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此生唯一的谎言

“随远先生因何不愿帮小王?”李泰放下手中的杯盏,笑容清浅地望向桑辰。

李泰派人去请了桑辰几次,又亲自去了一回,均被拒绝,心中怎能不恼怒?纵然世人将桑辰的身份捧得极高,也算是名流,可即便是虞世南那样的名流大儒也须得给他几分脸面,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

桑辰不会官场交际,做事自然直接,行就是行,不行就不行,一般不会找些理由搪塞。

“天气如此炎热,随远先生只需派人知会一声,小王立刻派马车去接先生,怎能如此劳累先生。”李泰未将怒气带到面上,挥手令一美婢上前帮桑辰拭汗。

桑辰脸色一红,也来不及回答李恪的话,连忙躲了过去,“不敢劳动姑娘,在下自己来,自己来。”

说着便就着袖口胡乱擦拭了一番,他慌乱的模样惹得一屋子美婢掩嘴轻笑。

“随远先生请用消暑汤。”美婢双手捧着杯盏,眸含秋波的盈盈望着桑辰。光洁的白瓷,如玉纤手,指头艳如桃花般饱满莹润的指甲……

桑辰脸红到耳朵根上,颤手接过杯盏,往旁边挪了挪,距离那美婢远了些,“多谢姑娘。”

男子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是变化最天翻地覆的时候,桑辰的容色已非当年可比。离开长安许多年,身量和容貌都长开了不少,尤其是近半年来,已经由少年人的模样蜕变成了一个男人,可他至今身侧依旧无任何女子陪伴,依旧如当年那般青涩,实在令长安那些未嫁女子爱到了骨子里。

“随远先生的年纪早该娶亲了,不知为何至今未娶?”李泰见桑辰如此,便将话题引到了这个上面。

桑辰神色赧然,“在下官职低微,俸禄微薄,怕将来委屈了夫人……所以等在下攒够了钱,再想娶妻之事。”

“随远先生说的是,不过小王今日倒是想给随远先生说个好媒。”李泰微微笑道。

桑辰一脸受惊地望着李泰,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因由拒绝,毕竟他已经到了娶亲的年龄,而且除了家贫,他也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

李泰仿佛没看见他的脸色,继续道:“随远先生觉得清河公主如何?”

清河与晋阳两位公主都十分受圣宠,晋阳公主体弱,一直被陛下亲自养在身边,而清河公主贞观二年受封,当时只有四岁,是所有受封公主中年纪最小的一位,足可见圣上对她的喜爱。

“在下身份低微,万万配不上公主之尊。”桑辰松了口气,这回算是给了他理由。

李泰将他的神态看在眼里,微微一笑,端起扶桑饮轻轻抿了一口,慢悠悠地道:“随远先生不惜伤公主体面,小王却是知道为何。”

桑辰心头一紧,却听李泰继续道:“其实随远先生心内惦记之人是献梁夫人吧?”桑辰面色微白,却是满面肃然,一贯温和怯弱的目光有些冷然,“殿下不可信口胡言,如此辱人清白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在下做不成娘子的夫君,没有名分也成……”李泰淡然一笑,看着紧紧抿唇的桑辰,声音轻缓地道:“桑先生不会忘记自己曾经对冉氏说过的话吧?我不信,以先生这般姿容风采,说出这番话,能够有女子不心动,两位究竟是否有染,此事只要告知襄武侯,他若想查到真相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说出那句话,是桑辰的不对,但当时冉颜尚未成亲,男未婚女未嫁,他为求爱而“不择手段”了些着实没有什么关碍,可是如今冉颜已经嫁作他人妇,再提出来在人前一说,便有了别样的意思,这是质疑他桑辰地道德,也是质疑冉颜的贞操。

桑辰目光无惧地盯着他,“在下与献梁夫人清清白白,不惧任何人查。在下原以为魏王乃是坦荡君子,却原来都是做给世人看的,请恕在下不屑与尔这般小人为伍!”

说罢,便霍地站起身来。

屋内所有人都被这忽然间的变故骇得怔住,全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桑辰走到门口却被两个护卫拦住。

李泰微微抬手,屋内的人全部退去,才起身踱步到他身旁,轻笑道:“既然你觉得本王是小人,那本王今日就小人到底,来人!”

桑辰冷哼一声,他知道方才的话将李泰得罪了彻底,但今日来时是光明正大的拜见,明日还要点卯,他不信李泰还敢将他扣押。

“随远先生看这是什么?”李泰把一张纸展开在桑辰面前。

上面字迹笔走游龙,风骨俱佳,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他自己的笔迹然而内容却不是他所写。

李泰只容桑辰扫了一眼,然而他却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是写给冉颜的,大致意思是:桑随远在我们手里,请献梁夫人亲自前来接人。下面写了地址。

“本王一向很喜爱随远先生的墨宝,因此收集了很多,随远先生几年前科举的所有卷宗都在本王府内。”李泰将这张纸递给旁边的护卫,从袖中掏出折扇,哗啦一声甩开轻轻摇着,“虽只得先生七八分风骨,但骗骗一般人足够。”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