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痉挛

马车直接行使到东宫外,冉颜与刘青松刚刚下车,便有寺人接过装着验尸工具的箱子,引领他们进入宫内。

回廊曲折,繁花似锦,偌大的东宫却静悄悄的气氛显得十分压抑,仿佛连蝉鸣鸟叫在这里都叫唤得小心翼翼。

寺人的脚步声都很轻,冉颜和刘青松也只能跟着放轻脚步。

至侧殿门口,冉颜一扫眼便看见了李世民正坐在亭内。寺人止步,冉颜和刘青松走到亭子前行礼。

“妾参见圣上。”

“臣参见圣上。”

“都免礼吧。”李世民显得很平静,那是一种失望透顶,绝望了也就不会再因错而怒。他现在只希望,这件事情与别的皇子没有任何关系。

“何寺正力荐二位检验尸体,朕知道行仵作之事实在有失体统,但此时干系重大,还请二位,为我大唐社稷,为天下太平,验这一回!”李世民的言辞,若是放在土生土长的大唐人身上,几极有煽动力的,说不定被他这几句话激发热血。但无奈,他俩都不是真正的大唐人民。

但圣意是不容拒绝的。

两人齐齐道:“定当全力以赴。”

对于冉颜会验尸,李世民以前从未听说过,但是冉颜救治桑辰的过程被何寺正说得神乎其技,又将她蒙面验尸为自己洗清冤屈的事情说得万分精彩,李世民当即招来当日目睹冉颜验尸的御史台官员,证实何寺正的说法之后,便立即召见冉颜。

李承乾是李世民的嫡长子,当初兵荒马乱的时候,仅有四五岁的李承乾独自在王府内听厮杀,他是在刀光剑影里活下来的孩子,他的童年时光,是充满了厮杀、血腥和孤独的,这个阴影一直伴随他成长,恐惧,挥之不去。

所以他纵然聪明,也有为政的才能,在面对皇权时,他还是胆怯了。坐在那个位置上,有生杀大权,但意味着要算计,要狠心,那是李承乾想得到却又不敢得到的东西,他一直矛盾着。

李世民也曾经为这个儿子的失常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仔细地想了很多,回忆了李承乾的童年,回忆长孙皇后说过的那些话,此时此刻,他对李承乾除了失望之外,还有歉疚和怜悯。

因为这一丝歉疚和怜悯,因为李承乾曾经体现出的政治才能,使得李世民没有果断将他废黜。而如今,这样的感情,也几乎要被李承乾屡次失德而消磨殆尽。

倘若这一次真是太子所为,这就不是“德行有失”这四个字能够概括的了。李世民想看看李承乾究竟还能堕落到什么地步,所以他亲自来了。

李世民与冉颜刘青松一并进了侧殿。一走入殿内,感觉一股闷热夹杂着一丝丝凉气和着血腥气、臭味扑面,令人作呕的感觉。但闻着这个味道,冉颜几乎便能猜测出人死了多久。

因事关储君,整个侧殿的人很少,只有包括何寺正的四名大理寺官员。

殿内似乎是刚刚放置冰块不久,屋内还没有全部凉透,冷热胶着的感觉,让人有些心烦。

刘青松知道何寺正肯定将冉颜的能力大肆夸张渲染,李世民招冉颜来,也必然是信了,想让她主验,所以便自觉地从箱子里取出罩衣之类的东西,帮冉颜穿上。

冉颜将手套这罩褂的袖口是手紧的,刘青松帮她把翟衣宽大的袖子扎起来,然后套进罩褂里。冉颜含了一片姜,一边戴上口罩,一边把周围的情形都看了一遍。

死者趴在几上,脑袋不自然地扭曲,几乎是整个后脑勺贴在了几面上,面色青白一片,眼角口角有血水溢出来,口微张,面上整体呈现一种类似于惊讶的表情。

几上的文件散乱,落得满地都是,一只铜的雕花烛台倒下,压在死者的手臂上,尸体的背部有淡淡的血色。

“是否可以动尸体了?”冉颜看向何寺正。

何寺正立刻点头道:“自然可以。”

“来两个人,帮我把他移到空旷的地方。”冉颜道。虽然何寺正肯定已经勘查过,但冉颜习惯性保留现场。

李世民在稍远的位置上坐下,看着两名护卫将尸体抬开,然而,放到空旷处的时候,尸体居然还是原来的姿势,下面垫的几空了,尸体便呈诡异地悬空趴伏姿势,由于身子微微向前倾,所以护卫试了几次,都不能让它按照原姿势放好。

“侧放。”冉颜道。

两名护卫这才敢轻轻地把尸体侧靠在地上。

冉颜先粗略地看了一下尸体的衣着、头发、裸露在外的皮肤等等,然后伸手试探尸僵的波及情况。其实看方才的状况,她已经能猜到,尸僵已经遍布到全身,甚至已经是发展高峰,才可能如此硬挺。

早有人准备好记录,冉颜看了一眼,便开始边随着验尸的进行,边道:“验,死者,男,四十岁上下,身长五尺七寸左右。尸僵遍布全身,大小便溢出,眼角膜轻度浑浊,尸斑融合成大片,颜色较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