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宫宴(下)

却原来,武媚娘和李治这么早便已经熟稔。也许李治不顾世道谴责,非要立自己父亲的女人为后,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吧。

幼年时的玩伴,少年时的悸动,青年时的迷恋,再加上武媚娘的手段,李治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冉颜在喧闹声中,听着她们的对话,仿佛已经看见未来那个女帝的依稀轮廓。

歌舞暂休,韦贵妃方才令人让冉颜把三个孩子抱近一些。宫里面向来也不缺孩子,宫妃们只没见过三胞胎,看个稀奇而已,倘若孩子合眼缘,便稍微亲近亲近,若是不合眼缘,也就看看便罢了。

韦贵妃目光温和地看了看三个孩子,朱唇微启,道:“赏。”

有她开了头,其余三位妃子也都命人送上了礼物。

贤妃满面笑意地起身,拿着三块刻了吉祥花纹的玉,亲自给三个孩子戴上,“萧氏有这样的福分,真是令人欣喜。”

燕氏贤妃,她的祖母是出自独孤氏,与冉颜的阿家有些亲戚关系,她努力提携燕氏的同时,也不忘记凭着这一点点关系拉拢孤独氏和萧氏,这个娇小看似柔弱的女人,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李世民的妃子又有哪个是简单的呢?

冉颜微微一笑,道了谢。忍不住看了一眼淑妃,这个娴雅的女人,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存在感,很难想像,这就是隋炀帝的女儿、李恪的亲生母亲。

冉颜刚刚退回座位,便有一个内侍快步走了进来,在主座前站定,道:“娘娘,圣上命奴婢传话,请娘娘们和诸位夫人到花园里赏烟火。”

“好。”韦贵妃环顾一圈,道:“想必大家在屋里也都闷了,出去看看烟火,说不定还能有幸听闻百官吟诗。”

冉颜看向周围,所有人都是欣喜的表情,但她距离杜氏最近,能看得出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不得不说,所谓宫宴,其实是非常无聊的活动,与私人发起的宴会不同,这种宫宴因为礼制的规范,所表演的歌舞大部分都是雅乐,说的话也都是冠冕堂皇,主持宴会的人,也不需将表演安排得多么精彩,一切都要合乎礼法。

不过,大唐的女子总是能在枯燥的宴会上找到乐趣,譬如她们对你热情,仿佛很喜欢的样子,却未必真是喜欢,也未必有什么恶意,说不定是在坊间听了你的八卦,跑过来看八卦的主角外加旁敲侧击套取新的八卦内容。

所以倘若在宴会上无缘无故地太受瞩目,她们回家之后必然会反思自己最近做了哪些不得体的事情。

而冉颜就从不会有这样困扰,她一贯是别人说别人的,自己过自己的。

命妇们纷纷起身静立,待韦贵妃等人先行,才随后依次出门。

因为施行宵禁,唐朝的晚宴并不多,只有在特殊节日的时候,坊市的门会推迟关闭,遇到大的庆典,偶尔也会通宵开放,看见月明星稀,一排排灯笼明亮,众人的兴致都很高,一路小声说笑,并未严格按照品级先后行走。

一个浅绯色襦裙的女子走到冉颜身侧,笑道:“夫人还记得我吗?”

女子约摸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却还梳着少女髻,活泼秀丽。

“独孤娘子。”冉颜微微颌首施礼。

冉颜只见过独孤斓燕两次,对她本人并没有很深的印象,只记得她与巴陵公主交情不错,所以连带着对她感官不佳。

独孤斓燕仿佛并未看出冉颜的冷淡,继续道:“夫人的儿女真是漂亮,方才在宴上我便瞧见小郎君手舞足蹈的模样,真是令人喜欢。”

每个母亲都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孩子,就如每个女人都喜欢别人赞美她有品位或者漂亮,但冉颜显然不吃这套,“是吗,谢谢。”

独孤斓燕知道冉颜不喜欢自己,但她原以为,不管怎么样冉颜总会把表面功夫做好,只要肯搭话,事情便有转机,可现在这情况颇为尴尬。

“我认为。”冉颜略微思忖,心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和独孤氏闹得太僵,便放轻声音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有些不好的事情既然已经有了结局,最好安心接受,否则说不定换来的是更加悲惨的结果。独孤娘子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但有时候也得看值不值得,独孤娘子说是吗?”

独孤斓燕沉默,自从父亲过世之后,独孤家已经远不如从前,这世上都是人走茶凉,她早就不抱什么希望。巴陵公主待她如姐妹,如今却被禁足于家中,很有可能是终身禁足,她只是不想也如世人一样无情,从未想过值不值。

“斓燕受教。”独孤斓燕微微欠身施礼,却不知是否听进去,侧身至道旁,退到了后面去。

观赏烟火的地方在花园中的一大片空地,四面设了屏风,灯笼高高挑起,随着微微夜风晃动,却也是极美的景致。

冉颜进去之前招来一名内侍,赏了些物件,请他去官员那边给萧侍郎传几句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