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从此常伴青灯

“桑先生。”萧颂放下冉颜,与他打招呼。

桑辰比以前清瘦了许多,但身量已然同萧颂相差无几,青丝不扎不束地披散在身后,显得他面容越发清俊,他拱手道:“在下早应该去拜谢冉夫人的救命之恩,只是……只是……”

只是想起那日中箭之后说的话,他不敢也不好意思去见冉颜。

“桑先生惊才绝艳,大唐文坛没有先生乃是一大损失,我既是碰上了,又怎能袖手旁观。”冉颜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她已为人妇,为了她自己,也为了桑辰,她不想给他任何想象的空间,“先生无需言谢。”

桑辰面色微白,微微抿唇,几息之后,才似是自语地道:“救命之恩岂敢相忘。”

“桑先生可是来探望令师?”萧颂见气氛不对,便转移了话题。

“正是。”话已说尽,桑辰越发不自在。他努力过了,为了使自己变强,他主动求官,然而即便是在国子监那样还不算是真正官场的地方,他也未曾学会强颜欢笑,未学会伪装自己。

他这潭清水,只是在太子与魏王的斗争之下被搅起了浪花,但清水,还是清水。即便他有过人的智商,少了那层防备,也不可能像萧颂这样在官场上如鱼得水。

“在下还有事,告辞了。”桑辰朝冉颜和萧颂一施礼,便飞快地跑开。

冉颜叹息声未落,被萧颂又抱了起来。

已经是春末,正午的阳光已经有了炙热的感觉,到了寺院门口,冉颜见萧颂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便掏了帕子帮他擦拭。

“走吧。”萧颂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两人携手入了寺院,有知客僧人引领他们去了主殿中。大殿两侧有灰色衣袍的僧侣盘坐诵经,在供奉横三世佛的台子右侧,放置着一个偌大的木鱼,一名僧侣在不急不缓地敲着。

整个殿内庄严肃穆。

萧颂和冉颜在蒲团上跪下来,有僧侣送上了两炷香。

冉颜从来没拜过佛,只在心里默念了:保佑身边的亲人朋友平安顺遂;保佑胎儿健康,这次分娩能够顺利。

萧颂持香道:“今次上香来迟,是我贪睡误事,实非对佛祖不敬。”

冉颜莞尔,像萧氏这种有传承历史的门阀世家,信佛多过信道,萧太夫人信奉佛教,萧颂信也不奇怪。

祈愿之后萧颂便令人将带来的一大箱钱财抬进来,算是供奉的香火钱。

上完香后,有知客僧侣引领他们去厢房休息,享用斋饭。

“委屈我妻儿了。”萧颂看着满桌子非青即白,叹道。

“茹素有什么不好,你既是奉佛,说这话也不怕佛祖怪罪你。”冉颜夹了一块豆腐放他碗里。

他信佛,还杀生呢!

萧颂笑道:“佛祖明察秋毫,我供奉之心是诚,但怜我妻儿之心也是真。”

“谁要你怜!”冉颜吃了一口豆腐,慈恩寺的斋菜味道不错,她每天都要吃黑鱼、老母鸡之类的,纵然变着花样的做法,但也都快吃吐了。

萧颂被嫌弃,面上笑容却更胜。

吃饭时两人都不再多话,用罢饭后,坐在院子里休息了一会儿。慈恩寺接待贵客的厢房都是独院,每个院子里的风格都大不相同,冉颜所在的这个院中栽种桃花,此时繁花早已落,枝头上挂满了桃子,个个大而饱满,坠的枝头弯下。

两人在亭子里坐下,冉颜问道:“对了,方才听见清音庵敲钟,晨钟暮鼓,大中午的怎么会鸣钟?”

“大约是哪位师傅圆寂了吧。”萧颂道。

冉颜沉吟道:“那我们今日便不去庵内,只请幻空出来见见便好,免得扰了她们超度。”

“好。”萧颂颌首。

“阿弥陀佛。”唱佛号的声音苍老而平缓。

冉颜看清来人,是一个老僧,身上披着砖红色的袈裟,须白如雪,面上的皮肤却不是十分松弛,与胡须和声音不相符,看起来也只有五十余岁的样子。

萧颂和冉颜起身,也冲他施了佛礼,“怀静法师。”

原来是桑辰的师父,冉颜一直对怀静很好奇,能教导出桑辰那种性子的人,究竟是什么样。

“阿弥陀佛,叨扰了。”怀静并没有走近,施了个佛礼,十分淡定且沉着地道:“老僧只是迷路至此,非有要事。”

说罢再微微施一礼,转身往桃林里去。

萧颂出声道:“怀静法师。”

怀静转回头,萧颂指着另外一边道:“门在那边。”

“多谢施主。”怀静又折了个弯顺着萧颂所指的方向离开。

两人目送怀静离开,萧颂道:“怀静法师向来不识道,这点桑辰倒是像他。但据说他迷路从来不问路,说是随着佛陀指引而行。”

“果然是……”冉颜顿了一下,想了一个恰当的词,“奇人。”

在寺中休息了一会儿,便有住持亲自来拜谢萧颂的香火钱,与住持说了一会儿话,两人便告辞离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