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一张纸上,寥寥数语便概括了苏伏的前二十几年的一切。

苏伏,字子期,药王苏家庶二子,十五岁离家游学,十九岁时返回苏州,独居于城西山中,以售药为生,极少替人诊病。为人孤僻,九族不亲。

李世民放下信,皱眉道:“就这么多?”

马周恭谨地答道:“回圣上,因其在很少露面,所以很难查到关于他本人的更多消息。其他的……有一点魏王殿下说的不对,药王从未打算将家主之位传于苏伏,而是一早便定好了苏家的嫡长子,也就是现任家主。而其母是当年杨妃娘娘送给苏晟白的胡姬之一。”

李世民身边有好几个杨氏,而马周口中的杨妃,正是李恪的生母。

“我记得苏晟白是武德三年间的太医令?”李世民将手中的信丢在几上,略一思忖,便道:“任苏子期为御医吧,只负责晋阳公主病症。”

纵然疑点重重,但为晋阳公主诊病没有多少利害关系,这人是李泰介绍,又是在他眼皮底下,进宫之中倘若真能翻腾出些浪花来,李世民倒真得对苏伏另眼相待了。

“那献梁夫人……”马周犹问道。

“无甚关碍,请她与苏御医会诊吧。”李世民活动活动手指,又提起笔,准备批阅奏折。

马周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圣上,近日大理寺接了一桩案子,是有关献梁夫人的。”

“嗯?”李世民有些惊讶,再次搁下笔,抬头等他继续说。

马周道:“长安商贾窦允之女,在献梁夫人新开的医馆中使用了一种洁面皂粉,离开半个时辰后在知贤楼中满面流血身亡,此事涉及侯夫人,因此已经由府衙移交大理寺。”

“现在案子进展如何?”李世民问道。

“其他几名一起用过洁面皂粉的娘子并未毒发,不过大理寺在埋伏的时候,围堵到一名黑衣人,遭遇激烈反抗,一场恶斗后,那名黑衣人自知难以逃脱,便服毒自尽,毒药是最常见的鸩毒。”马周垂着眼,也不看李世民的表情,只是实事求是地说事情。

“这么说来,有人故意陷害冉氏?”李世民的手指不禁在几上有节奏地敲击起来,面色看上不太好,声音也比方才低沉了几分,“可查出来那黑衣人的身份?”

“尚在查证。”马周道。

李世民挥了挥手。马周虽然低着头,但眼角余光看见了动作,遂躬身施礼,“臣下告退。”

李世民不知道此事来龙去脉,但大致的原因他也能够猜出一二。如果排除冉氏与人结怨而遭到报复,那么其实凶手的目标并不是针对冉氏,而是某个皇子。

……

七月天,正是长安最最炎热的时候,人们连八卦的热情也被这样的温度烤干,窦四娘的事情也只出现在妇人们聚在一起闲聊的场合。

而这样炎热的天气,窦四娘的尸体也不能久置,大理寺不得不尽快检验。

诚如刘青松所说,长安除了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冉颜之外,还真没有人能在验尸水平上超过他。圣上一直关注此事,为了尽快破案,大理寺给了刘青松一个澄清的机会。

按理说,涉案人员是不得参与破案的,但情况特殊,况且验尸时大理寺的人都在。

去往停尸馆的马车里。

冉颜着一身利落的胡装,青丝在后脑束了一个马尾,直垂到腰际。

刘青松打趣她道:“你这样穿倒有几分像个美少年,倘若那巴陵公主瞧见你,指不定就把你也掳回去了。”

巴陵公主还在禁足中,上次别院出事,动静闹得大了些,天刚刚亮消息便传到了宫里。

刑部派人过去查看了一番,得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巴陵公主的别院里的美郎君在丹房里行苟且之事,结果不知怎地将炼丹炉弄炸了,丹房附近的房舍都烧了起来,而那几个正在行房事的郎君因为吸食了阿芙蓉,正在兴头上,没来得及逃跑,被活活烧死在丹房中。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被烧死的那些人里,竟然有一个是李泰府上的侍卫。

李世民听乍一听到此事,愣了半晌。

因为这段话的包含的内容实在太多了:郎君和郎君行苟且之事,并且是“那几个”,说明根本不是两个人,还吸食阿芙蓉,结果这一团混乱之中,竟然还有李泰府中的人掺杂进来……

反应过来之后便是震怒,据说是将巴陵公主软禁起来了,并且着大理寺严查此案。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提起此事冉颜便气不打一处来,她想入宫里为晋阳公主治病,也是为了要一步步地发展验尸事业,还有便是为了谋巴陵公主性命。

当然,冉颜也不是非谋巴陵公主性命不可,倘若李世民决意要关巴陵公主一辈子,或者直接赐死,但她了解历史,如果按照正常轨道发展,巴陵公主暂时是不会死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