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金绣球

刘青松少年时候在本家待过一段时日与萧铉之有些交情,他对萧铉之的印象也不错,因为以前所有萧氏的本家子弟都把他当做仆人的使唤,萧铉之却给了足够的尊重。

方才没有及时对东阳夫人施救,已是失了交情,既然萧铉之开了口,刘青松从本心上也是不愿意拒绝的。他便走至东阳夫人面前蹲下,看见她直穿过胸膛的箭头,素衣上绽开一朵硕大的血莲,胸膛起伏微弱,生命迹象已经十分衰弱,他还是伸手探了探她的脉搏。

片刻才沉声道:“十郎啊,大夫人这一剑伤到了心脏……”

具体伤到了心脏或者心脏附近的哪个位置,刘青松还不敢断定,但这种伤在大唐没有条件手术,没有血液供应,几乎是必死无疑。

萧铉之面色有些苍白,薄唇紧抿,眼中有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

东阳夫人缓缓睁开眼睛,声音虚弱几如吐息,“早已及冠,堂堂男儿,哭什么。”

天色已经擦黑,萧府的门前点了灯笼,晚间预示着要关闭坊门的鼓声传来。

东阳夫人抬手,似乎是想摸摸萧铉之的脸,然而最终却只是轻触他下颚便又颓然落下,清浅的目光中隐含着一种淡淡的复杂情绪,“你我……这母子的缘分……来得不合时宜,我没有好好……对你,不值得你悲伤。”

“母亲为我做了许多,我知道,母亲是想为我在萧氏谋一席之地,而不是作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存在。”萧铉之从来不曾想过,母亲还会关心自己,陡然之间逆转了他的认知,那种震撼令他到现在才有些反应过来。

刚刚明白,却已经失去。

“我从未问过……你是否想要这些,只是觉得……你我……毕竟母子一场,我理应为你……做些什么。”东阳夫人目光渐渐有些涣散,她叹息一声,喃喃道:“替我做件事吧……求宗族放了我……放了我……”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最终仿佛被晚风吹散一般,杳无痕迹。

冉颜站在石阶上,能清楚地看见东阳夫人一向清远面上泛起了似有若无的笑。

东阳夫人是否对那个曾经青梅竹马的郎君爱意刻骨,冉颜并不知道,但她明白,一场政治婚姻夺去了东阳夫人的自由,也夺去了她的一生。

自嫁入萧氏,东阳夫人颠沛流离了十年,清寡孤寂十余年,生命中唯一重要的,是一个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心情面对的儿子。

萧铉之脱下自己的外衣,一言不发地抱着东阳夫人上了马车,进入车内之前,回头看了冉颜一眼。

那一眼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冉颜知道,肯定有恨。因为当时冉颜的落井下石。东阳夫人已经中了箭,可是冉颜没有任何施救的意思。

但冉颜目光坦荡地回视,如果再重来十次,她依旧不会关心东阳夫人的死活。东阳夫人的谋算不留一丝情分,她也不过是原原本本地还回去罢了。

事已至此,冉颜也就没有出言让东阳夫人的尸体安置在府内,任由萧铉之离开。

萧铉之进入车内,将东阳夫人轻轻放下,低头的一瞬,却看见自己中衣的衣袖上用鲜血写了三个字——金绣球。

他心中微微一顿,旋即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院子里养了许多花,其中有一种菊花便叫做金绣球。

金绣球怎么了?萧铉之看着东阳夫人苍白而安详的面容,心知道,母亲并未亲口交代,而是选择这种隐秘的方式,其意思定然不是让他代为照顾那株金绣球,那是为何?

八百下鼓点才不过响了五六百声,萧铉之的马车到达坊门时,尚未关起,恰与闻讯匆匆赶来的官府之人擦肩而过。

今夜无月,天色越发漆黑。

刘青松派去寻桑辰的人也已经回来,带回了他们都不愿听到的消息——桑辰不在府内,刘青松交代他可能去的地方也都找遍了,都说从巳时(早上九点)之后便不曾见过桑辰。

“怎么办?”刘青松倚在门框上,抄手看着冉颜。

“我去吧。”冉颜道。

刘青松皱眉道:“你成天说我不靠谱,你说说你这个决定哪里靠谱?九郎回来若是知道我任由你去冒险,非扒了我几层皮,不成,你不能去。”

“奴婢代夫人去吧。”歌蓝直起身道:“夫人极少在外露面,魏王亦不曾见过夫人,他们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这倒是个好法子。”刘青松一抚掌道:“就这么办了,赶快准备吧!”

“不成。”冉颜可不认为李泰会辨不出真假,她沉吟一下,道:“我一直想不明白,李泰为什么要抓桑辰来威胁我,有什么目的?再说今早桑辰算是光明正大地去求见魏王,桑辰失踪他也脱不了干系,当真是他抓的人?”

歌蓝道:“会不会是想借夫人从郎君那里谋求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