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桑辰篇(1)

萧颂带着三个儿女坐在廊上,拧着眉头,周身弥漫着酸溜溜的气息。

方才说不来偷看吧,几个孩子非要拉他过来,这下好了,看过之后该食不下咽了!

好吧,其实冉颜来见苏伏是他宽容大度允许了的,可是居然还抱了一下,他可从来没有同意可以拥抱!还是自己妻子主动去抱人家的,还有什么烤肉……他们以前还一起烤肉了。

“阿耶,你戴绿帽子了。”萧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同情地盯着萧颂。

萧颂本是怒上心头,乍一听见自己只有五六岁的儿子说出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他愣了一下,旋即压住满腔的怒火,以稍微平和的语气问道:“谁告诉你绿帽子这东西?”

虽然不用问萧颂也知道,除了刘青松没有别人,但他判人死刑一向讲求证据确凿。

“是轻松叔。”萧老二马上招认。

萧颂霍地起身,穿了屐鞋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晚绿正准备让人摆饭,看见萧颂,连忙欠身问道:“郎君去哪里,马上用午膳了。”

“不吃!气都气饱了!”萧颂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小道上。

晚绿狐疑地走进院内,看见三个小家伙托腮蹲坐在廊上,便走了过去,问道:“郎君怎么生气了?是不是大郎君不乖?”

萧老二虽然最调皮,又好动,但还真没那个本事把萧颂气到暴走。

弱弱可怜巴巴地望着晚绿道:“绿绿,耶耶戴绿帽子了。”

“啊?”晚绿长大嘴巴,这个消息太有冲击性了,尤其是从一个乖顺的孩子嘴里说出来。

旋即晚绿回过神来,不满地嘟囔道:“刘医丞也真是,孩子这个年纪最记东西,居然教这些……”她叹了一口气,坐到廊上,转而很有兴致地小声问道:“夫人和苏郎君做了什么?”

“抱抱了。”弱弱天真烂漫地道。

“抱……抱了?”晚绿满脸震惊。

萧老二还在纠结,阿耶为什么生气呢?

晚绿连忙嘱咐三个孩子道:“这个事情一定不能说出去,知道吗?千万不能同祖母和祖父说,不然你们就见不到母亲了。”

弱弱点头如小鸡啄米,泫然欲泣。

“乖。”晚绿轻轻摸了摸三个孩子的小脑袋,以示褒赞。

“晚绿,看见郎君了吗?”冉颜从厨房刚出来。虽然家里仆从很多,但她依旧习惯亲自下厨给夫君和孩子们做饭。

晚绿还未曾答话,萧老大便道:“阿耶去寻那个美郎君打架去了。”

“什么?”冉颜怔了一下,立刻吩咐道:“晚绿,你好好照顾孩子,我出去一下。”

说罢匆匆离开。

晚绿声音卡在喉咙里,连忙问萧老大,“郎君当真找苏郎君打架去了?”

萧老大看着晚绿激动紧张的模样,无辜地摇摇头,“轻松叔说,戴绿帽子就会打架。”

晚绿长叹一声,心觉得刘医丞这次真是惨了。

冉颜问了门房萧颂离开的方向,便带了两个护卫骑马追上去。

一路隐约能看见萧颂的身影,但因秋季出游的人甚多,冉颜不想制造什么类似于“萧侍郎无情奔走,献梁夫人策马追夫”的八卦。

直到慈恩寺附近,竟然跟丢了。冉颜正着急,却见刘青松骑着马晃悠悠地过来,“九嫂?你也来秋游?”

“嗯。”冉颜敷衍地答了一声,看了一眼他来的方向,道:“你约了太医署的人在此喝酒,现在才来?”

“不是,我早上遇见苏大侠送晋阳公主回来,我便帮他把公主送进宫内去了。”刘青松下马,“我回来瞧瞧大家散了没有,嘿嘿,顺便蹭随远一顿饭。”

冉颜皱眉,“他还须蹭饭,你来蹭他?”

“我家夫人教导有方,能省则省。”刘青松苦着脸无奈道。

提到桑辰,冉颜的目光一边四处找寻萧颂的踪迹,一边随口问道:“他还没有从了杜家娘子?”

刘青松听冉颜的话,立刻扫去满脸苦涩,哈哈一笑道:“九嫂,你这个‘从’字用得极好,李氏与杜氏退了亲后,杜氏娘子就有些疯癫了,不过你觉不觉得那位娘子也是穿来的?”

“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离奇的事情吗?”冉颜不信。

刘青松道:“这还算离奇?大唐是多么炙手可热的时代,天空早已经是一片筛子,多少都不奇怪,不过这位娘子行为作风,实在不像是我辈豪放派。”

“非桑辰不嫁,这件事情还不算豪放?”冉颜觉得这个要还不算豪放,那什么才算豪放?

“你可知道她为何非桑辰不嫁?”刘青松道。

冉颜摇头。

刘青松把马缰,“我跟你说,那姑娘说,因为桑辰看了她的脸。我琢磨着,要么就是被退婚之事打击疯了,要么就是穿的。我用逻辑来分析,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你的逻辑?”冉颜睨了他一眼,不是冉颜看不起他,是他从来都没从逻辑上想过事情。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