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到了家,老李不知道,白兰地把他的眼封上了。一路的凉风叫他明白过来,他看见了家,也看见了张大哥。看见张大哥,他的怒气借着酒气冲了上来。但是他无论如何不能向张大哥闹气,张大哥不能明白他——没有人能明白他!怒气变为伤心,多少年积蓄下的眼泪只待总动员令。他裂着大嘴哭起来。英和菱吓得不知道怎好,都藏在妈妈的身旁。妈妈没吃饱,而且丢了脸,见丈夫哭,自己也不由得落泪。

张大哥由着老李哭,过去劝李太太:“大妹妹,不用往心里去,这算不了什么!那群人专会掏坏,没有正经的。再遇上他们的时候,我告诉您,大妹妹,不管三七二十一,和他们嘴是嘴,眼是眼,一点别饶人,他们管保不闹了;您越怕,他们越得意。”

“不是呀,大哥,您看我,我不惯那么着呀,我哪斗得过几个大老爷们呀!”她越想越觉伤心,也要哭出声来。

“大妹妹,别,看吓着孩子们!”

李太太一听吓着孩子,赶紧把泪往肚子里咽。擤了把鼻子,委委屈屈地说:“大哥您看,那个姓赵的来了,我不认识他,怎能和他走呢?可是他同丁二爷一块来的,我——”

“哦,丁二爷?”

“是呀,我认识丁二爷。小赵说什么,丁二爷都点头,我干吗再多心呢?他又都说得有眉有眼!他说您大兄弟又请了女客,叫我去陪陪,我心里就想,要是不去,岂不叫您大兄弟不愿意?我还留了个心眼,到西屋问了问马老太太,老太太也认识丁二爷,说,去就去吧。及至到了那里,我一看并没有女客,就瞪了眼!没看见过这么坏的人,没看见过!”

张大哥觉得她说了这一片,也当够解气的了,又过来劝老李:“老李,你睡去吧,这不算什么,小赵的坏,何必跟他生气?!”

老李连大气也没出;不便于说什么,张大哥不懂。

这个工夫,马老太太进来了。李太太走后,婆媳们又不放心了,念叨了一晚上。可是他们回来了,老李又哭起来,老太太莫名其妙。听见老李住了声才敢过来。“张先生,怎回事呀?”

“老李被同事们起哄灌醉了;您还没歇着哪,老太太?”

“没哪,她们娘儿三个走后,我又不放心了,直提心吊胆的一大晚上!”

“老李呀,你睡去,我该走了,明天见。”张大哥似乎有把这一案交给马老太太撕拉的意思。

老李没有要送出张大哥的意思,可是似乎是出于习惯,不由得立起来。张大哥怕他再晃摇得吐了,拦住了他。

马老太太和李太太说了几句也回到西屋去。李太太抱着菱上床去落泪。

老李坐在火旁,喝了一大壶开水,心中还觉得渴。头发紧,一声不语,心中烧着个没有火苗的闷火。他没有和李太太闹气的意思,虽然她是出了丑。他恨自己。为什么请小赵们吃饭?只为透着和气?不,为是避免太太出丑;可是终于是出了丑,而且是花了许多的钱!为什么怕太太出丑?跟小赵硬硬的,不请客,不请!小赵能把我怎样了?我的太太就是那样,就是那样!干什么想回避藏躲?自己,自己根本是腐朽社会意见的化身,不敢和无聊、瞎闹硬碰一碰,自己不算个人,没有人气!为什么不端起酒杯,对准了泼在小赵脸上?或是捏着小赵的鼻子灌他一杯醋?只会自己生闷气,不敢正眼看自己的太太!老觉得自己是个新人物,有理想,却原来是地道的怯货,不敢向小科员们说半个错字,不敢不给他们作开心的材料!

老李恨小赵不似恨张大哥那么深。对小赵,他只恨自己为什么不当场叫他吃点亏,受点教训。对张大哥,他没办法。这场玩笑,第一个得胜的是小赵,第二个是张大哥。看张大哥多么细心圆到,处处替李太太解围,其实处处是替小赵完成这个玩笑。为什么张大哥不直接地拦阻小赵?或是当场鼓动我或太太和小赵,嘴是嘴,眼是眼?张大哥哪敢那么办!他承认小赵的举动是对的,即使不是完全有分寸的。他承认李太太是该被人戏弄的,不过别太过火。那位二妹妹的丈夫,托人情考中了医生,还要托人情免了庸医杀人的罪名,这是张大哥的办法!任着小赵戏弄英的妈,而从中用好像很圣明的方法给她排解,好叫她受尽嘲笑,这是他的办法!他叫我接来家眷!

张大哥不敢得罪任何人,可是老李——他叫着自己——你自己呢?根本是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自己总觉得比张大哥高明,其实你比他还不济!假如有人戏弄张大嫂?张大哥也许有种不得罪人的办法替她解围。老李你呢?没有任何办法!小赵是什么东西?可是你竟自不敢得罪他。小赵替狗粪样的社会演活动电影,你自己老老实实地给他做演员!还说什么理想,革命,打倒无聊的社会规俗!哈,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