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你认什么罚吧?”小赵找寻下来。

不必装傻,认罚是最简截的,老李连说:请吃饭,请吃饭!

邱先生们的鼻子立刻想象着闻见菜味,把老李围上,正直的吴太极耍了个云手,说,“在哪儿吃?”

老李想了会儿:“同和居。”心里说:“能用同和居挡一阵,到底比叫太太出丑强得多!”

小赵的眼睛,本来不大,挤成了两道缝。“不过,我们要看太太!偷偷地把家眷接来,不到赵老爷这里来报案,你想想吧!”

老李看着吴太极问:“同和居怎样?”好像同和居是此时的主心骨似的。

吴太极是无所不可,只要白吃饭,地方可以不拘。可是小赵不干:“谁还没吃过同和居?不经我批准,连大碗居谁也不用打算吃上!”吴太极咽了一口气。邱先生——苦闷的象征——和小赵嘀咕了两句,小赵羊灯[9]似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老李说:“这么办,请华泰大餐馆吧。明天晚六点。吃完了,我们一齐给嫂夫人去请安。这规矩不?有面子不?”

老李连连点头,觉得这一出不至于当场出彩了。

“张顺——给华泰打电话订座!几个?”小赵按着人头数了数,“还有张大哥,就说六七位吧。明天晚六点。提我;不给咱们好房间,不揍死贼兔子们!”嘱咐完张顺,拍了老李的肩膀一下:“明天见,还得到所长家里去。”然后对大家,“明天晚六点,不另下帖啦。”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了,“张顺,找老王去,拉我上所长家里去。”

“没想到小赵能这样轻轻地饶了我,”老李心中暗喜,“大概他也看人行事,咱平日不招惹他,他怎好意思赶尽杀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