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金玉满唐(大唐女法医原著小说) >

第404章 要穿帮

“好!”萧颂面上笑容越发深了。这件事,只要圣上明确表态,会少很多麻烦。而且现在三司共同查案,刑部的压力也少很多,他怎能不高兴,“我先去了。”

萧颂刚刚起身,晚绿便急匆匆地冲了进来,“郎君,官署又来人了,求见您和夫人。”

萧颂心中疑惑,笑容微敛,“说了什么事情没有?”

“未曾。”晚绿紧接着道:“但门房说,那人汗流浃背,神色焦急。”

闻言,萧颂和冉颜也不坐在这里等了,立刻走出偏厅,直奔门房。

一个绿色官服的刑部官员正在门内转了转来去,看见夫妻二人,连忙大步迎了上来,施礼了一礼,急促道:“萧侍郎,献梁夫人,方才传来消息,银青光禄大夫张玄素在曲江会友时遭到截杀,身中两刀,流血不止,周医令和三位医正已经赶去,圣上口谕,请二位即刻赶赴曲江,萧侍郎也暂不必去甘露殿。”

这种情况之下,萧颂也不多问,立刻命人牵了两匹马。

冉颜也令人去取来她的医药箱,二人在那名官员的领路下,直接骑马奔去曲江。

一路上冉颜思来想去也不明白,倘若凶手真是太子,那也太不可思议了,他难道疯了吗?居然青天白日地专门顶风作案!

可是除了他,也想不到有别人了,李恪和李泰不会干这么蠢的嫁祸,而且他有袭击张玄素的充分理由。

张玄素和魏征一样,是有名的谏臣,并且他对身为太子的李承乾格外“关照”,多次劝谏李承乾:皇天无亲,唯德是辅,苟违天道。人神同弃……慎终如始,犹惧渐衰,始尚不慎,终将安保!

学文以饰其表……

骑射数游,酣歌戏玩,苟悦耳目,终秽心神……

张玄素的劝谏每每言辞犀利,可能正因如此,引起了李承乾的逆反心理,他非但不纳良言,反而变本加厉,越发荒唐,但张玄素劝谏的次数也越发频繁,难保他不会报复。

况且刘青松曾经说过,历史上有关于这一段的记载,事实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策马疾驰,到达张玄素被袭之处,发现四周已经被兵卫封锁,不许游人进入,为萧颂和冉颜引路的官员出示令牌,侍卫才放行。

冉颜打量四周,这里是一座二层的小阁,四周的门窗、栏杆被毁坏不少,木屑碎落满地。地上零零落落的有一些脚印,地上查了防护木标,不许人进入,有几个画师正在将现场的情况画下来。

“徒儿!”

冉颜突然听见吴修和的声音,还未来得及转眼寻他,便见一道人影便迅速地冲了过来。

等他站定之后,冉颜才看清楚,吴修和衣着残破、满是血迹,花白的头发乱如稻草,上面还沾了许多杂草树叶,脸上也擦破了皮。

不等冉颜询问,吴修和便以袖掩面,“你可算来救为师了,我救了人,他们还不放我走,为师都未曾用午膳。”

“您没受伤吧?”冉颜问道。

吴修和摆摆手,转向萧颂道:“徒儿她夫君,你快去同那几个人说说,我还没吃饭,虐待长者要遭天谴。”

“原来这位就是献梁夫人的尊师,失敬失敬。”张松鹤和几位御医一并走了过来,“老夫张松鹤。”

吴修和轻咳了一声,恢复一副仙风道骨的气派,微微拱手道:“久仰久仰。”

“哪里,神医的医术高超,才令我等仰慕,今日得见实乃人生大幸。”张松鹤这本是平常的客套之言,但他说得尤为诚恳。

“周医令,张大夫情况如何?”萧颂问一旁正在瞻仰“神医风采”的周樗。

周樗道:“并无危险,有神医出手,眼下血已经止了,只是失血有些多,需调养一阵子。”

“我师门的医术自然没二话。”吴修和傲然道。

冉颜脑门上陡然渗出汗水,吴修和报师门报到华佗的可能性就想中奖一样,冉颜可不敢赌,立刻出言接住他的话,“师父,您午膳未用,既然张大夫已经无事,您先到附近去用膳吧。”

吴修和淡然地点点头,“如此……也好。”

“今日既然有缘见面,不如由老夫做东,去附近酒楼?这个季节鱼虾最肥美,正好佐酒。”张松鹤道。

听到“肥美”两个字,又听到是别人做东,吴修和心肝乱颤,全然没感觉的冉颜在背后用手指捅他,只勉力保持镇定,点头道:“如此,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完了。

冉颜脑海里一瞬间便蹦出这两个字。她本就是个极少撒谎的人,迫于无奈,撒下这个弥天大谎,心里很是不安,今日怕是就要拆穿了吧!

萧颂已经去勘察张玄素被袭击的地方,张松鹤则去寻大理寺少卿询问是否可以离开。

冉颜迅速拉着吴修和走到无人的地方,问道:“师父,您还记不得记得自己是哪个师门?”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