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太大胜而归。十个手指头没有一个不被麻绳杀成了红印的,双手不知一共提着多少个包儿。鼻尖冻得像个山里红,可是威风凛凛,屋门就好似凯旋门。二十块只剩了一毛零俩子儿,还没打酱油,买羊肉,和许多零碎儿。老李不便说什么,也没夸奖她。她专等丈夫发问,以便开始展览战利品,他始终没言语。她叹了口气,“羊肉还没买呢!”他哼了一声。

老李心中直责备自己:为什么不问她两句,哪怕是责备她呢,不也可以打破僵局吗?可是只哼了一声!他知道他的心是没在家,对于她好像是看过两三次的电影片子,完全不感觉趣味。

丁二爷来了,来送张家给干女儿的年礼。英们一听丁二大爷来了,立刻倒戈,觉得马婶娘一点也不可爱了,急忙跑过来,把玩艺全放在丁二大爷的怀里。丁二爷在张大哥眼中是块废物,可是在英们看,他是无价之宝。

老李对丁二爷没什么可说的。可是太太仿佛得着谈话的对手。她说的,丁二爷不但是懂得,而且有同情的欣赏。

“天可真冷!”她说。

“够瞧的!滴水成冰!年底下,正冷的时候!”他加上了些注解。

“口蘑怎那么贵呀!”李太太叹息。

“要不怎么说‘口’蘑呢,贵,不贱,真不贱!”丁二爷也叹息着。

老李要笑,又觉得该哭。丁二爷是废物,当然说废话,可是自己的妻子和废物谈得有来有去的!打算夫妇和睦,老李自己非也变成个丁二爷不可:可是谁甘于作废物,说废话!“您坐着,我出去有点事。”老李抓起帽子走了出去。他走后,太太把买来的东西全和丁二爷研究了一番,他给每件都顺着她的口气加上些有分量的形容:很好,真便宜,太贵……李太太越说越高兴,以为丁二爷是天下唯一能了解她的人。英们也爱他。英说,“二大爷当牛!”二大爷立刻说,“当牛,当牛,我当牛!”菱说,“二大,举菱高高!”二大立刻把她举起来,“举高高,举菱高高!”把二大爷和爸比较起来,爸真不能算个好玩的人。英甚至于提议:“二大爷,叫爸当你的爸,你呀当我们的爸,好不好?”二大爷很高兴,似乎很赞成这种安排法。妈妈也不由得这样想:设若老李像丁二爷,那要把新年过得何等快活如意!可惜,丁二爷不会挣钱,而老李倒是个科员——科员自然是要难伺候一些的。

老李没回来吃午饭。太太心中嘀咕上了。莫非他还记恨着那天晚上的碴儿?也许嫌我花银太多?还是讨厌丁二爷?她看见那个扁红萝卜。“这是哪儿来的?”

“东屋大婶给送来的。”英说。

“我上街的时候,她进来了?”

菱抢在英的前面:“妈去,婶来,爸当牛。”

“哦!”天大的一个“哦”!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不能还记恨着我。丁二爷是好人。花钱,男人挣钱不给太太花,给谁?给养汉老婆花?其中有事!人家老婆不在家,你串哪家子门儿呀?你的汉子不要你,干吗看别人的汉子眼馋呀?李太太当时决定,把东屋的野老婆除名,不能再算国联的会员国,而且想着想着出了声:“英,菱!”声音不小,含有广播的性质,“英,少上人家屋里去!自己没有屋子吗?听见没有?小不要脸的!撞什么丧,别叫我好说不好听的胡卷你们!”

英和菱瞪了眼,不知妈打哪里来的邪气。

李太太知道广播的电力不小,心中已不那么憋得慌。把种着鹅黄色菜心的红萝卜一摔,摔在痰盂里,更觉得大可以暂告一段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