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此时,奥索兄妹正策骑赶路,开初,马儿驰骋急奔,他们不便说话交谈,后来,地势陡险,坐骑不得不缓步前行,他们便谈起了刚才告别的几位朋友。高龙芭甚为兴奋,说着内维尔小姐的美貌、她的金发以及她优雅的举止,接着问她哥哥,上校是否真的像他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富有,莉狄娅小姐是否是他的独生女。

“这倒是一门好亲事,”她说,“她父亲似乎对您颇有好感……”见哥哥不作答她便继续说,“咱们家从前也很富有,直至今天,仍是本岛最受尊敬的家族之一。所有那些‘老爷’[1]都是杂种,只有出身行伍的家族才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奥索,您知道吗,您是岛上最早一批班长的后裔。您要知道,咱们家族本是山那边[2]的人,是内战把咱们逼到这边来的。奥索,如果我处于您的位置,我一定毫无犹疑向上校要求娶他的女儿……(奥索耸了耸肩。)我会用她的嫁妆,买下法尔瑟达的那片树林和咱们家山坡下的葡萄园;再用巨石建造起一幢漂亮的房屋,我还要把那座赫赫有名的古塔再加建一层,美男子亨利[3]伯爵时代,桑布库契奥[4]就曾在那里杀死了无数的摩尔人。”

“高龙芭,你真是个疯丫头。”奥索说着策马而奔。

“奥斯·安东,您是个男子汉,您一定比一个女人更知道您该有何作为。不过,我倒想知道,这个英国人有什么理由反对与咱们家联姻。他们英国有班长吗……”

兄妹两人这么边走边聊了很长一段路程,来到了离博科涅亚诺不远的一个小村落停歇下来,在一位世交朋友家里吃饭住宿。他们受到了科西嘉式的热忱款待,其殷勤周到是未曾亲历其境的人所体会不到的。那位接待的主人原来就是德拉·雷比亚夫人的教父,第二天,他一直把奥索兄妹送到四公里开外之远,分手时对奥索说:

“您瞧见这些树丛与林莽了吗?一个‘犯了事’的人可以在这里面平安无事地过上十年,绝不会有警察与巡逻队来找。这些树林与维萨沃纳大森林相连,只要在博科涅亚诺或者在这附近有朋友,躲在森林里就什么都不缺。您有一支好枪,射程一定很远。天呐!口径这么大!用这支枪,可不止能打野猪啰。”

奥索冷淡回答说,他的枪是英国造的,射程的确很远。然后,主人与宾客拥抱告别,分道扬镳。

这时,我们的两位赶路人已经离彼埃特拉纳拉不远了,当他们进入一个必经之路的山口时,突然发现前方有七八个带枪的汉子,有的坐在岩石上,有的躺在草地上,有几个站立着,像是在放哨。他们的坐骑就在附近吃草。高龙芭从任何科西嘉人出门必带的皮口袋里拿出望远镜观望了一会儿,她兴高采烈地叫了起来:“是咱们自己人!彼埃鲁契奥把他该办的事都办妥了。”

“什么人呀?”奥索问。

“咱们的羊倌,”她答道,“前天晚上,我叫彼埃鲁契奥去召集这帮弟兄来护送您回家,进入彼埃特拉纳拉,您没有护卫可不行,您要知道,巴里契尼父子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

“高龙芭,”奥索以严厉的语气说,“我对你说过多次,请你不要再跟我谈巴里契尼父子,也不要再提你那些捕风捉影的怀疑。我绝不要这帮游手好闲之辈陪着我回家,以免遭人笑话。你没有预先跟我打招呼就把他们召集过来,我很不高兴。”

“我的老兄,你可忘掉了自己家乡的现实。您如此疏忽大意,会有危险的,我有责任来保护您,我不得不这样做。”

此时,羊倌们从远处看见了奥索兄妹,便奔向各自的坐骑,飞驰下山相迎。

“奥斯·安东万岁!”一个身板硬朗、胡子花白的老头这样大声喊道,虽然天气炎热,他仍然披着一件带风帽的外套,是科西嘉本地的呢料做的,足比他放牧的羊儿身上的皮毛还厚。

“简直跟他父亲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更高大、更健壮,他这支枪真漂亮!乡亲们都会赞不绝口的,奥斯·安东。”

“奥斯·安东万岁!”羊倌们都跟着齐声高喊,“我们知道他最后一定会回来的。”

“唉,奥斯·安东,”一个皮肤呈砖红色的彪形大汉说,“如果令尊大人现在还活着接你回家,他该多么高兴啊,他真是个好人,他要是当初听了我的话,把吉乌狄契交给我去办,您今天一定还能见到他……他真是个好人!可惜他当时不听我的,现在该知道我原来是对的了。”

“没关系,”老头儿又说,“吉乌狄契活到了今天,狗命照样难保。”

“奥斯·安东万岁。”随着这一声喊,羊倌们向天空连发十几枪。

这群骑着马的人七嘴八舌,争着挤过来跟奥索握手。奥索被围在中间颇为不悦,他一时无法叫他们听自己说话,最后就把脸一沉,像当年自己带兵时在行伍面前训话、宣布处罚决定那样,开腔说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