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太确是长了胆子。张大嫂、吴方墩、邱太太、刚出月子的孙太太,组成了国际联盟;马家婆媳也是会员国。她说话行事自然没有她们那样漂亮,那样多知多懂,那样有成见,可是傻人有个傻人缘。况且因为她,她们才可充分表示怜爱辅助照管指导的善意,她是弱小国家,她们是国联行政院的常务委员。她们都没有像英和菱这样的孩子,张大嫂的儿女已长大,孙太太的又太小,邱太太极希望得个男孩,可是纸板样的身体,不易得个立体的娃娃;只就这两个小孩发言立论,李太太就可以长篇大论,振振有词。邱太太虽是大学毕业,连生小孩怎样难过的劲儿都不晓得,还得李太太讲给她听。还有,她来自乡间,说些庄稼事儿,城里的太太觉得是听瞽儿词。邱太太就没看见过在地上长着的韭菜。

依着马少奶奶的劝告,李太太剪了发,并没和丈夫商议。发留得太长,后边还梳上两个小辫。吴方墩说,有这一对小辫可以减少十岁年纪:老李至少也得再迟五年才闹纳妾。可是老李看见这对小辫直头疼,想不出怎样对待女人才好;还是少开口的为是,也就闭口无言。可是夫妻之间闭上嘴,等于有茶壶茶碗,而没有茶壶嘴,倒是倒不出茶来,赶到憋急了,一倒准连茶叶也倒出来,而且还要洒一桌子。老李想劝告她几句:“修饰打扮是可以的,但是要合身份,要素美;三十多岁梳哪门子小辫?”这类话不好出口,所以始终也没说,心里随时憋得慌。况且,细咂这几句的味道,根本是布尔乔亚;老李转过头来看不起自己。看不起自己自然不便再教训别人。

对于钱财上,她也不像原先那样给一个就接一个,不给便拉倒,而是时时向丈夫咕唧着要钱。不给妻子留钱,老李自己承认是个过错,可是随时地索要,都买了无用的东西,虽然老李不惜钱,可也不愿看着钱扔在河里打了水漂儿。谁说乡下人不会花钱?张家、吴家,李太太常去,买礼物,坐来回的车……回来并不报告一声都买了什么,而拉不断扯不断地学说方墩太太说了什么,邱太太又做了什么新衣裳。老李不愿听,正和不愿听老吴小赵们的扯淡一样。在衙门得听着他们扯,回家来又听她扯,好像嘴是专为闲扯长着的。况且,老李开始觉到钱有点不富裕了。

更难堪的是她由吴邱二位太太学来些怎样管教丈夫的方法。方墩太太的办法是:丈夫有一块钱便应交给太太十角;丈夫晚上不得过十点回来,过了十时锁门不候。丈夫的口袋应每晚检查一次,有块新手绢也当即刻开审——这个年月,女招待、女学生、女理发师、女职员、女教习,随时随处有拐走丈夫的可能。邱太太的办法更简单一些,凡有女人在,而丈夫不向着自己太太发笑,咬!

果然有一天,老李十一点半才回来,屋门虽没封锁,可是灯熄火灭,太太脸朝墙假睡,是假睡,因为推她也不醒吗!老李晓得她背后有联盟,劝告是白饶,解释更显着示弱,只好也躺下假睡。身旁躺着块顽石,又糊涂又凉,石块上边有一对小辫,像用残的两把小干刷子。“训练她?张大哥才真不明白妇女!‘我’现在是入了传习所!”老李叹了口气。有心踹她一脚,没好意思。打个哈欠,故意有腔有调地延长,以便表示不困,为是气她。

老李睡不着,思索:不行,不能忍受这个!前几天的要钱,剪发,看朋友去,都是她试验丈夫呢;丈夫没有什么表示,好,叫她抓住门道。今个晚上的不等门是更进一步地攻击,再不反攻,她还不定怎么成精作怪呢!在接家眷以前,把她放在糊涂虫的队伍中;接家眷的时候,把她提高了些,可以明白,也可以糊涂;现在,决定把她仍旧发回原籍——糊涂虫!原先他以为太太与摩登妇女的差别只是在那点浮浅的教育;现在看清,想拿一点教育补足爱情是不可能的。先前他以为接家眷是为成全她,现在她倒旗开得胜,要把他压下去。她的一切都讨厌!半夜里吵架,不必:怕吓住孩子们。但是不能再和这块顽石一块儿躺着。他起来了摸着黑点上灯,掀了一床被子,把所有的椅子全搬到堂屋拼成一个床。把大衣也盖上。躺了半天,屋里有了响动。

“菱的爹,你是干吗呀?”她的声音还是强硬,可是并非全无悔意。

老李不言语,一口吹灭了灯,专等她放声痛哭:她要是敢放声地嚎丧,明天起来就把她送回乡下去!

太太没哭。老李更气了:“皮蛋,不软不硬的皮蛋!橡皮蛋!”心里骂着。小说里,电影里,夫妇吵架,而后一搂一吻,完事,“爱与吵”。但是老李不能吻她,她不懂:没有言归于好的希望。爱与吵自然也是无聊,可是到底还有个“爱”。好吧,我不爱,也不吵:顽石,糊涂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