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

无论怎么说,老李是非出去不可。病没全好而冒险出去,是缺乏常识。但是为别人牺牲至少是有意思的。自从生下来到现在,他老是按部就班地活着,他自己是头一个觉到这么活着是空虚的。张大哥虽然是瞎忙,到底并不完全为自己忙。人与人的互助是人生的真实,不管是出于个人情愿,还是社会组织使人能相助相成。谁也再不拦住他到张大哥家中去。他的腿还软着,可是心意非常坚定:雇了辆车去赶张大哥。

张大嫂已哭得像个泪人——天真是五花大绑捆了走的。

没看见过张大哥这么难受,也想不到他可以这么难看。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了,左眼闭着,下眼皮和嘴角上的肉一齐抽动,一声不发,嗓子里咯咯地咽气。手颤着,握着烟斗。

老李进了屋中便坐下了,只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自己是废物,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张大哥看见老李进来,并没立起来,愣了好大半天,他忽然睁开左眼,眨巴了几下,用力咽了口气。猛地立起来,叫了声:“老李!”没有再说别的,往外走。到了屋门,看了张大嫂一眼:“我找儿子去!”

张大嫂除了说天真是被绑走的,其余一概不知。

丁二爷在院中提着一笼破黄鸟,来回地走,一边走一边落泪:“小鸟,小鸟!你叫一声,叫一声!你要是叫一声,天真就没危险!叫!叫!”小鸟们始终不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