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隐爱

头顶响起李承乾的声音,“前些日我听说你病了,急得茶饭不思,奈何宫里头那些老家伙把我管的严严实实,今日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你现在可好些了?”

“多谢殿下惦记,已经好了。”段昀在躬身答道。

李承乾高兴道:“那就好,我刚刚去了你的寝房,才知道你们居然要那么晚才可以睡,我今晚要偷偷出宫,你陪我一起去吧。”

段昀在心中一喜,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李承乾一眼,他觉得如果能趁机逃走,就算一辈子浪迹天涯也好心思一转,便道:“谢太子殿下。”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你要是喜欢,我以后每次出去玩都带上你,习教这里你不用担心,我帮你说。”李承乾上前拉住他的手,便要往外走。

段昀在用力挣脱,“殿下身份尊贵,不该如此。”

他说出这话,李承乾久久没有回应,他思虑片刻,抬起头却对上李承乾含笑的眼眸,“你不喜欢我抓着你的手,我就不抓,走吧,走吧,良宵苦短。”

段昀在略略放下心来,这是他进入教坊三年以来第一次出宫,心中激动自是不必说。

李承乾不愧是三天两头地溜出宫,带着他几乎一路畅通无阻。

段昀在心里暗暗记下这些路线,如果今日没有机会逃离,改日可以寻机会。

两人一出宫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跑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李承乾放声大笑,畅快无比,段昀在望着月明星垂、浩瀚无穷的夜空,以及周围田园风光,也不禁笑出声音。

李承乾躺倒在草坪上,看着段昀在,忽然道:“你要是能这样一直陪着我多好。”

段昀在的笑声戛然而止,恭谨地道:“殿下说笑了。”

“我没有说笑,我一日不见你都想得慌,这一个多月,真正是度日如年。”李承乾瞬也不瞬地盯着他,“我觉得我喜欢你了。”

……

段昀在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时震惊得哑口无言。

李承乾见着他呆傻的模样,心中愈喜,起身一把将他带入怀里,不容分说地便亲上他的唇。

李承乾在此之前从来未曾亲过男人,刚开始除了是真的有些动心,还带着一种猎奇心理,然而真正吻了,却觉得愈发不能自拔。

段昀在如遭雷击,脑子有一刹那的空白,反应过来之后,猛地给了李承乾狠狠一拳。

这一拳打在了李承乾的腮上,顿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

出宫的欣喜,刹那间被惊惧淹没。

时隔多年,安瑾再回想起来,已经想不起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记得当时他几乎要抬腿逃跑,却见李承乾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血,说:走吧,去东市。

他说:对不起,我刚刚一时……

李承乾说了很多解释的话,安瑾已经记不清楚,但李承乾带给他的震惊,至今记忆犹新。

本来应该是天之骄子,尊贵无比的地位,却那么放低身段。

震惊是够多了,但惧怕也伴随而来。李承乾的一切表现,带给他的,除了战战兢兢,没有其他。

……

烈日当空,风中也带了一丝闷热。

冉颜看安瑾用书遮着面容,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睡着。

冉颜想通始末,也就不再多言,心中默默盘算怎样逃离,她遇见被绑架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心里相对来说比较平静,而且她分析眼下这个状况,还不算最糟。

至少,安瑾的情绪不算激烈,她应该还有一些时间。

冉颜想着,从榻上坐起来,道:“我陪你玩完这最后一场游戏。”

静默了片刻,安瑾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将手中的书册丢到榻上,冉颜垂眸看了一眼,是《战国策》。

“献梁夫人就这么自信我不会杀了你?”安瑾声音有些沙哑。

“你说过,我于你有恩,不会恩将仇报,但杀不杀也都在你一念间。”冉颜微微抿唇,她得做好两手准备。

不能只等着别人来救。安瑾是这案子的主谋,倘若能活捉最好,若是威胁到冉颜的生命,她也必须得生死相搏。

而且,安瑾看起来一切正常,但其实就是个疯子。如果冉颜没有猜错的话,安瑾之所以能够顺利地绑架她,是因为他给三司的人下了圈套,他为了捉她,便杀了一两个官员。三司会有什么举动,全都在他的意料之内,甚至,连因为急着赶路而会走的那条小径,他都一清二楚。

冉颜身上的毒药没有了,显然是被安瑾取走。不过她还有藏在头发里的银针,她能感觉到银针还在。她的左袖袋里,还有一方浸了毒的帕子。

这两样东西,都不适合等到真正拼起来再用,而更合适诱杀。可是安瑾的武功究竟如何,还是未知数,即便靠近,又能有几成把握?

日影西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