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独家胎教

萧颂在李德謇的船上沐浴。李德謇命人找了半晌才找出一套没有穿过的衣物,不是时下流行的圆领衣袍,而是交领广袖。

冉颜不喜欢在水上的感觉,因此便在堤上走走。冉颜原本就遇见尸体便想往跟前凑,再加之很长时间没有验尸,不自觉地便靠近了那具尸体。

还距离十几丈远便能闻到腐臭的味道,歌蓝出言阻止冉颜道:“夫人,不能再靠近了,怕是对孩子不好。”

冉颜止住脚步,伸手抚了抚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便没有再靠近。胎儿会不会被尸气影响她倒是没有特别研究过,不过腐败的气体总不会是好的。

“啊,快看,好俊的郎君。”旁边有个撑着伞的娘子轻声低呼。旁边的许多娘子纷纷回头去看,很快便有人小声附和。

歌蓝和晚绿也回过头。

晚绿扯了扯还在伸头看尸体的冉颜,“夫人,是郎君呢。”

冉颜这才收回目光,转身去看。

停在河岸的船上,萧颂一袭广袖烟色宽袍侧立,遥遥若高山独立,湿润的墨发用帛带在背后松松拢起,有一名身着绿色官服的官员同他说着什么,因为身高差距的关系,萧颂微微垂着头,几缕碎发散落下来,半遮半掩着他微扬的剑眉和略显锐利目光。

认真的人总有一种难言地吸引力,纵然萧颂在家每晚沐浴之后都是这个模样,但此刻还是有些不同。

那官员汇报完,便匆匆下了船,萧颂也随之走下来。宽袖大袍,与他平素简洁干练的装扮截然相反,连认真的样子都自然透出几分慵懒。

“夫人。”萧颂走过来,看着冉颜距离尸体这么近,微微皱眉道:“走吧,这里的事情已经交代完了。”

“九郎。”李德謇一把拽住萧颂的袖子,“你可不能说走就走啊,不如嫂夫人改日再去清音庵,咱们去游湖,片刻便回家?”

萧颂看了冉颜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便道:“好吧。”

李德謇哈哈一笑,甩开折扇,“嫂夫人请。”

冉颜也有些累了,船上有空的房间可以休息,比坐马车要舒服。

李德謇的船是专门为游玩用的,倒也不是很大,上面有四间房,除了一间比较大的厅之外,其他几间都不大,只是简单的休息之所。

众人因体谅冉颜有孕在身,便与众人打了招呼之后,便容她休息去了。

李德謇这才发现,歌蓝虽到了船上,他依旧见不着面,而且知道就在隔壁,抓心挠肝得难受。倘若冒冒失失地闯进冉颜房里,萧颂怕是能将他碎尸万段。

湖面上无风,船行得很平稳。

冉颜躺在榻上几乎感觉不到移动,她睡得太多,也不困,便听隔壁聊天。

因着方才发现了浮尸,众人的情绪多多少少都受到些影响,无心作乐,话题也都围绕着方才那尸体聊。

程怀亮嗓门最大,“我怕是这半年都吃不下肉了……”

他说着,声音噎住,仿佛又想吐。

人起先落水,因为自身重量的关系会沉入水底,随着尸体由腐败细菌的作用,蛋白质分解,产生腐败气体充斥体内,才能漂浮到水面上。

尸体能漂浮起来,至少也已经达到中高度腐败。而往往江河湖海,水中的气温比较低,因此腐败的速度会被减缓,有时候水温极低时,有可能尸体会永远沉没在水底,直到变成一具白骨也不会有漂浮上来的一天。

腐败巨人观地出现,在春秋季约为三天到七天。按照前两天的气温来估计,就算是在岸上杀死,腐败之后抛入水中,必须得是今天抛入水里,这人的死亡时间才有可能在四五天之前。

所以冉颜才说,死者的死亡不可能低于四天。但冉颜观察了那附近的环境,只有一片芦苇荡可以藏身,然而那地方满是淤泥,能不能撑得住人且不说,离人群也太近,根本不适合弃尸。

冉颜根据气候、曲江可能的水温、附近地理环境,猜测死者的死亡时间最有可能的七天到半个月。

冉颜胡乱想了一通,回过神来的时候,听李德謇拔高声音地道:“是宦官?你没弄错?”

刘青松愤愤道:“哥就是再瞎,男女总能分得清吧?有没有那玩意总能看得见吧!你这是质疑哥大唐第二仵作的名号。”

“你啥时候降了第二,谁把你挤下来了?”程怀亮问道。

默了默,刘青松道:“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的,我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谁规定必须得给人挤下来,哥就是这么潇洒。”

刘青松的话引得娘子们一片娇笑。

“既然是宦官,回去一查便知道是哪个了。说来也奇怪,宦官穿着女衣被杀,而且按照轻松哥儿的说法,那宦官死了有半月了,宫里竟然没有发现吗?”独孤凭疑惑道。

李德謇轻笑一声,“宫里少个把宦官有什么奇怪?哪年不得少十个八个的?”他顿了一下道:“不过最奇怪的是,尸体竟然出现在曲江,怎么弄出来的?最近也没听说哪位娘娘出来游玩啊?九郎,别不说话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