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宫宴(上)

冉颜展开信,仔细地看了一边,不禁诧异道:“有人打祖母陵寝的主意?为何?”

“大约是为了我们萧氏的金库。”萧颂见她面露疑惑,便解释道:“一般的大族都有预留一批财物,倘若家族遭到重创,只要还有一脉香火,将来便可凭这笔钱财东山再起,我们萧家的财物所藏之处,只有历代的族长和嫡系家主知道,不过我倒是略知一二。”

萧颂靠在榻头的软垫上,道:“听说有地图传下来,这地图被分散,由萧家的嫡媳保管。我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因为上次凌襄被杀。凶手不仅仅是要嫁祸母亲,最终目的恐怕是想得到祖母手里的地图。”

越是世家大族越怕一朝倾覆,所以存的财物必定不是一笔小数目。

“地图应该传到阿家手里了吧?为何还要去打陵寝的主意?”冉颜不解道。

“我曾经问过母亲,她说她手上本来就有一份,而祖母的那份并没有传给她。”萧颂握住冉颜的手道:“不过这也不打紧,凶手只知道萧氏有藏钱财,却不知道地图分散了那么多份。我曾仔细看过你那支簪子,很可能上面的花纹也是地图的一部分。”

“这么说来,东阳夫人手里也有?”冉颜道。

萧颂点头,“自然,她是萧氏末代的皇后,恐怕不仅有,还会有一大部分。”

冉颜忽然明白,李泰为什么会和一个女流之辈合作,纵然一方面是因为东阳夫人的确有实力,另一方面,恐怕便是因为她透露手里有萧氏藏金地图。如果李泰要兵变谋反,神不知鬼不觉地聚拢钱财,绝对是重中之重。

“如此说来,这次打陵寝主意的人已经呼之欲出了。”冉颜皱眉道。

萧颂颌首,“信上不便说详细情形,不过我萧氏好歹也是一棵大树,真是让李泰轻易地便掘了根,那就不是萧氏了。本家告诉我们这个动静,也只是想警示我们,长安恐怕要不太平。”

“我现在倒想着,他们该谋朝的谋朝,篡位的篡位,这样如箭在弦,绷得久了,让我们这些在周围的人总担心被误伤,不上不下难受得紧。”冉颜叹道。

冉颜不怕面对战祸,他们兵变还是谋变,原本都不关她的事,可现在三五不时地便有人针对他们,情况实在不妙。历史上记载李承乾和李泰没有推翻贞观之治,可没有记载萧钺之与其妻的生卒年。依着她的性子,觉得还是快刀斩乱麻,比较痛快。

萧颂捏了捏她的手,轻斥道:“口无遮拦。”

两人相视一笑,静静躺了一会儿,冉颜便去熄了灯。

雨停了两天。

秋季干燥,太阳很快便将地面烘干了。这两日萧颂一直密切关注朝中的动向,风平浪静隐隐透出几分令人不安的窒闷。

萧颂取消行程。

去兰陵本是为了避开争储的风波,但现在有人在打萧氏藏金的主意,他们冒然上路,说不定就会遭到伏击,在长安城里,虽然也不太平,但毕竟是天子脚下,当今圣上还健在,除非是安瑾那样的疯子,否则没人敢公然对他们出手。

为免御史台弹劾一个欺君之罪,萧颂只好又呈折子递给圣上,说接到本家消息,兰陵附近强盗出没,现在正告之当地官府进行处理,倘若能尽快处置好,他们再出发,毕竟带着三个还未满周岁的婴儿,遇到突发状况,实在很危险。

这等小事,李世民根本不会太在意,最多也就是粗略地看一眼折子,但程序不可废。

萧颂告假了一个月,也就落了个清闲,在家逗逗孩子,陪陪夫人,看看书。他这一休息不要紧,把刑部一帮人忙坏了,听说萧颂没走,便三五不时地拿着公文上门叨扰。

天气渐渐冷了下来,正值中秋。宫中分别宴百官,以及五品以上的诰命夫人,萧颂和冉颜自是在受邀之列。

宫妃们早就听说萧侍郎家一胎得了三个,都想亲眼瞧瞧,因此韦贵妃便特别下令,允许命妇携带子女入宫,在宴会的前一天,还特别命人过来同冉颜说了此事。

冉颜哪里能不明白,纵然心中再不愿意,也只能遵从。

“夫君,我们可以装作不懂吧?”已经盛装的冉颜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时间还早,萧颂一袭红色官服斜躺在席上,逗弄两个穿得像小福娃的儿子,看着她微微笑道:“宴会而已,带着孩子,稍后我们也好及早借口脱身啊!”

冉颜思来想去,李泰还没有准备好,他也应该不会有胆子逼宫谋反,因此也就放下心来。

命妇集会的场地与百官不在一处,萧颂道:“只是辛苦夫人要带三个孩子。”

“哪里需要我带,都是奶娘和晚绿抱着罢了。”冉颜在妆台前的席上跪坐下来,取了牛角梳给弱弱梳头。

弱弱乖乖地盘着小腿坐在席上,垂着脑袋摆弄一只木雕小兔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