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走

“连你也看不起我!”李承乾目眦欲裂。

“殿下。”太子妃不知何时出现小径深处,面色略显憔悴,眉目间带着挥不去的悲伤。

冉颜意识到李承乾方才怕是认错人了,遂朝着太子妃屈膝行礼。

“献梁夫人吧。”这是太子妃第二次见到她。第一次是在安瑾死的那天,只是匆匆一瞥。

“正是妾。”冉颜道。

太子妃微微颌首,接着便是两厢无话。

静默了片刻,冉颜道:“妾先告退了。”

“嗯。”太子妃应了一声,转身朝李承乾走去。

太子妃端庄高贵,但总让冉颜觉得她就如同没有生命的花瓶一样,她衣着得体地站在满身狼狈的李承乾面前,伸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冉颜也不愿在这种是非之地久留,于是得了应允便匆匆离开。

“殿下,我唯一能做的,只有与你同生共死而已。”

冉颜走出去几丈远,便听见了太子妃语气平淡地说出这句话。

同生共死,才不过是“而已”,这样一个女子,令冉颜忍不住稍稍放慢脚步,低低回头又看了一眼。

太子妃的表情与方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注定是要被囚禁在这里的人,不管太子是李承乾、李泰或者别人。有时候她也庆幸嫁的人是李承乾,因为他再多不好,却从不曾薄待她,只是他不能成为她的良人。

在这样的宫中,她甚至连与其他妃嫔争斗的必要都没有,因为李承乾爱的那人,宠的那个人,任何人都无法替代。她只需要做好一只端庄、挑不出大块瑕疵的花瓶,冷眼看着宫内的人和事,他死,她死;他活,她便活。

冉颜忽然觉得气闷,立刻加快脚步,心里只想尽快远远离开这个充满悲戚地方。

快至午时,冉颜刚刚出延喜门,天色便开始有些阴沉,似乎要下雨的迹象。

到府时,外面已然是磅礴大雨。马车直接驶到内门道前,冉颜从车上下来,一顶伞便罩在了她头顶上。

冉颜愣了一下,抬头便对上萧颂略带笑意的俊颜。

“怎么到门口来了?”冉颜知道他是特地过来接她,却不知怎的,想听听甜言。

萧颂仿佛知道她的意思,笑容更胜,却偏不遂她的愿,“那几个孩子太吵了,我便到这里来清静清静。”

冉颜瞪了他一眼,与他携手进门。

伞下,萧颂微微垂头,轻声道:“夫人才离开半日,我便望穿秋水,想到离别在即,便忍不住想再多看夫人几眼。”

“煽情。”冉颜笑道。她原只不过是想听听简单的回答,而萧颂每一次给她的都比预想的要多得多。不管是情话还是别的什么。

两人稍稍放慢了脚步,撑着伞从小径中回后院。

在大雨滂沱里难得有了片刻的温馨宁静。

雨哗啦啦地砸在油纸伞上,声音很响,冉颜似乎隐约听见有孩子的哭声,起初她还以为自己幻听,但越靠近哭声便越响亮。她忍不住抬脚猛地踩了萧颂一下,“萧钺之,孩子真的在哭!”

“唔。”萧颂痛呼一声,连忙撑伞跟上疾步往前跑的冉颜。

一进屋,便看见晚绿和两个奶姆,一人抱着一个在想尽办法地哄,弱弱已经哭得开始抽抽了,三个孩子眼睛和鼻头都红红的,显然哭了不止一会儿。

“夫人!”晚绿看见冉颜,满脸惊喜。

三个孩子哭声一顿,带着满脸的泪花,转头找自己的母亲。

冉颜接过侍婢递来的干净帕子,轻轻帮他们擦拭眼泪。

“母……亲,母亲。”弱弱扁着小嘴揪着冉颜的衣袖。

冉颜惊喜地看向弱弱,“女儿,再叫一声母亲。”

弱弱方才喊的声音含含糊糊,看见冉颜高兴,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母亲。”

“乖女儿!”冉颜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伸手抱过她。

萧老大也不甘示弱地喊了一句,“母亲。”

这几个孩子都是一个学一个,其中有个开口了,其他两个也都会跟着喊。萧老二也跟着喊,“母……母。”

喊完,似乎觉得同兄长和妹妹喊的不一样,张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这憋屈的样子倒是把屋里所有人都逗乐,萧老二见别人都笑,他也满脸莫名其妙地跟着笑了起来。

冉颜亲了亲两个儿子,转身令奶娘先给孩子们喂点温开水。

弱弱看见被冷落的父亲,伸着小手喊,“耶耶,耶耶。”

“还是女儿贴心。”萧颂瞪那两个浑小子一眼,把弱弱抱过来,亲自给她喂水。

晚绿掩嘴偷笑,她也看出冉颜在生萧颂的气,小声道:“夫人,您可莫要怪郎君,小主子们不管怎么哄都哭,郎君在这里奴婢和奶姆们反而不敢动弹。小主子们都是哭一阵玩一阵,想来不会伤身。”

冉颜哭笑不得,敢情还劳逸结合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