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东宫之变

“萧大人太客气了。”冉颜道。

大人,在唐朝是对父亲的称呼,冉颜唤萧颂为萧大人非是指官职,而是萧爸爸的意思。

生多胞胎,其实还真是女性起主导作用的几率稍大一些,女性一次排出一个卵细胞分裂成了两个及两个以上或一次排出了两个或多个卵细胞都受精,便会出现双胞胎或多胞胎的情形。所以会有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之说。

冉颜仔细观察了三个孩子的样貌,老大和老二长的差不多,弱弱小脸依旧没长开,看不大出相貌。

萧颂伸手指逗弄孩子。

冉颜转头看他,暖融融的灯光下,萧颂一袭白色中衣,侧躺在榻上,一手支着头,一手逗孩子去抓,墨发从身后流泻在锦被上,俊美的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本就明亮的双眸,此刻含着浅笑,如掬着一汪清泉。他因怕胡须刺到孩子,便早就刮了,眼下这模样看起来颇有种祸国殃民的架势。

萧老二抓得正欢,但是忽然动作顿了一下,一双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盯着萧颂。

片刻,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不要紧,萧老大也跟着起哄,正在睡觉的弱弱被两位兄长的哭声吓得一懵,还未睁开眼便加入行列。

正优哉的萧颂顿时忙乱起来,也不知道该先安慰哪个,平时的镇定早就不知忘到哪里去了。

倒是冉颜还冷静些,“老二怕是尿了。”

外室的邢娘和晚绿听见声音匆匆跑进来,取了干净的尿布,邢娘手脚麻利地帮萧老二换上。

四个人好生安抚了一会儿,才让三个小家伙消停。弱弱无辜地抽泣着,看得冉颜心疼万分,伸手抱起她轻轻拍着。

老大老二那边又欢乐起来,挑起事端的萧老二舒坦之后甚至咧嘴笑起来。

“臭小子!”萧颂又气又乐。

弱弱躺在冉颜怀里才觉得安稳些,哭了一会儿,便又打了个呵欠睡了。

亏得不是萧老大起的头,否则哪能这么容易就解决?

这段时间,冉颜把三个孩子哭的规律都摸得一清二楚,萧老二最爱哭,有时候莫名其妙地就开始干嚎,但等把人折腾一通,他又雨过天晴了。萧老大哭的也不少,但平常都是跟着老二起哄地哼哼,别人不哭他也就不哭了,但倘若是他起头哭的,那不哭得风云为之变色,草木为之含悲,不哭得你肝肠寸断,是绝不肯罢休的。

因此现在全家草木皆兵,所有的仆婢简直就把萧老大当佛祖供着,打个嗝,都让一群人紧张半天。

三个孩子之中,数弱弱最乖,平时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找吃的,不给吃也不哭,就是委委屈屈地含着一包泪,欲落不落愁煞人,让人看着心疼。

冉颜叹了口气,生孩子是个力气活,带孩子更是力气活,尤其是带着原本体弱的。亏得有一众仆婢伺候着,否则这一下三个可该怎么办啊!

折腾到了半夜,等守岁过了,给几个孩子又喂了一回奶,才放到各自的摇篮里。

萧颂脱力地躺在榻上,“忌儿与我小时候像。”

冉颜在他身边躺下来,道:“打小就不学好,虽则并非是出于本意,但看着就是个坏苗子。”

“要说坏苗子,恕儿才是蔫坏蔫坏的,你瞧着满院子侍婢都给他吓成什么样,怕是他大喘一口气都有人要着急。”萧颂伸手搂住冉颜,笑道:“我琢磨着,恕儿和忌儿长大之后必擅御人。”

冉颜睡意袭来,含糊道:“你不如去问问师父,他半年前还是道家高人的弟子。”

萧颂哑然一笑,他也知道吴修和的事情,几天换一个师门,当天说的真真的,十分有考据,但几天后又是别的说法,更神奇的是,一年之内不带重样的。

带孩子的时间过得既辛苦又飞速。因着孩子的情况特殊,因此把白日宴往后退迟了。

再过了三个月,弱弱才被十几位德高望重的名医宣布脱离危险期,样子也长开不少,五个月大,才七八斤,小巧玲珑,十分可爱。因冉颜听说用母乳洗婴孩的面,将来皮肤会很嫩,正巧弱弱食量很小,冉颜便每日用剩余的母乳给弱弱洗脸。

虽则用清水又擦拭过了,但似乎奶味特别重,结果导致萧恕和萧忌那两个小家伙爬去舔她,每每把弱弱弄得满脸口水,嚎啕大哭。弱弱一哭,两人吓得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一般,但十分的不长记性,下次还是舔。

但把他们分开,三个小家伙都不乐意,哭声不断。

看着三个孩子都已经没有危险,便择了个花开春暖的日子给他们举办了一场迟来的满月宴。

萧颂人缘不错,朝中同僚、亲朋好友,简直比他们大婚时不遑多让。

换上红色的绸衣的三个小人儿,粉雕玉琢,一出场便惹的众人瞩目,尤其是那些妇人们,立刻便围了上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