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召集三司

太极宫,皇后所居的立政殿内空旷冷清,早已不复昔日的生机。所有宫婢都侍奉在殿外廊上,殿内只有着一个身黄色丝绸广袖衣袍的男人,他坐在软榻沿,薄薄的绸缎铺散开,须发已染银霜,发梢偶尔滴下下的水落在上面,殷开一朵小花。

在他面前整整齐齐地叠着长孙皇后的十二翟衣。

望着上面的花纹,不知过了多久,他伸手轻抚着它,想说点什么,喉头却哽住。

过了片刻,才化作一声叹息,“观音婢,转眼你就已经走了两年多,我还清楚记着你的临走时,模样与二十年前都没有差别。这两年,我却已经鬓如染霜。你说白首偕老,末了只有我一人老了。”

“我们在承乾身上寄予了太多希望,我原以为他是性子弱,承载不动我们这么重的希望,大唐的江山让他担得太吃力,可是观音婢,往日他不过阳奉阴违,今时却胆敢虐杀宫臣!”

李世民声音里并没有多少愤怒,而是深深的悲哀。

“恪儿和青雀都胜出他太多了,我一直用尽手段的平衡。我剥夺了青雀从政握兵的机会,还能给他纵容溺爱,可是恪儿与我太像,我担心历史重演,只能薄待他。”

杀兄轼弟,李世民这些年活在深深的痛苦内疚之中,一方悲剧已经演罢,他不想再看着自己儿子为了这个位置互相残杀。

“观音婢,倘若我他日对承乾动手,你千万莫要怪我,待百年之后,我便去向你请罪。”

“观音婢,你走后,我有好些话没处说了……”

最后声音哽咽。黄色绸缎上绽开的水花越发多了。

若是以往,必有一双温柔手,必有一个声音柔声劝慰。然而此刻,偌大的殿内,寂寂无声。

太监忠瑞恭立在殿门口,不住地回头往紧闭的门上望。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才听见殿内浑厚的声音一如往日地传来,“忠瑞。”

“奴婢在。”忠瑞心中一松,连忙开门进去,“圣上午睡醒了?”

“嗯。”李世民亲手将翟衣放进箱子里,走下榻,“更衣。”

“是!”忠瑞转应着,转身唤了一声,“伺候圣上更衣!”

宫婢捧着衣物、洗漱用物鱼贯而入,四名橘色襦裙的宫婢上前来服侍他穿上常服。

“忠瑞,午膳后去召三司。”李世民道。

忠瑞心中一凛,躬身应是。

需召三司的重要官员一共有八名。御史台:一位御史大夫,两名御史中丞;大理寺:一位大理寺卿,两名大理寺少卿;刑部:一位刑部尚书,一位刑部侍郎。

这分明是要重查此案啊!

忠瑞微微躬身,问道:“圣上,午膳摆在哪里?”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还是在甘露殿吧。

李世民几乎天天中午都会来立政殿午睡,却从不在立政殿用膳,无它,只是想到往日种种,每每食不知味罢了。

今日他很想在立政殿吃一顿饭,然而不能。一旦他有丝毫不一样的举动,那些精明的臣子们便立刻能揣测出原委。

李世民走出立政殿,一大群宦官侍婢呼啦啦地都随着退出来,大殿里霎时便空无一人。

夏日午间的阳光刺人眼,四处如蒸笼一般,冒着灼灼热气。

冉颜回到府中立刻便用佩兰和中药沐浴。刚刚出来,便听晚绿道:“夫人,快去瞧瞧小娘子吧,一早上没吃东西了。”

冉颜心中一紧,疾步往寝房走。

冲进内室,冉颜正看见萧颂在抱着弱弱哄着她吃鸡蛋黄。弱弱眼睛红红的,抓着萧颂的袖子,倒是很乖地在吃。

“郎君回来了!”晚绿惊道。

弱弱一看见冉颜,眼睛里立刻包了一包泪,扁着小嘴,就要哭的样子,小嘴里猫儿一样的咕哝着,“奶奶……奶奶……”

她这不是在唤人,而是在要吃的。弱弱出生的晚,却比两个兄长更早说出有意义的话,那两个小傻蛋如今还依依呀呀的,跟着弱弱喊“奶奶”,发音都不准。一个说“来来”,一个说“年年”。

不过大部分女孩子的语言天赋要比男孩好,与智商没有必然的关系。

冉颜伸手将弱弱接了过来,解开衣襟给她喂奶,转头吩咐晚绿道:“快去摆午膳吧。”

“哎。”晚绿紧了一上午的心,终于松了,脆生生地应着,跑了出去。

没两息,忽又窜了回来,“夫人不好了,奴婢刚听到传话,歌蓝和李郎君在门房动上手了,拿刀架在他脖子上。”

冉颜微微皱眉,“李郎君又来了?”

冉颜想着是否该给歌蓝准备婚事了,前段时间见过歌蓝说的那个人,长得很魁梧,人看起来干干净净,就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不过还算通事理。

“别急,歌蓝是个有分寸的,你先让人看着,拦着点,别让真的出事了。”冉颜道。

晚绿想想也是,歌蓝从来没干过什么蠢事,也就应了一声,出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