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谁能还我全尸

凉阁四面窗户大开。四周弓箭手已经箭在弦上,但因太子在里面,只能时时戒备,准备伺机而动。

咚的一声,里面传出清灵的琴音。

众人同时顿住脚步,里面的曲子泠泠传出,万物知春,风淡荡,欣欣向荣的初春美景,轻松明快。

仿如这个严冬过去,马上就会迎来万物生长的春天。从这样一首曲子里,任谁都能听出弹奏者心中的希望,仿佛他已经迈出了绝望,看见了希望的光芒。

“那个安谨……唉!”谢静轻轻地叹了口气。

安谨的琴艺可谓一绝,当初还在教坊的时候,小小年纪便已经十分出色。

冉颜不懂这些,却也心觉得他弹好。一个年纪并不大的人,琴艺高超、有勇有谋、武功高强……这些并不是上天对他的关爱,而是他身处逆境时,对自己不断地激励,坚持不懈地努力。

铮!

琴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便听见凉阁里轰的一声巨响。

可以想象,必是抚琴人毫无预兆地砸断了琴。

合欢花香阵阵,凉阁里,李承乾被捆着侧放在软榻上,惊诧地看着满地的碎木和断弦。

安谨提着剑走向软榻,割开捆缚李承乾的绳子,将剑塞在他手里,“给你个机会杀了我。”

李承乾猛地丢掉剑,抓住他的手道:“安谨,别闹了。”

“松开你的手。”安谨冷冷地看着他,“你的触碰,只能让我感觉到恶心!”

“安谨……”李承乾缓缓松开他的手。他不是不明白状况,只是害怕面对。

“你给了我无限的纵容,无限的权利,可是太子殿下,我只要我是好好的,我还是个男人,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脱离贱籍,回老家娶一房妻室,举案齐眉,传我段氏的香火!”安谨眼眶发红,却没有一滴眼泪。

他的眼泪早已经流尽。

那件事情,是永远无法解脱的噩梦,他每天晚上都能梦见自己在教坊莫名其妙地晕倒,不知昏睡几天之后的那个早晨,他身上已经失去了一块东西。

他几度企图自杀,却被人看管的很紧,他会武功,然而在那种情形之下,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觉得他的世界顷刻间坍塌了,触目所及,全部都是绝望。他一直以来都偷偷地练武、读书,所付出的艰辛是寻常人的数十倍,然而所有的努力,在这一刻,全部付诸东流,毫无意义。

正如冉颜所说,绝境之中,选择活下去,需要更大的勇气。安谨用怨恨、绝望,支撑自己活下去。

李承乾看着虽然很安静但似乎早已歇斯底里的安谨,心中剧痛。他并不喜欢男风,甚至从未尝试过去触碰别的男子,想想心里就十分抵触,他只是,爱上的那个人,恰好是个男人而已。

他无数次幻想过和安谨有肌肤之亲,然而却从未强求。他的爱恋,至今都纯粹得不曾沾染过一丝肉欲。

这么的卑微,只求他爱的这个人,懂他的这个人,能够与他一直走下去,直到白首。

但此刻,李承乾的希望便如安谨手里的琴,在地上摔得粉碎。

安谨看着他,微微一笑,与从前并无不同。

直至现在,李承乾才明白,原来那温柔,那笑,全部都是假象,安谨恨他,并且只有恨而已。

等在下面的人觉得不能再耗下去了,何寺正便吩咐人喊话。

一名侍卫中气十足地道:“安谨放了太子,许你全尸!”

安谨正拎起几上的酒坛倒酒,听见此言,顿时大笑起来,笑到倒酒的手都有些不稳,酒水溅了满几。

刺啦,刺啦声响起,却是那酒在腐蚀几上的木。

“鸩酒!”李承乾惊呼一声,疾步上前要夺。但他从不知道安谨会武功,躲过他实在轻而易举。

安谨一手拎着酒坛,一手端着酒碗往窗边走去。

李承乾知道下面有弓箭手,立刻跟了上去,大声对下面的人喊道:“不许放箭,胆敢放箭者,按谋杀储君罪论处。”

安谨出现在窗口时,是个大好时机,但弓箭手都被李承乾的话震住,不敢轻易射箭。

有几名弓箭手距离萧颂很近,他飞快地一思忖,便任由李承乾去了,他不死最好,但死了更省事,有了他那句话,他在圣上面前就可以推脱责任,毕竟圣上可从未说过废黜李承乾,只要李承乾还是太子,说的话都算数。

冉颜抬头,看见一袭宽袍的安谨靠在窗边,自在地端着一盏酒,垂眼看着下面直指他的羽箭,仿佛一个看风景的绝色男子。

“全尸?谁能给我全尸?”安谨冷笑道。

“安谨,莫要喝,莫要喝。”李承乾似是在对安谨说,又似是在喃喃自语。

然而就在他的声音里,安谨仰头将一盏酒饮尽,又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

李承乾疯了一般地扑过来,但安谨更快,如鹰隼一般从阁楼上飞扬而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