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艰难的手术

在手术之前,冉颜检查了刘青松一般不离身的大号箱子。

“冉颜,这是羊肠线,我自制的。”刘青松小心翼翼从一只木质的冰桶中取出一只金属长条的盒子,从里面又取出一条用丝帕包裹起来的东西。羊肠线只有两根,这东西细如发丝,却很干硬,像枯枝,但冉颜知道这是极好的东西,这是一种可以被人体吸收的线,适合缝合血管之类不好拆线的地方,必须在长期在低温下保存,否则极容易变质。

箱子里还有各种刘青松自配的伤药,消毒药水,以及几乎全套的手术刀,甚至还有放大镜!

冉颜眼眶微湿,她在这一刻才觉得刘青松存在十分有必要。有了刘青松这个无聊的人制作这些“无聊”的东西,冉颜又多了几分信心。

即便有这些东西,刘青松也觉得手术的成功率有限,桑辰这样的伤,即便在设备完善的手术室中,也不是一场简单的手术,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主刀医生来说,是绝无仅有的挑战,四分靠实力,六分靠运气。

虽如此想,但刘青松行动上却是毫不大意地积极配合。他将羊肠线放在盐水中泡软,然后返回给冉颜做副手。

因在荒郊野外,照明条件十分有限,只能将所有的火把都点燃起来,由官兵站在草舍四周举着。

清理干净的草舍正中央,两名官兵扶着桑辰,冉颜已经将他身上的衣袍剪开,露出赤裸的上半身,正在一点点地将箭头取下。

刚开始每动一下,桑辰便痛得闷哼一声,不过半刻,便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冉颜看着大量地出血,声音发紧,“刘青松,你能验血型吗?”

“可以。”刘青松立刻道,他来到大唐这十几年,一件大事都没有干成,反而搞出了一堆很不靠谱的发明,而提取血清是难得比较成功的事情。因为通常情况下,自然沉淀也可以得到血清。

不过,提取血清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便是辨别血型,在没有西医的情况下,人们要知道自己的血型干什么?因此这项技术,也只能作为刘青松偶尔骗骗小娘子的把戏。

“有血清?”冉颜一直专注在伤口上,询问的声音里却带了点喜悦。

血清在良好的保存条件下,也不过只有一周的时间,普通情形下五六个小时就臭了,如果临时有血清,肯定是天意要让桑辰活。

“没有,不过我以前看了一个学术报告,能够快速提取血清,我以前做过许多次,成功的几率挺大。”刘青松说着,便起身从箱子里取出一只瓶子,迟疑了一下,才道:“我自己培育了一些抗毒血清,不过从来没有做过实验……”

抗毒血清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可以防治破伤风,桑辰这种情况很需要。

刘青松这里就有从冉颜那搜刮来的一支针筒和针头,冉颜顿也未顿地道,道:“让晚绿用沸水消毒针筒针头。”

刘青松对自己制作的抗毒血清没有任何信心,但是他觉得这针筒是桑辰亲手所做,说不定冥冥之中便注定今日会救他一命,所以也不再说什么,出去准备了。

屋内气氛凝重,所有人连呼吸都不自觉的逼缓,十余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冉颜的动作。

她戴着口罩,跳动的火光下额头上的汗水汇聚成滴,歌蓝在旁不断地帮她擦拭。

冉颜已经很多年没有做活人手术了,只临毕业的那一段时间在医院的脑科实习,连主刀医生都不曾做过,三年后做了主刀,却只是针对尸体。但是今天桑辰这条命就在她眼前,还有挽回的余地,哪怕只有十万分之一的几率,她也绝对不会放弃。

桑辰,再坚持一下……冉颜暗暗道。

什么仪器都没有,冉颜只能靠着目测来观察伤口和桑辰的生命迹象变化。

箭头被取掉,冉颜转到桑辰身后,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羽箭,猛地一抽。

霎时间鲜血四溅,喷满了冉颜满身满脸,然她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声音亦是平平,“把他放平。”

冉颜飞快地换了一双干净的手套,“四号刀。”

刘青松的箱子里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手术用刀,虽然平时也没有什么机会用到,但他每天都有认真地消毒。每个刀柄和刀身上都标注了型号,歌蓝很容易便能找到。

冉颜拔掉箭后,并没立刻缝合,而是先是以握持式手法用手术刀切开伤口,用沾了消毒药水的棉布将里面略略清理了一下。

“七号。”冉颜放下手中的手术刀,伸手接过歌蓝递过来的更长的手术刀。

七号手术刀,是进行深切割用的手术刀,冉颜对于人体比普通医生更为了解,几乎人体的每个部位她都解剖过,胸腹更是法医最常解剖的地方,冉颜凭借着多年的法医经验,根据受伤位置以及出血量等等因素,判断出桑辰受伤的动脉位置,顺着伤口稍稍切开皮肤及肌肉组织,很快便在一片血肉模糊里发现那根动脉。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