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夜救桑随远

萧颂处理案子的手段虽然十分强硬,但在与同僚相处之上比较柔和圆滑,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坊间有“长安鬼见愁”的名声,而朝臣对他评价却很不错的原因。

冉颜到厅内的时候,何寺正负手站在东墙边,欣赏墙上的字画。

那是萧颂所绘的一幅红梅图,据说是听了冉颜作红梅诗之后,半夜做梦笑醒了,难以入眠,便作画打发时间,那时候二人尚未成亲。

婚后,萧颂执意要把这幅画挂在厅内,冉颜见上面并未写下她的那首诗,也就允了。

“让何寺正久候,实在失礼了。”冉颜微微欠身道。

何寺正回头,看见冉颜微微怔了一下,旋即笑着拱手道:“献梁夫人言重,应该是下官来迟,让献梁夫人受惊了。”

两人寒暄了一两句,便相让着坐下,何寺正抿了口茶水,道:“萧侍郎平素公务繁忙,没想到画技如此精湛,下官还是第一次见到墨宝,真真惊讶。”

冉颜抬头看了一眼那幅红眉头,微微笑道:“何寺正过奖。”

一贯死气沉沉的面上忽然绽开一抹浅笑,着实令人惊艳。何寺正也是这时才真正觉得,面前的娘子其实是个极美的人,那一笑,当真令人移不开眼去,也怪不得萧侍郎如此倾心。

“哪里,下官实话实说罢了。”何寺正见着冉颜并不排斥自己释放的善意,便转入正题道:“下官今日来,是为了侯府遭袭之事,不知献梁夫人可有线索?是否知道袭击侯府那些歹徒的身份?”

“何寺正说错了,那些人袭击的并非是侯府,而是东阳夫人。”冉颜立刻将侯府从中摘除。她见何寺正满面惊讶,便继续道:“这些事情……家夫外出未归,我也不知该作何处理,亦不知此事当不当讲。”

“献梁夫人知道什么内情且说无妨,查此案乃是下官职责所在,牵扯到紧要之事,必不会外传。”何寺正立刻保证道。

冉颜也就是想看看何寺正的态度,见他如此,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压低声音道:“据说是大伯母不知从哪里得了魏王一封机密信函,阿翁如今有孝在身,不论政事,大伯母便想来问一问家夫的意见,不巧家夫不在……她与我说了几句闲话,便准备回去,谁知道在门口就遭到袭击。”

冉颜隐瞒了一些事情,简单地讲来龙去脉串起来。略一想想便知道她言不尽实,但那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何寺正知道了魏王因为一封机密信函击杀东阳夫人的事情。

“这……”何寺正面色有些为难,虽然他本人坚定地认为储位应当立长,公开说过太子其实很贤明,但也并非是压了死注,非要保太子不可,魏王的地位,还不是他一个五品官员能撼动的。

“大伯母也是怕魏王报复,所以希望我不要声张,我此时已是六神无主,家夫又不在,所以还请何寺正给拿个主意。”冉颜见他似乎也不愿因此得罪魏王,并不想将此事闹大,便放心地把主动权让给了他。

“此事……”何寺正沉吟了一下,道:“您可有证据?比如那封信函……”

冉颜并不了解何寺正,只不过是听了刘青松简单的介绍,而且看他的样子,并非是个坚定不移的太子党,冉颜怎么能随便将信函交出去?

但是何寺正可能认出冉颜就是刘青松那个“小师妹”,所以她也不好装傻,只能道:“何寺正也知道,我的出身算是高攀萧家,如此机密之事,倘若不是发生了这次袭击,我是断不可能知道的,再深层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冉颜说的是事实,何寺正心中已相信了七分,“此事牵涉过深,既然没有证据就不好随便闹大,待下官呈禀圣上再立案,献梁夫人以为如何?”

“何寺正拿主意便好。”冉颜不欲掺和这件事情,就算到时候被查出来信函经过她手,她也不惧。除了刘青松几个,也没有其他能够证明东阳夫人给她的信函就一定是真。

“既然如此,那下官立刻回去写奏折。”何寺正道。

他正欲起身,却被冉颜出言止住,“何寺正且慢。”

“献梁夫人还有事?”何寺正略显惊讶,又坐了回去。

冉颜故作为难道:“我还有一事想求何寺正帮忙。”

“夫人但说无妨。”何寺正道。

冉颜迟疑了一下,从袖中掏出一封信函,命歌蓝递了过去。

“这是……”何寺正见信封上写了“献梁夫人启”,才放下心来,然而一看之下,却不禁瞠目,“绑架随远先生!”

“正是。”冉颜皱眉道:“何寺正应知道,我未成亲之前,随远先生曾经去冉府求亲,倘若报官,难免会闹得沸沸扬扬,萧家面上也无光……再说,我尚且不清楚绑人的是谁,为何要针对我,怕是有人故意想让我出丑难堪,也不知该怎么办,所以想请何寺正帮忙在暗中尽快查一查,免得随远先生无辜受害。”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