛋一些新的训练。“你等着,”他告诉自己,“等小赵做了教育总长再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