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闷的象征”出头给吴赵调解,以便减少苦闷。吴太极依然很正直,怎么说都行。小赵摇头。赶到邱先生和后补十三妹过了话,他知道小赵输了。十三妹愿意跟吴太极!她原来绝对不是孙先生所形容的那个“十九岁的大姑娘”。十九岁,或者还不假;大姑娘,她自己说在十四岁上已变成妇人。从十四到十九,她已经过好几道手:只要一听见洋钱响,她便知道又要改姓。吴太极教她白鹤亮翅的时候,因为教得细腻,连“我永远爱你”也附带着说了,而且起下血誓。她以为跟谁也好,只要不再过手,所以绝不再跟小赵去。小赵的头摇得不那么有把握了。他要求赔偿。吴太极没钱。方墩太太手里有点积蓄,她叫小赵亲自去取:小赵没有做大扁杏仁的志愿,不敢去。邱先生非常得意:“小赵丢了个人,老吴丢了官,两不饶。大家的面子,何必太认真。”小赵虽不甘心,可是方墩太太确是厉害;况且万一把吴太极逼急了,那一对拳头!邱先生也指破此点:“小赵,等老吴真还敬你两个嘴巴,你可吃不了兜着走!得了,你打了他,他没还手,他的理短。知道什么时候大家又在一处混事,得留情处且留情,是不是,小赵?”小赵追想自己的手在吴太极脸上拍拍,也总得算过瘾,可是方墩那一压,深幸自己有些骨力,不然……

不过,既不能直接由吴家得到赔偿,设法由别处得些是当然的。吴太极的缺还没补上。想到这里,小赵让步了,不再和老吴捣乱:“让他享受去,我慢慢地惩治他。老邱,看你的面子,我暂时不再和他闹气。”邱先生十分高兴,小赵开始计划怎样谋吴太极的缺。

邱先生打着得胜鼓向老李报告。老李看邱先生肯代吴赵调停,灵机一动:“邱先生,我们是不是应当联名具保,保天真一下呢?”

“哪个天真?”

“张大哥的少爷,他就是这么一个儿子!”老李想打动邱先生的同情心。

邱先生没言语。

老李应当改换题目。可是他把邱先生看得太高了,他又追了一句:“你看怎样?”

“什么?”邱先生翻了翻白眼。

老李只听见“什么”,没看见白眼,“保天真哪。”

“那,对不起,没我。”

老李的心凉了。等邱先生出去之后,老李的心又热起来:哼,臭事有人管,好事没人做!咱老李做定了!

老李原来并不以为保释天真是好事,或是有什么意义。经邱先生一拒绝,他叫上了劲。平日张大哥是大家的好朋友,一旦有事,大家袖手旁观!吴赵的事比起张家的是臭事,张大哥是丢了儿子!老李马上草了一个呈文,每个字都斟酌了三四遍,然后誊清,拿着去找孙先生。心里说,不能人人都像邱先生吧?!

“哎呀,老李儿,好文章,呱呱叫。”孙先生接过保状,一边看一边夸赞。凡是有孙先生不识的字的文章都是好文章,所以他连呼“好文章,呱呱叫!”看完,他递给老李,“好,压根儿好!”

“签个字吧?”老李极和气地说。

“我呀?叫我签字呀?哎呀,等下看,等下看。文章是好的,呱呱叫!”

老李拿起笔来,自己签上了名:“我先把自己写在前面,等正式誊录的时候,再商量一下谁领衔好。”

“好,好得很。我还等一下,等一下。”

老李在各科转了一遭,还就是邱先生痛快,其余的人全是先夸奖他的文笔,而后极谦恭和蔼地,绕着圈地,不“说”不签字,而不签字。保状被大家已揉得不像样子,上边只有老李一个人的名字。

老李倒不生气了,他恨不能替张大哥哭一场。张大哥的整个生命消磨在维持人;现在,他自己有事了……设若张天真死了,张大哥为他开吊请客,管保还进一千号人情。这群人们的送礼出份资是人情的最高点,送礼请客便是人道。救救天真?退一步说,安慰安慰张大哥的心?出了他们的人道范围!老李对着那张保状发愣。忽然抓起来,撕得粉碎,扔在地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