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把酒祝东风(大结局)

“这位相公。”蓦地那个声音又响起。

桑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别人,才看向声音来处。依旧是那女子,她用宽袖挡着容貌,声音娇娇地问道:“承蒙相公搭救,还未请教相公高姓大名。”

“在下桑辰,字随远,是慈恩寺的俗家弟子,并非相公。”桑辰行礼,答过之后才想起来,他搭救过她吗?

女子一扭身,露了半张脸,冲他浅淡如莲花般地一笑,旋即又风一样地奔走了。

关闭城门的鼓声敲响。

桑辰还站在原地仰头望着天空,考虑,那小娘子究竟是从哪里路过。小沙弥来叫了几回都不应。

寺中人都习以为常,以前桑辰二,现在变得又二又呆,其实也并没有多大区别,雪山加霜这点事情,出家人都能够淡定以对。

一个时辰以后,有个巡街打扮的人领着个女子到慈恩寺。

那人借着月光,正看见阶梯口正杵着个人,定睛一瞧,却原来正是大名鼎鼎的桑随远,连忙拱手道:“桑先生。”

桑辰茫然地看了他一眼。

那巡街道:“方才某与朋友换班时,他说查宵禁查到一个夜不归宿的小娘子,这小娘子说认识您,某正好回庄看看母亲,顺便将人给您带来了。”

巡街笑眯眯地道:“人已送到,某先告辞了!”他见桑辰欲言又止,欲止又欲言,连忙道:“文士的风骚,某也略知一二,像半夜送娘子到寺庙这样风雅又别致的事情,某最喜欢做了,桑先生不必言谢。”

说罢,转身跑开。

在唐朝,犯夜禁是个不小的罪名,尤其是那些打扮奇怪、举止奇怪的人,倘若半夜还在街上游荡被抓住,又恰巧巡街之人心情不好,被杀了也是白杀。

巡街肯给这小娘子带路,全是冲着桑随远的名号。

“桑相公,奴家……”她的声音泫然欲泣,被山风吹的零落。

月色皎皎,桑辰盯着那个捂着脸的奇怪女子,夜风中衣袂飘飘,纤弱而婀娜的体态,与他见过的所有大唐女子都不同。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冒出一句似诗非诗的话来——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桑辰怔怔发呆。

树叶发出轻微的声音,如颤巍巍的蝶翅萧萧而下。

天与地,归于一片寂静。

十月长安。

太子的刑罚终于确定:废为庶人,放逐黔州。

李世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杀他。太子谋反一夜平息,除了百官和命妇,百姓并不清楚在他们合家团聚庆祝中秋之时,整个大唐的中枢究竟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李世民早就控制住了消息的传播,因此众人只知道太子密谋造反,被废黜。

纸包不住火,但水势太猛,流言之火未能够迅猛地燃烧起来。

隔日,魏王李泰迁往封地的圣旨便紧接着下来。据说是因为李承乾离宫之日,在圣上面前狠狠反咬李泰一口。

新储人选,也提上议程。

原本似乎李恪当选毫无悬念,但没想到,李世民在提议立李恪为储君之时,竟有半数反对,之后李世民私下召见长孙无忌,长孙无忌顺势将九皇子李治推了出来。

时间并没有拖得太久,没有人知道究竟什么原因,李世民放弃了众皇子之中各个方面最优秀的李恪。

紧接着一道圣旨,恢复了李恪安州都督的职位,命他次日便启程去赴任。

接连三道圣旨,看似轻易地解决了一切动荡的根源,但所有人都知道,在这背后经历了怎样的惊天巨浪。

略显荒凉的院落里。

李恪紧紧握着圣旨,目送传旨官员离开。

为什么?

为什么他将李承乾与李泰玩弄于股掌之中,让他们掐得两败俱伤,最后的赢家却不是他?

为什么他机关算尽,到头来却白白便宜了那个懦弱、毫无建树的李治?

为什么他军功赫赫、处政能力出类拔萃,未曾有失大德,最终却有那么多人反对他?

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哈!”李恪自嘲地笑了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狂笑,四周的鸟雀被惊得扑棱棱飞起,他笑得声嘶力竭,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是多么讽刺。

他轻易引导李泰走上谋反之路,却花费了许多精力,小心翼翼地在那个精明的父亲眼皮底下控制李承乾和李泰之间的关系。

李承乾为什么会把李泰谋反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是谁毁了那个段均在,又嫁祸给李泰?要不是他,李泰又怎么能轻易得知李承乾的种种失德?

他从来不做什么大动作,但能控制得恰到好处,他也步步艰辛。

……

然而直到现在,他捏着这份圣旨,才看清楚症结所在,他才明白,无论自己暗中多么运筹帷幄,对外多么才德兼备,他终究够不到那个位置!因为他不是嫡出,所以越是优秀便越要被打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