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神事

但凡贤明的君主,多多少少都有些惜才,李世民尤甚。

纵然他心里对一个小娘子有如此验尸之术十分疑惑,但冲着冉颜这份冷静,再加之他现在为太子之事头疼,根本不欲追究,于是只淡淡道:“说验尸结果吧。”

冉颜心知暂时安全,心中稍安,便道:“依照妾的猜测,被害者是猝死,而造成他死亡的罪魁祸首,不是背部的伤口,而是腰臀那里几个不起眼瘀伤。”

“哦?”李世民心中不信,他年轻时是在战场上滚打出来的,哪个没有受过皮肉伤?在他看来,那个太子中庶子身上所受的伤虽然很严重,却不至于死亡。更别提几个没有破皮的瘀伤。

冉颜正头疼,这其实对于一个有经验的法医来说不难猜测,但如果想解释给一个不懂现代医学的古人听,纵使李世民再智慧,冉颜也没有多大把握能令他信服,所以求助地转向刘青松,“刘医丞,请你解释一下血栓栓子吧。”

刘青松恍然,经过冉颜这么一说,他也明白了太子中庶子的死因了。他在这里待得久,对于大唐人的思维方式了解较深,并且比冉颜能扯得多。

“回禀圣上,我们人体内分经脉和血脉,心脏跳动,让血脉流动起来,人才能活。正常人的血脉中是畅通无阻的,一旦有东西堵住了血脉,尤其是堵住心脏附近的血脉,致使血不能顺畅流通,就会导致人突然间死亡。”刘青松尽量简化语言,把一切医学名词全部都深入浅出,说得十分通俗,总算八九不离十。

他顿了一下,给李世民几息的理解时间,见他没有任何迷惑不解,便继续道:“而用力击打人体,不仅仅会对皮肉造成损伤,重击亦会令里面的血脉有损伤,就像我们外面受伤结痂,痂过一段时间就会脱落,而血脉里面脱落的痂随着血脉流动,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最终堵住重要血脉,导致某个时间突然死亡。”

冉颜满心诧异地看着他,生怕李世民会多想,所以面上不敢流露一丝异样。

心里却不得不感叹,刘青松可真是太能吹了!

不过现实的情形虽然不是这样,但明显刘青松这个说法更容易让普通人理解。冉颜就权当他是在比喻了。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血栓栓子一般会出现于下肢的深层静脉。如果身体的下肢受到了暴力反复地打击,被打击部位的静脉就会受到外力的挤挫,静脉上的内皮细胞就有可能坏死脱落,情况也正如刘青松说的样。

经过血流的反复摩擦,坏死细胞就会形成栓子。

当栓子形成脱落后,它顺着人体血液循环的路径通过下腔静脉进入到右心房,再到右心室。当栓子到了右心再通过右心到达肺动脉时,它的通道越来越窄,最终堵住肺动脉。

其后果不言而喻。

冉颜接着刘青松的话道:“这一点只是妾的猜测,如果想证实就只能解剖。而懂得这方面的人可以说全大唐没有几个,得不到广泛的认可,即便解剖了,恐怕也不能作为证据。”

李世民看向冉颜,这话听起来很狂妄,但他从她的神态中看到的并不是狂傲,而是严肃认真,让人觉得,这些话没有一丝夸大的成分。

而事实也正如冉颜所说,她从来不是个夸大其词的人。

在后世,这些东西也不被普通人所了解,但后世的医学已经发展到某一高度,这些知识是医学界的共识,并且后世具有庞大的医学体系和一系列规范的制度,所以这个能被当做判刑的证据。但在大唐就冉颜和刘青松两个人懂,总不能他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但寻常人只一两次被重击,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不大。”冉颜看见李世民面上掩不住的惊愕,顿了顿才又道:“就妾观察尸体腰部和臀部的瘀痕来看,很有可能是被害人生前长期遭到木质钝器暴打。”

太子中庶子被长期虐打!谁敢长期虐打朝廷官员?结果已经呼之欲出了。

李世民身上的怒气顿起,霎时间笼罩了整间屋子。

冉颜明明看他静静地坐着,却不知怎的,感觉那怒气像是狂龙怒吼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许多年,他许多年没有动过这样的怒气了。

嘭!

李世民脸色发黑,猛地一掌拍到几面,“剖!朕要亲自观看。”

冉颜和刘青松满面惊讶。

看着李世民咬牙切齿的模样,冉颜忽然明白了一个父亲的痛心疾首。

承乾,不仅仅是个宫殿名字。有哪个父亲会随随便便地用出生地命名自己的嫡长子?承载乾坤,因为有这一层含义,又恰巧出生在承乾宫,所以才会选择与宫殿同名吧。

单单看这个名字,便知道李世民在李承乾身上寄予厚望,但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深。

解剖就解剖吧,就当是授课了,但想让不懂的人能看明白,冉颜还真是没有多大信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