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在她死后的五年,爱上

九天!冉颜每天只睡一两个时辰,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看护桑辰。

这些天下来,冉颜本就纤细的腰变得更加不堪一握,歌蓝本以为冉颜熬了这几天,反应会稍微迟钝一些,便寻刘青松要了些迷药放在饭菜里,谁知她刚刚端起碗便识破了。

“冉颜,桑随远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刘青松给桑辰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确定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估计这两天就能醒过来。”

冉颜微微一笑,道:“是吗。”

她视线离开桑辰苍白的面容,看向刘青松道:“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这句话似乎不是诗?什么意思?”

刘青松愣了一下,不知她怎么会突然问这句话,却还是解释道:“这是北宋欧阳修的词。意思是,端起一杯酒迎接美好的春天,望你莫要步履匆匆,留下来与我相伴吧。”

刘青松知道自己干巴巴的解释远远不能道尽这句话里的深意,诗词便是如此,需要意会,解释出来便失去了原本的韵味。

冉颜缓缓点头。她记得母亲说过,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砚台是唐朝中期到晚期的,怎么会刻了宋代的词?她母亲是考古系的教授,不会犯这种错误。

难道是后来加上去的?

那么加上这两句词的人,会不会也是桑辰……果然有宿命这种东西吗?或许在宋朝,抑或在宋朝以后,她曾与桑辰有过一段情,所以即便现在的她令他惧怕,他却还是不可阻挡的产生了情愫?

冉颜站起身,脑中一片纷杂,眼前忽然毫无预兆的一黑,便没了知觉。

“冉颜!”刘青松一把拽住她,大声道:“来人!”

在外室候遣的歌蓝和晚绿匆匆进来,见冉颜晕了过去,不禁大惊,连忙将她驮回了寝房。

……

冉颜这一觉睡得极沉,前半段没有任何知觉,不知何时开始,意识里渐渐有了些光亮。

那是一块坡地,上面一排排石碑林立。冉颜对这个地方再熟悉不过,是秦云林所在的公墓。

她顺着小径缓步而上,很容易便找到了那块碑。照片上,秦云林的笑容依旧像是能驱逐所有黑暗的阳光,温暖而耀眼,令她眼睛发胀。

等到注意墓碑上的字时,冉颜不禁诧异,上面写的是:爱妻秦云林之墓。

“你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冉颜转过头来,瞧见一个鬓发花白的老人,约莫六十余岁的模样,身材高大笔挺,能看出他年轻时候必然是一名体格健硕的男人。

老人看着冉颜的目光忽而变得惊讶起来,他颤声道:“你……认不认识冉颜?”

冉颜亦是惊讶地看着他,这竟是秦云林爱慕的那个刑警队长,之前打趣秦云林,曾在电脑中模拟过他不同年龄层次的容貌变化,因此她一眼便认出了他。

“没听说冉颜有兄弟姐妹啊。”他喃喃自语,将手中的一束百合花放在墓前,抬头时,眼泪毫无预兆地从眼角滑落,他抬手拭了拭,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冉颜道:“人老了,就有些多愁善感。”

“没什么。”冉颜说:“你同云林结婚了?”

他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惊讶和迷惑,半晌才点头,“是,她是和很要强的女孩,是个好下属,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爱上她……在她死后五年。”

他苦涩地笑了笑,看向冉颜,“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他似乎很久不曾对人倾诉过,遇到一个像是故人的女孩,话匣子便打开了,“后来也陆续认识了几个女孩,却总觉得不如她。”

说着,他痛苦地闭上眼睛,歹徒刻意将那盘强暴秦云林的录像带寄给了他。目睹那样的场面,他当时便一拳打碎了屏幕。

那么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

他伏在墓前,声音颤抖,“是我没能好好保护你……”

“是我没能好好保护你。”一个醇厚的声音与他的声音重合。

冉颜朦胧间觉得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额头,熟悉的味道……

“夫君。”冉颜抓住放在脸上的手,睁开眼便瞧见萧颂满是胡茬的脸。

萧颂不是络腮胡子,只有人中和下颚长了出来,这模样不仅丝毫不减俊美,反倒令他更添几分成熟的魅力。

萧颂垂头在她额上亲了亲。冉颜顺手紧紧环住他的颈。

“让我瞧瞧。”半晌,萧颂才拉开她的手,仔细地盯着她看半晌,叹了一口气道:“你啊,在我面前还撑着,何时才能软弱一些?”

冉颜挪了挪身子,伸手搂住他的腰,片刻道:“你瘦了。”

萧颂哑然失笑,将她抱到了腿上,“你还敢说我。”萧颂手掌轻轻掐了掐她的腰,“若再瘦些我一只手掌便能握住了。”

冉颜将脸靠在他结实的胸膛,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线,渐渐松了下来。身体上的疲惫陡然席卷而来,然而心中却是分外轻松。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