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外科医生来得晚了一点,因为在路上有一番特别的际遇:他碰见了神学家绿林好汉吉奥根托·加斯特里科尼,这位好汉毕恭毕敬地请他去为一位伤者进行治疗。他被带到奥索的身边,给伤口做了初次包扎。然后,那位好汉将他往回送了好长一段路,一路上跟他谈了比萨城里最著名的几位教授,据那位好汉说,这些教授都是他的至交,这一点真使医生长了见识。

“医生,”神学家绿林好汉和他告别的时候,这样说,“我十分敬重您,所以就不必再提醒您,医生理应和听忏悔的神父一样,必须守口如瓶。”说此话时,他摆弄了一下长枪上的扳机,“咱俩是在什么地方相遇的,这点你也应忘得一干二净。再见,能结识阁下,在下不胜荣幸。”

验尸即将进行,高龙芭恳求上校到现场进行观察。

“您比任何人都熟悉我哥哥那支枪的性能,”她说道,“您到场观察,能起很重要的作用。再说,此地居心不良的人太多,如果没有人在场维护我方的利益,我们就会陷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莉狄娅小姐与高龙芭留了下来,这时,高龙芭突然哀叹自己头痛得厉害,提议到村外散散步。

“户外的空气对我有好处,”她说道,“我很久没有呼吸新鲜空气了!”

她一边走,一边谈论她哥哥,莉狄娅小姐听得出神,不知不觉走出彼埃特拉纳拉村很远很远,当她发觉时,太阳已快落山了,便向高龙芭提议赶快回去。高龙芭则答说,她认得一条捷径。于是,两人便离开原来走的那条小路,而踏上一条显然罕有人迹的荒径,走了一段距离,便要爬一个陡峭险峻的山坡,高龙芭只好一手抓紧树枝,另一手拉着身后的女伴。经过足足一刻钟艰苦的攀登,她们总算到达一块高地,上面长满了香桃木与野草莓树,遍布着嶙峋的山石。莉狄娅小姐筋疲力尽了,仍不见有村庄的踪影,而这时天色几乎全黑了。

“亲爱的高龙芭,”她说,“您知道吗?我怕我们已经迷路了。”

“别害怕,”高龙芭回答说,“我们继续走吧,您跟着我。”

“我可以肯定,您一定是走错了,村子不可能在这一边,我敢打赌,您走的方向正好相反。瞧,远处有些野火,彼埃特拉纳拉村一定是在那儿。”

“亲爱的朋友,”高龙芭神色激动地说,“您是说对了,不过,离我们只有两百步啦……就在这片丛林里……”

“怎么啦?”

“我哥哥就在那里,如果您同意,我们就可以见到他,拥抱他了。”

莉狄娅小姐大吃一惊。

“我走出彼埃特拉纳拉村时,没有人注意我,因为我是和您一道……否则,就会有人跟踪……现在,我们已经离我哥哥这么近了,怎么能不去看他!……您有什么理由不和我一道去看看我可怜的哥哥呢?他见到您,一定会高兴极啦!”

“可是,高龙芭……我这样做恐怕不合适。”

“我明白。你们这些城市妇女凡事总要思前想后,考虑合适不合适的问题,我们这些乡下女子只看做得对不对。”

“但是,天已经这么晚了!……您的哥哥会对我做何感想呢?”

“他会想,他并没有被自己的朋友抛弃,这样,他便会有勇气去承受一切痛苦。”

“那么我父亲呢,他一定很担心我……”

“他知道您是跟我在一起……怎么样,下决心吧……今天早晨,您还老看他的肖像哩。”高龙芭说着狡黠地笑了一笑。

“不是那样……真的,我是害怕,那儿还有强盗……”

“那些强盗并不认识您,有什么要紧?您不是也想见识见识强盗吗?”

“我的上帝啊!”

“喂,小姐,快下决心吧!要把您一个人留在这儿,我可办不到,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咱俩要么去看看奥索,要么就一道回村去……等以后我再去看我哥哥……天晓得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也许这一辈子就见不着了……”

“您说什么呀,高龙芭……那好吧!咱俩就去!不过只看一分钟,见一面就立即回村。”

高龙芭马上牵上她的手,一言不发,带她快步向前,步履之急促,使得莉狄娅难以跟上。幸好高龙芭很快就停下步来,她对自己的女伴说:

“我们不能再冒失往前走啦,先得通知他们一声,要不然我们就会吃枪子。”

高龙芭把手指放在嘴里打了一个唿哨,立即就听见有一声狗吠,绿林好汉的那个前哨很快就出现了,就是我们的老相识小狗布鲁斯科,它马上认出了高龙芭,便主动在前面为她带路。在丛林间无数转弯抹角的小路上走了一阵之后,两个全副武装的汉子向她们迎了过来。

“是您吗,布兰多拉契奥?”高龙芭问,“我哥哥在哪儿?”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