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里哥得道升天[1]

从前,有一贵族少爷名叫费德里哥,容貌俊秀,身姿挺拔,且风度彬彬有礼,性情和柔敦厚,惜乎生活放荡,德行败坏;声色犬马,他爱之入骨,醇酒美人,他迷醉难舍,特别是狂赌豪博,更无节制;他从不做忏悔,倒是经常出入教堂,但不过是去寻找放浪无行、为非作孽的机会而已。他曾经在赌博中赢了十二个良家子弟,害得他们倾家荡产,一贫如洗,此十二人旋即沦为盗匪,在与皇家雇佣兵的一次激战中全都丧了性命,死前均未做忏悔。不久之后,费德里哥亦遭报应,将赢得的钱财输得一干二净,祖传产业也同时丢失殆尽,仅剩下一个位于卡瓦镇[2]群山背后的小小庄园。他只得在此猫身,贫苦度日。

他过着冷寂的生活,白天出门打猎,晚上在家与佃户玩牌,如此过了三年。有一天,他在外打猎,猎获之多前所未有。刚一回到家里,耶稣基督带着圣徒前来敲门求宿。费德里哥生性好客,慷慨热诚,见有嘉宾光临而自己恰又有美味在手可待来客,自然不胜欣喜。当即,他请客人进屋入座,以无与伦比的殷勤备席设宴,并称事出仓促,准备不足,恳请贵客原谅招待失周。我主耶稣心明如镜,知此次来访实碰上了一个大好时机,而东道主又如此殷勤,便对他这种虚荣摆阔的小伎俩不予计较。

“我们要求甚低,粗茶淡饭足矣,”他老人家这么说,“不过,请你叫人尽快把晚饭做好,因为天色已晚,而这一位已经饿极了。”基督说着指了指圣彼得。

费德里哥不等耶稣基督再次催促便立即照办,除了他所猎获的野味之外,他还想让客人们尝点别的什么,便吩咐佃户把他最后一头小山羊宰掉,马上拿到火上去烤。

晚餐准备停当,客人们入席就座,费德里哥犹感美中不足,那就是他的酒还不够好。

他对耶稣基督敬酒说:

“大人,在下无佳肴可奉,聊敬薄酒一杯。”

听了此言,我主耶稣品了品那酒,抚慰费德里哥道:

“你还客气什么?这酒的质量挺好的嘛;我要此人来品尝品尝。”

说着,他指了指圣彼得。

圣彼得奉命品酒,连声赞道:“好酒,好酒,Proprio stupendo[3]。”并请主人与他共享。

费德里哥虽然认为这一切皆为客套,却仍按那位圣徒的要求欣然干杯;可一饮之下,他竟然发现此酒比他过去荣华富贵之日所享用过的任何美酒都更为香醇!受此启发,他立即感悟到救世主就在他眼前,于是赶紧起身,表示自己没有资格与圣人们同桌进餐;但我主令他重新坐下,他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主客进餐之际,自有佃户及其女眷在旁伺候。用毕晚餐,耶稣基督与圣徒们去了给他们准备的房间。剩下费德里哥与两个佃户,他们一如往常玩起了纸牌,并品味剩余下来的神酒。

次日,圣人们到楼下堂厅与主人相聚,耶稣基督对费德里哥说:

“我们对你的款待非常满意,想有所回应以表谢意。你可以随意向我们提三个要求,我们都会答应你的,因为我们拥有天上、人间与地狱这三界至高无上的权力。”

于是费德里哥从口袋里掏出他总是随身带着的那副纸牌,说:

“主啊,让我每次使用这副纸牌都能赢钱吧!”

“如汝所愿。”我主恩准道。(Ti Sia Concesso.) [4]

但站在费德里哥身旁的圣彼得低声对费德里哥说:

“你想到哪儿去啦?可怜的罪人!你应该请求我主拯救你的灵魂才是。”

“灵魂不灵魂,我倒不在乎。”费德里哥回答说。

“你还可以提两个要求。”耶稣基督继续施恩说。

“主啊,”费德里哥接着提第二个要求,“既然您大发慈悲,那就请您再恩准一事,让任何一个爬上我家门前那棵橙树的人,只要得不到我的允许就永世下不了树。”

“如汝所愿。”我主耶稣又恩准了。

圣彼得听了这番话,用胳臂肘碰了碰身边的费德里哥说:

“可怜的罪人,你已经作孽多端了,难道不怕下地狱吗?赶快请求仁慈的主在他神圣的天堂里给你留块地方……”

“这事不急。”费德里哥一边从圣彼得身边走开一边说。此时,我主耶稣又发话了:

“你的第三个要求是什么?”

“我希望,不管是谁,只要在我壁炉旁边这张板凳上坐下,没有我的同意,他就站不起来。”

我主像恩准前两个要求一样,又恩准了这一个,然后,领着他的诸位圣徒走了。

最后一位圣徒刚一走出门口,费德里哥就想试一试他那副纸牌是否灵验。他把佃户叫过来跟他玩牌,故意对自己手里的牌看也不看,闭着眼睛赌。果然,他轻而易举就赢了第一局,接着,他又这样赢了第二局、第三局。对这副纸牌确有把握之后,他便动身进城,在一家最高级的旅馆住下,租了一套最豪华的房间。他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他过去那些酒肉朋友便成群结队前来拜访。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