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决定了接家眷,先“这么”活着试试。可是始终想不起什么时候下乡去。

张大哥每天早晨必定报告一些消息:“房子定好了;看看去?”

“何必看;您的眼睛不比我的有准?”老李把感激的话总说得不受听了。

好在张大哥明白老李的为人,因而不但不恼,反觉得可以自傲。

“三张桌子,六把椅子,一个榆木擦漆的——漆皮稍微有些不大好看了——衣橱;暂时可以对付了吧?”第二天早晨的报告。

老李只好点头,表示可以对付。

及至张大哥报告到茶壶茶碗也预备齐了,老李觉得非下乡不可了。

张大哥给他出主意,请了五天假。临走的时候,老李嘱咐张大哥千万别向同事的说这个事,张大哥答应了绝不走露消息。

老李从后门绕到正阳门,想给父母买些北平特有的东西;这个自然不好意思再向张大哥要主意,只好自己去探险。走了一身透汗,什么也没买,最大的原因是看着铺子们眼生,既不能扼要地决定买什么,又好像怕铺子们不喜欢他的照顾,一进去,也许有被咬了一口的危险。最后,还是在东安市场买了些果子,虽然明知道香蕉什么的并不是北平的出产。又添了六个罐头,商标的彩纸印得还怪好看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