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昔日种种,俱往矣

“何人畏首畏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冉颜冷冷道。

阁楼上那人轻笑一声,慢悠悠地道:“听说献梁夫人喜欢尸体,在下便准备了一具上佳的,献给夫人作为见面礼。”

闻此言,冉颜的惊呼声被她死死压抑在喉咙里,双目却陡然被逼得通红。

静默了一息,楼上又丢下一具尸体。

冉颜直直地看着那个从半空坠落的物体,脑子中一片空白,直到看清那具尸体的衣着和体型,才找回了理智。

“夫人不必言谢,告辞。”那人声音里带着笑意。

队正向前疾走几步,被冉颜阻止,“不要追,他既然敢如此嚣张,必有所恃,暂时不要分散人力。”

冉颜猜测,这里的三家酒楼,都是凶手所有,她是看三家酒楼相隔有段距离,且建筑和地形都不合适围攻,这才敢进来。

冉颜往那具尸体前走,队正阻止道:“夫人且慢。”他一挥手,令旁边的护卫先行过去查看。

护卫持刀缓缓靠近,用脚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微微动了动,那侍卫被今日那“仆从”之事弄得多疑起来,立刻便要挥刀,冉颜喝道:“住手!”

“十七娘……”地上那人声音虚弱。

冉颜微微一惊,这个声音是……

“刘舍人!”冉颜几步奔上前去,稳稳地将他翻过来。

果然是刘品让!他面色惨白,口中吐出的血染满了整个下颚,衣衫完好,颈部却从衣领里渗出血水来。

冉颜立刻伸手捏住了他的脉搏。

“呵呵,生死人……肉白骨……的仙术才能……救老夫吧。”刘品让咳了一声,血如泉水一般涌出。

冉颜眼中发涩,从袖中取出一条白叠布,展开之后取了里面包裹的银针,为他施针续命。

刘品让脏腑皆遭到重创,脉已经有了大颓之势,就算是在后世也回天乏术,冉颜只能施针给他争取些时间交代后事。

刘品让还保存着一丝清醒,能猜到冉颜的意思,因此也并未说话,闭着眼睛任由她施针。

解开衣襟后,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那身上的伤,已经看不见完好的皮肤,皮肉外翻,有一些伤口已然化脓。刘品让似乎是已经疼到麻木,面上表情显得并不是很痛苦。

施针之后小半盏茶的时间,刘品让才微微睁开眼睛,“老夫,早有心里准备……太子储位不稳,在来长安之前,老夫便预料,恐有一日会被太子所累……”

刘品让声音颤抖哽咽,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可老夫,千算万算,也未曾料到会落了这个下场!太子不仁,天当诛之!天当诛之!”

噗!

刘品让气血上涌,猛地喷出一口血来。

虽然早有猜测,但听到这个消息,冉颜还是有些吃惊,“果然是太子所为?”

“老夫……”刘品让吐出一口血,叹息一声,继续道:“东宫宫臣屡屡折损,老夫……早有察觉,如此嗜血无道,一旦败露,绝无挽回余地,圣上必然怒废储君。”

刘品让所说之言,让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太子虐杀宫臣,这简直没有人性啊。

“老夫恐为其所累,因此写信命人……偷偷转交萧侍郎,不求官职,但求可全身而退。然,那封信不知为何会落到太子手中,他言我口蜜腹剑,背叛于他,不听解释便挥鞭虐打。”

冉颜心中骇然,问道:“方才那人是谁?”

“我虽不知,但能分辨出……我被扣押这些日来,第一次见到他。”刘品让微微转头,“十七娘,老夫有一事相求。”

“您尽管说,但凡我能办到,必帮你办妥。”冉颜道。

“好。”刘品让欣慰一笑,但这笑容转瞬便成为苦涩,“替老夫传讯苏州家人,我言,大唐虽正雄起,但朝堂的……骤风暴雨,远非……我辈……出身寒微之人能一展抱负之地啊!望我后人,好自……为之……”

冉颜感觉他身体僵住一瞬,旋即瘫软下来。他口大张,双目圆睁,眼中的光彩如烛火一般,瞬间熄灭。表情,凝固于这个瞬间。

他埋首经卷,终于一日高中,那时候的风光啊,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度过灰暗的候补四年,终于有朝一日得了一官半职,虽只是一穷乡僻壤的县丞,但他满心抱负,一腔热血。

一步一步往上爬,他从一个两袖清风、秉性刚直之人,被官场险恶磨砺得没有棱角,历尽艰辛,坐上苏州刺史时,他的一腔热血已然消磨殆尽,唯留霜染鬓发,一身沧桑。

昔日种种……俱往矣。

“刘舍人。”冉颜声音轻却坚定,“天下定有公正,一定会有。”

“夫人,可要继续寻?”队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寻!”冉颜道:“命人护送刘舍人尸体回城,直接交与长安府衙。死的两名护卫,也一并运回去,有家人的便通知家人,附上五百贯,厚葬。”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