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桑辰篇(2)

以刘青松对萧颂的了解,这话绝不是在开玩笑。

“夫人,回府。”萧颂道。

冉颜见萧颂脸色不太好,略一想,便明白他定然是偷听了她与苏伏的对话。心道,苏伏肯定早就知道,否则也不会走得那么急。

她与苏伏之间即使坦坦荡荡,她却不能因此理直气壮,毕竟以萧颂的性子,能忍让到这等地步,已经实属难得。

“夫君。”冉颜追上萧颂,握住他的手,“吃醋了?”

萧颂感受手心的柔软,不由自主地回握住,“阿颜,倘若有下辈子,你也不许丢下我一个人。”

“这辈子尚未过完,你便想到下辈子了。”冉颜道。

“我怕你心里把自己的下辈子许给了别人。”萧颂看向她。

叶落纷纷。

刘青松看着那两人,苦着一张脸。

一刻之后,慈恩寺内。

刘青松痛哭流涕,“可怜我家松子,还未出生便注定遭难,九郎这个人性泯灭的家伙,做事从来不择手段,对小婴儿都如此残忍,我诅咒他,让冉颜没几天便跟苏伏私奔了!”

坐在他对面的桑辰,拢着袖子一脸纠结地看着他。

刘青松兀自哭了半晌,既没有得到安慰,也没有人同仇敌忾,觉得十分没有意思,不由摸了一把脸,道:“你倒是说句话啊!”

“在下……觉得自己心思龌龊,正在向佛祖告罪。”桑辰道。

“你说说,我帮你评断评断,说不定不算龌龊呢?”刘青松最爱听龌龊的事了。

桑辰抿了抿嘴,迟疑了一下,道:“在下方才在想,倘若你诅咒的话,能不能改让冉娘子随在下私奔……”

刘青松抽了抽发酸的鼻子,“这个想法一点都不新鲜,我说你能否正常点,关注关注我儿子?我在向你诉苦啊!”

关注他的儿子?桑辰想了半晌,道:“为何叫松子?松鼠吃松子,不是更厉害么?”

刘青松愣了一下,旋即往前凑了凑,“你这想法妙啊!不过松子并非名字,乃是‘刘青松之子’的简称。你说说,除了松鼠之外还有何有意思的名字?”

“我……我只是突发奇想。”桑辰窘迫道。

刘青松正欲继续追问,外面有个胖胖的和尚唱了声佛号,“师叔,杜家娘子来了。”

桑辰一慌,立刻起身,“轻松,你,你就说我……说我……”

“说你不在?”刘青松问道。

“对对对。”桑辰连连点头,转身便从另一边奔逃而去,佛经散落一地。

刘青松伸手将佛经捡起来放在几上,一抬头,便看见门外一袭浅琥珀色交领襦裙的女子婷婷立于门前。

她戴着面纱,刘青松未看清全貌,但以他多年经验,这女子定然生得不错。

女子看见他,急急退避到一侧,轻声问道:“桑先生可在?”

刘青松道:“他刚刚走了。”

“奴知道先生会躲,因此写了封信,可否托您转交给先生。”杜娘子道。

这种事情,刘青松最喜欢做了,立刻便答应道:“能为杜娘子效劳,在下深感荣幸。”

杜娘子从门缝里推了一封信进来。

“杜娘子可还有话交代?”刘青松很好奇,四年前杜娘子便已经十六岁了,如今已经是二十岁的大龄剩女,基本上算是寻不到好夫家了,她对桑辰的心可真是够坚决。

杜娘子声音黯淡,“无,有劳您了。”

刘青松看见那个纤细的影子起身,便问道:“杜娘子可想知道随远为何不愿娶你?”

杜娘子的脚步顿下,又在原地跪坐下来,“请先生不吝指教。”

“其实半年前我便知道他对你有别样的心思了,只是他这个人固执,从前他心中恋慕一个女子,后来那女子已经嫁了别人,他便打算青灯古佛了此一生,他认定自己对那女子矢志不渝,所以即便对你动了心,也不会承认。”刘青松算是把桑辰的性子摸透了。

杜娘子沉默片刻,道:“先生可有办法?”

“有。”刘青松笑吟吟地道,却并不将法子直接说出。

“先生想要奴做什么?”杜娘子问道。

刘青松心中暗赞,这姑娘倒是挺上道的,便也不卖关子,直接道:“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

“真实……身份……”杜娘子喃喃自语,“我不是杜家女儿吗……”

“杜娘子可以考虑一下。”刘青松道。

“不,无需考虑。”杜娘子立刻道。

她叹了口气,将前因后果道来。

“我记得自己是杜家女儿,我父是提刑官姓杜名晖,夫家姓桑,夫君乃是戍边的将军,我嫁过去便不曾见过他。三年后,却闻他战死沙场,连尸骨都不曾见,只得了一身残破甲衣入殓……我不甘心,便带了仆从去战场捡他尸骨,不慎从山上摔了下来,一切便都变了。我父变成了杜相,我不认识身边所有人,可他们都告诉我,我不过是做了梦。您也不信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