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澄泥砚下,我曾写过……

“快些!”屋内的人低吼道。

冉颜借着月光仔细地打量草舍,四面似乎都是草帘,而并非墙壁,无门无窗,倘若把四周的草帘都卷起来,此处原本应该是一个类似亭的模样。

这样的建筑,若进去了,逃出来的机会应该还是很多的吧?

冉颜一只脚榻上了石台,匕首已经反握在手中,忽然察觉到右手边的草帘有微微的动静,她目光微转,便瞧见一直箭头从里面伸了出来。

冉颜心中一惊,想也未想地便卧倒在地,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那支箭咻的一声射了出来,贴着她的背上一寸擦了过去,她甚至能感觉到羽箭带出的凉风。

隐藏在暗处的何寺正被蚊子咬得心烦意乱,他本也以为不过是妇道人家斗来斗去的小伎俩,为了败坏冉颜名声,也并未深想,所以才卖了个人情给她,眼下一见竟有箭射了出来,心中陡然明白是受了冉颜的骗,不过来都来了,倘若不送佛送到西,他都觉得对不住自己在这里喂了这么久的蚊子!

“保护献梁夫人!”一声令下,从竹林里冲出许多官兵。

方才那一箭若不是冉颜反应快,早已经射在身上了,萧府的护卫都是满身的冷汗,但他们是属于隐秘型的,不能轻易暴露在人前,更况且,他们现在冲出来,说不定会被官府的人当做绑匪,因此只能悄悄靠近,在暗中护着冉颜。

官府中有十余人将冉颜护了起来,其他人全部向草舍冲去。

从草帘之中伸出十几只箭头,不断向外射,而且这回射出的剑与方才的力度、速度都有所不同,刚刚射冉颜的是弓箭,而这次分明是那种连发弩。

箭雨纷纷,不断有人中箭。

“十七娘!”

蓦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南边的竹林里传了来,冉颜抬头看过去,正见一袭宝蓝色华服,发髻已经松散地落下,仿佛是随意在身后随意结起,那人立于修竹之中,白月光从竹叶中漏下,在他身上落下细碎的光斑,映得那张俊美温雅的面容朦胧。

“桑辰?”冉颜第一眼竟是不曾认出如此俊雅之人,竟是那只二兔子!

桑辰看见到处都是血,脸色惨白,一手撑着竹子,勉强没有晕倒过去。他满脸焦急地看着冉颜,不知如何是好,因为空地上到处都是血,月色下距离的稍微远点还看不大清楚,倘若离得近了……桑辰知道自己是见血晕,不晓得会不会还未走到冉颜跟前,便晕过去了!

“站在哪里不要动!”冉颜高声道。她喊罢,对四周人道:“桑随远不在草舍里,我们走!”

许多人也早就发现了桑辰,但并不是人人都认识他,此事听见冉颜的话,才一边防着箭一边往后退。

冉颜在几个人身后,慢慢往竹林那边转移。

“娘子!”桑辰忽然惊呼一声。

冉颜闻声抬头,只见一道人影冲了过来,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被扑倒在地,冉颜背部被石块硌到,痛得她倒抽一口冷气,她微微动了动,趴在她身上的人传来一声闷哼。

冉颜愣了一下,只觉得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子缓缓流下。

“桑辰!”冉颜大惊,想起身,却推不动他。

“献梁夫人莫动,随远先生中箭了!”不知是谁在纷乱之中提醒了一句。

冉颜也无心去管其他,她看不见究竟是什么情形,只好问道:“桑辰,你伤到哪里了?”

桑辰没有回答,片刻,却是笑了起来。

瀑布声犹如雷震,可是冉颜此时觉得很安静,安静道她能清楚听到桑辰笑中的每一种情绪,是欢喜,是轻松,是悲伤。

“桑辰,你回答我,你伤到哪里了?”冉颜心下一片冰凉,也管不了周围是怎样的状况,扬声喊道:“来人!”

“十七娘……”桑辰轻轻道。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细微的颤抖,“我,很高兴……”

“别说话,别说话。”冉颜不知道他哪里中了箭,不敢随便乱动,只能轻抚着他的手臂,不知道是安慰他抑或安慰自己,“桑辰,不会有事的,信我,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有什么话等回去之后再说。”

冉颜说着话,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上沾许多黏黏的液体,她将手举到眼前,就着月光看见满手的鲜血。她心中很清楚,从扑倒到现在并没有多长时间,如此大量的血,定然是伤到了大动脉,上身的大动脉……

“很高兴,我终究不会……永远都向你……相反的方向跑。”桑辰的声音在冉颜耳边,能感觉到他浓重的吐息,“我……送你的每一方澄泥砚底下,都有我写下的……”

桑辰视线开始有些朦胧,脑子亦有些昏沉,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只是觉得自己现在有勇气将所有的心迹都对她说,便想一口气都说完,他怕自己永远也醒不过来,亦或者,再醒过来的时候,却又不敢对她说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