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亡地

“收下这东西也好!”冉颜飞快地从几上的一摞书中抽出一张黄色的纸,与信函比对了一下大小和质地,便提起笔抄写上面的内容,头也不抬地对刘青松道:“去拖住东阳夫人,只需半盏茶的时间。”

刘青松隐隐明白她的意图,应了一声便跑下楼去。

冉颜并没有刻意地模仿信中的笔迹,只将自己的笔迹改变,把内容誊写上去,然后再用写小楷的笔沾了朱砂,临画那章子。

由于工作习惯,冉颜做什么事情都如解剖一样,一刀下去绝对精准,不可反悔,便是连学习绘画的时候也一样,一笔下去没有任何多余的线条。而且她虽然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但为了练习人体结构,一直连续不断的临摹,因此描摹一个章子不在话下。

东阳夫人既然不曾掩人耳目地过来,那么其实冉颜接不接下这封信,都会引起李泰的怀疑。再加之冉颜一心希望桑辰不能出事,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当时是有些冲动,然而现在仔细想过之后,其实这封信还是接下更好。李泰一旦生疑,倘若把真的信函交出去,他也就安心了;可若冉颜手上根本没有这样东西,他说不定就会怀疑萧颂和冉颜故意扣着信不放,为了拿住他的把柄,别有图谋。

毕竟,这东西在东阳夫人手里发挥的作用只有那么一点,而在萧颂手中却不一样。李泰恐怕会寝食难安吧。

这与救不救桑辰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莫须有的事情,在谋反者的手里,多半都是宁杀错不放过,那时,李泰和萧颂才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歌蓝和晚绿看着一个就七八成相似的章子从笔尖下完整,满面惊奇。

画完之后,冉颜看了看觉得乍一看还能蒙混过关,便等快要干的时候,抓过晚绿的拇指,轻轻将章子抹了一下。

歌蓝见冉颜将真的信函掏出来,把临摹的信函装了进去,不禁道:“夫人既然要做假的,何不再做的逼真一些?”

“没时间了。”冉颜起身往外面走,歌蓝和晚绿随后跟着,她道:“不管多逼真,都是假的,信是李泰写的,他会认不出?只是东阳夫人这个人城府有多深,他比我要清楚的多!既然她算计到我头上,也不能怨我出尔反尔。”

如果李泰得到这封信,必然是怀疑东阳夫人作假的可能更多。

歌蓝立刻明白了,以东阳夫人的那种人,是有可能会欺冉颜不识真迹而拿假的来哄骗,为的就是让李泰和萧颂斗起来,最后她再拿出谋反的证据,落井下石。

可东阳夫人似乎已没有争斗的心思,她拿来的信函是真,冉颜却能够在短时时间弄出一张有八分相似的假货。

“夫人这么有把握魏王的人能瞧见您将信还回去?”三人已经下了楼,歌蓝压低声音道。

冉颜颌首,“如果有人看见东阳夫人进来,也必会盯到她出去,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盯梢盯一半的!”

倘若李泰真这么大意,冉颜就更放心了,因为他根本不会是萧颂的对手。

三人一路匆匆走出内门道,立刻有小厮迎了上来,“夫人,东阳夫人病发,刘医生正在小东厢里面为她诊治。”

“知道了。”冉颜从曲廊往小东厢走去,尚未到门口,便看见萧铉之有些无措地站在门外。

待到走近,才看清他眼睛下面微红,似是刚刚哭过。

萧铉之听见脚步声,回过身来,见是冉颜,便拱手施礼道:“九嫂。”

“大伯母病情如何?”冉颜问道。

“尚不知。”萧铉之神色黯然。自从方才他闯进花园里,母亲便似乎决意与她划清界限,是因为他跟踪过来,所以生气了?

冉颜第一次离这么近看萧铉之,他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与萧颂有几分相像,所以冉颜破天荒地开口安慰了敌人的儿子,“无需担忧,我瞧大伯母的气色尚可。”

冉颜说的是实话,然而在萧铉之听起来,却不过是一种没什么说服力的安慰之言罢了,“多谢九嫂。”

门吱呀一声打开,侍婢扶着东阳夫人走出来。她鬓边有些被汗水浸湿的碎发,脸色苍白,显得越发憔悴。

“听侍婢说大伯母忽然病发,不知可好些了?”冉颜道。

东阳夫人清浅的目光在她面上停驻了片刻,仿佛是想看出点什么,但冉颜面上一贯的没有任何表情,连细微的也没有,她收回目光,“有劳挂心,无碍。”

“你怎么还不走?”东阳夫人看着萧铉之,微微皱起眉头,终于有了一丝情绪起伏。

萧铉之道:“我放心不下您。”

东阳夫人神情淡淡,转头与冉颜告辞。

刘青松从屋内出来,满脸的汗水,看着步下阶梯的东阳夫人欲言又止。

冉颜来不及问他,便东阳夫人出去。

马车停在外曲门处,冉颜见小厮放下踮脚的凳子,便出言叫住了东阳夫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