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天,老李从衙门回来,看太太的脸上带着些不常见的笑容,好像心中有所获得似的。“吴太太来了。”她说。

他点点头,心里说,“方墩!”

“吴太太敢情也不省心呀?”她试着路儿说。

“怎么?”

“吴先生敢情不大老实呢!”

老李哼了一声。男人批评别人的太太,妇人批评自己的丈夫!

“他净闹娶姨太太呢,敢情!吴太太多么和气能干呀,还娶姨太太干吗?!”

老李心中说,“方墩!”

“你可少和吴先生在一块打联联。”

啊,有了联盟!男人不专制,女人立刻抬头,张大哥的天平永远不会两边同样分量,不是我高,便是你低,不会平衡!“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我是这么说;吴太太说男人们都不可靠。”

“我也不可靠?”

“没你的事,她不过那么说说,你就值得疑心?”话虽然柔和,可是往常她就不敢这样说。

老李想嘱咐她几句,不用这么拉老婆舌头,而且有意要禁止她回拜方墩太太去,可是没说出来。对于尊敬妇女的意思,可是扫除了个干干净净。男女都是一样,无聊,没意义,瞎扯!婚姻便是将就,打算不将就,顶好取消婚姻制度。家庭是个男女、小孩、臭虫、方墩样的朋友们的一个臭而瞎闹的小战场!老李恨自己没胆气抛弃这块污臭的地方!只是和个知己——不论是男是女——谈一谈才痛快;哪里去找?家庭是一汪臭水,世界是片沙漠!什么也不用说,认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