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二爷来了:“李先生,张大哥请你呢。”

到了张家,大哥正在院中背着手走溜,他的背弯着些。见了老李,他极快地走进屋中,好像又恢复了些素日的精神。老李还没坐下,张大哥就开了口:

“小赵来了,说天真可以出来。可是我得答应他一件事。”他愣住,想了会儿,“他说,他是听你的话这么办,一切有你负责。”他看着老李。

“我把自己押给了他!”老李心里说,然后对张大哥,“得答应他什么呢?”

张大哥立起来,几乎是喊着:“他要秀真!要我的命!”

老李一句话没有。

张大哥在屋中走来走去,嗓子里咯咯地咽气:“救出儿子,丢了女儿,要我的命!这是你出的主意?老李!这是你给张大哥出的主意?我的女儿给小赵?强买强卖?你是帮朋友呢,还是要朋友的命呢?”

老李只剩了哆嗦了。他忽然立起来,往外就走:“我找小赵去!”刚走到门口,被大嫂给截住了。

“老李,你先别走,”张大嫂命令着他,她眼中含着泪,可是神气非常地坚决,“咱们得把事说明白了。你叫小赵这么办来着?”

“我托他帮助营救天真来着,没叫他干别的。”老李又坐下了。

“我想你也不是那样的人。大哥是急疯了,所以信了小赵的话。咱们商量商量怎办吧。”她向张大哥说,“你坐下,和老李商量个办法。”

“我没办法!”张大哥还是嚷着,可是坐下了,“我没办法!我帮了人家一辈子的忙,到我有事了,大家看哈哈笑!要我的儿女,为什么不干脆要我的老命呢!我得罪过谁?招惹过谁?我的女儿给小赵?也配!”他发泄了一顿,嘴唇倒不颤了,低着头,手扶着磕膝,喘气。

老李等了半天,张大哥没再发作,他低声地说:“大哥,咱们有办法。你事事有办法,我就不信办不动这回事。”

张大哥点了点头。

“咱们大家想主意,好不好,大哥?”

张大哥抬起头来,看了看老李,叹了一口气。“老李,张大哥完了!一辈子,一辈子安分守己,一辈子没跟人惹过气,老来老来叫我受这个,我完了。真动了心地没工夫再想办法。叫我去杀人放火革命,我不会,只好听之而已。活着为儿女奔忙,儿女完了,我随着他们死。我不能孤孤单单地活到七老八十,没味儿!”

老李知道张大哥是失了平衡,因为他的生命理想根本地被别人毁坏,而自己无从另起炉灶,他只能自己钻入黑暗里,想不起别的方法。但是老李不便和他讨论这个,更不能给他出激烈的主意——张大哥是永远顺着车辙走的人,得设法再把他引到辙迹上去。“大哥,不必伤心了,还是办事要紧。告诉我,小赵说什么来着?”

张大哥的脸上安静了。“他说,天真并不是共产党,是错拿了。他可以设法把他放出来。”

“咱们自己不能设法,既是拿错了?”老李问。

张大哥摇头,“小赵就不告诉我,天真在哪里圈着。我是老了,对于这些新机关的事,简直不懂。假如他是囚在公安局,我早把他保出来了。我平日总以为事事有办法,敢情我已经是老狗熊了,耍不了新玩艺!”

“非小赵不行,所以他提出条件?”

“就是。他说,你给他出的主意。”

“我求他来着。”老李很安静地说,“求他的时候,我是这么和他说好的——要牺牲,牺牲我老李,不准和张大哥掏坏。他这么答应了我。”

“为什么单求他?”

老李不能不说了。“衙门里可有谁愿意帮助你?再说,谁有他那样眼杂?我早知道他不可靠,所以才把自己押给他。”

“押给他?”

“押给他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恨我,时时想收拾我。也许只因为他看我不顺眼;谁去管。我给他个收拾我的机会,他自要能救出天真来,对我是怎办怎好。”

张大哥的泪在眼圈里,张大嫂叫了声:“老李!”

“我不是上这儿来表功,事实挤成了这么一步棋;我所没想到的是他又背了约,我还是太诚实。不过,管它呢,先谈要紧的。事情是一步一步地办,先叫小赵把天真放出来。”

“不答应给他秀真,他肯那么办吗?”张大嫂问。

“答应他!”

“什么?”夫妇一齐喊。

“答应他,我自有办法,绝不叫秀真姑娘吃亏。就是咱们现在有别人来帮忙,也不行。小赵不是好惹的。假如甩了他,另想方法,他会从中破坏,天真不用想再出来了。不如就利用他,先把天真放出来再讲。”

老夫妇愣了半天,张大哥先开口:“老李,你说怎办就怎办吧。我不行了。先把天真放出来。我一共有三处小房,叫小赵挑吧,他爱要哪一处,我双手奉送,只求他饶了秀真!”张大嫂接了下去:“老李,我只有那么一个姑娘,不能给个骗子手!不能!能保住我的一对眼珠,他说要什么也行。都给了他,我们娘儿几个要饭吃去,甘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